星光再一次洒落人间。

校长离去后,空旷的降星小学,在漆黑的夜幕下升起了火光。

“原来,校长她……被名为‘黑暗路基艾尔’的家伙附身了啊。”礼堂光反坐在靠背椅上,有些苦恼地用手臂托着下巴,又很快被林岚的动作吸引了注意力。

只见脱下黑色风衣,穿着浅蓝色牛仔衫的青年手持菜刀,娴熟地将猪肉切块,姜蒜切末混合在肉块中,撒上盐和一些淀粉,又将一些腌制好的肉块和切好的蔬菜串在一块,架在烧得通红的炭火上,不时加上一些调味料,没多久,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便飘散开来。

“好香啊……”一旁趴着的健太忽然睁开眼睛。

“嘿嘿,健太的眼中闪过了狼一样的绿光呢。”千草坐在美玲身边,忍不住笑道。

“哪……哪有。”健太不好意思地挠头,但一双眼睛还是盯着烧烤架上的烤串不放,“话说,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

“你是指BBQ派对吗?有什么不好的?”礼堂光疑惑。

“健太应该是想说,白井校长还没救出来吧?”美玲一如既往的善解人意。

“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健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手去,但还是慢了一步,不仅自己用力过猛摔了地上,新鲜出炉的烤串也落到了礼堂光的手里。

“嘿嘿,我早就知道你是为了转移注意力才这么问的。”礼堂光也是调皮的很,举着烤串在健太的头上晃了晃,得意洋洋道,“白井校长的事情我们下午就讨论过了,你还……喂!太狡猾了!”

惊呼声中,健太忽然撑起下半身,张口将烤串上的肉咬了下来,嚼了几口后吞进肚子里,这才心满意足地躺在草地上,仰望着漫天星辰:“必须找到怪兽的弱点,在不对降星镇造成伤害的情况下,救出白井校长对吧,只不过……”

健太伸出手,似乎想要触及天上的星星一般,低声呢喃:“还是有些不真实感呢,突然出现的怪兽,所谓的火花人偶,还有林岚和礼堂光变身奥特曼什么的……”

“是啊,我到现在也还感觉在做梦呢。”小光将烤串分给两个女孩后,也跟着躺了下来:“忽然变身成了银河奥特曼,忽然就要拯救世界什么的,哪怕我喜欢冒险,但这架势也太大了点吧?”

“生活就是这样,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让你不紧不慢地经过的。”俊朗的青年披上风衣,坐在小光身边,同样抬头望天,旁边烧烤架里的炭火燃烧着,在林岚的眼中染上了温暖的色泽,“你已经在早上做出了决定,剩下的,就是坚持不懈的努力了,哪怕会因此遍体鳞伤。”

四周忽然就陷入了沉默,哪怕怪兽带来的恐惧挥之不去,但在场的众人却都感受到了一种奇特的安宁。

“对了,泰罗呢?”

————

泰罗此时,正站在雷欧与布鲁顿交锋的战场上,不知在沉思着什么。

忽然,凛然的声音在他身边炸响:“终于找到你了,当初偷窥银河神社的人!”

“谁?!”泰罗警觉地环顾四周,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身影。

是根据我的念力追来的吗?意思空间里,泰罗忍不住留下一滴冷汗。

竟然这么强大吗?

“既然被本大爷我找到了,那么你就没有机会了,束手就擒吧,偷窥者!”声音继续响起,然而泰罗却并没有多少慌张之色。

他专程来到这里,不也是为了和这家伙做个了断,替小光他们扫除隐患的吗?

“来吧……”泰罗内心默默道,奥特念力已经准备就绪。

“决一胜负吧!”声音出现在泰罗身后,积蓄已久的念力如井喷般冲出。

“来得正好!”泰罗转头,正要激发奥特念力,却见得一个熟悉的奥特战士——

“赛罗!”

“诶?泰罗总教官!等等等等……快停下来啊!”

“砰!”

一声闷响,惊起了无数飞鸟。

————

“所以说,泰罗你所说的,幕后黑手的手下,是与你同属于光之国的奥特战士,泰罗?”

被带回降星小学的两奥被摆在课桌上,林岚,礼堂光,美玲等人围着他们坐了一圈,那模样颇有些三堂会审的味道。

“那么,赛罗你说的,‘竟然敢窥探我’的人,就是泰罗喽?”林岚憋着笑,还惟妙惟肖地将赛罗之前嚣张的言论复述了一遍。

要不是他将“银河亮光火花”挡在两奥中间,赛罗没准就要把他的叔叔给淦翻了。

要知道,泰罗可是和赛罗的父亲赛文同为“奥特兄弟”的啊!

“小……小光……”

“林岚,别说了……”

两奥在众人灼热的注视下,默默地背过身去,显然是羞耻到了极点。

既然将同伴给当做敌人,甚至还互相算计什么的……怎么想都好尴尬啊啊啊啊!

“好啦,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早些睡觉吧。”最后还是美玲心软,推着众人离开了教室,“要养足精神啊,怪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入侵呢~”

“哦,这么说的话,小光,别忘了我之前说的哦,明天早上我会叫你的。”

“啊,怎么这样啊……”

“哈哈哈哈……”

————

众人走了,两个变成人偶的奥特曼总算能冷静下来,并试图接受现实。

“赛罗,你怎么回来了?”泰罗身为老一辈,竟然在后辈面前变成这副模样,老脸微红地干咳一声,“你不是因为脱不开身,派了名叫‘詹奈’的机器人来支援我们吗?”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我完全不记得?”赛罗一怔,“我是为了追踪名为‘黑暗路西法’的家伙,才误入这里的啊?”

“误入?”泰罗也愣住了,“你难道不知道吗?关于那场黑暗火花战争?”

两奥大眼瞪小眼,但毕竟都是见多识广之辈,很快便意识到了原因。

“原来如此……因为这个宇宙的时空因为黑暗路基艾尔扰乱,所以在消除了威胁之后,宇宙修复了这一段时空吗?”

“所以在那个时候,我们会失去这一段记忆?”

两奥沉默,片刻后,泰罗接着道:“说起来,赛罗你是怎么保存意识的?”

“我?”赛罗下意识看向自己的左手腕。

诺亚交给他的帕拉吉之盾,偶尔还会闪过微光。

“我保存下来的,可不止是意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