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病娇疯宠,暴君掐着她的腰叫乖乖 >  第2章 渣男修罗场

前世,她的尸身是宁怀昭派人掩埋的,自此,她的魂魄萦绕在宁怀昭周围,不得离开他一丈。

她也不知原因,就这么在他身边待了一年,从好奇到可怜再到喜欢。

既然有重活一次的机会,她一定要把宁怀昭给勾到手!

瞧见那道高大颀长的身影走过来,迟挽月的眼睛陡然发亮,像是一个得到了喜欢的糖果的小女孩,朝着他用力挥了挥手,连声音都是雀跃欢喜:“宁怀昭。”

宁怀昭眯了眯眼睛,瞧见一个小姑娘提着裙子朝自己跑过来,步子欢快迫切,娇俏的小脸明媚的像是三月春花。

掀了掀唇角,宁怀昭倒是头一次看见有人是抱着欢喜朝他跑过来的,嗤笑了一声:“还有人上赶着要见活阎王的。”

后面紧跟着的秋林看见这一幕,也忍不住开口:“哥,这小郡主是不是脑子不太好使?”

秋风一脸冷漠:“你再多嘴,你的脑袋就没了。”

秋林:“……”

是不是他亲哥?

两个人再抬眼看过去,就瞧见迟挽月张着双手要去抱宁怀昭,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宁怀昭伸手抵住她的额头,凤眼上下打量了几番。

小姑娘穿了一身红,衬得那张小脸白嫩如瓷,大眼睛笑的弯弯的,唇边梨涡若隐若现,声音欢快清脆:“宁怀昭。”

宁怀昭微微俯身,对上她的眼睛,音色上挑:“不怕我?”

头一次这么与他相对,迟挽月有些羞怯,却还是扬高了小脸看他:“为什么要怕?”

“与我亲近,必遭横祸。”

宁怀昭勾着唇角,声音不紧不慢,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听的迟挽月心里一疼。

敛起情绪,迟挽月的声音扬高了几分,笑的越发灿烂:“是不是真的,试试就知道了。”

呵。

头一次见一个小姑娘敢这么跟他周旋,宁怀昭得承认,确实被她挑起了兴趣。

“如何试?”

“你娶我呀。”

迟挽月咬了咬唇,尽管烫的耳根子都红了,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宁怀昭微愣,看着面前娇娇嫩嫩的小姑娘,情绪复杂,喉咙上下滚动了两下。

还没说话,另一道男声传了过来:“阿宝。”

两个人都转头看过去,居然是裴彦。

顿时,人群骚乱,大家都存了看热闹的心态。

重新看见他,迟挽月的心情骤然降至冰点,眸子里攒了寒凉。

狗东西,还敢在她面前出现,居然还敢叫她的小字!

“呵,本王听说这是你的情郎,背着他来给本王下聘,是与他赌气还是成心折辱本王?”

宁怀昭的声音响在耳边,带了几分讥诮。

迟挽月心里一慌,转头看向他想解释。

未料,下巴突然被他捏住向上抬起,迟挽月还没反应过来,宁怀昭就亲上了她的唇。

迟挽月瞳孔扩张,唇齿间都是属于宁怀昭的气息,霸道侵入,不留一点余地。

小脸滚烫,就连耳根子都红透了,迟挽月憋的脸色通红,连眼角都带上了几分旖旎。

“迟挽月!”

看见宁怀昭和迟挽月当着他的面亲在一起,裴彦气的眼睛发红,咬牙切齿的喊了一句,却又忌惮宁怀昭,不敢上前。

宁怀昭放开她,微微错身,薄唇贴在她耳畔,温热的吐息撩扰的她耳朵酥软,再到心尖。

“小郡主,你的情郎生气的很呢。”

迟挽月抬眼,瞧见他眼底明显的戏谑与恶劣,知他方才亲自己是故意的。

迟挽月转头看了一眼裴彦,他站在原地,朝着宁怀昭行了一礼,语气生硬:“见过晋王。”

说完以后,便看向迟挽月,似乎在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平和:“阿宝,过来。”

宁怀昭唇角的弧度又扬了几分,他倒是要瞧瞧这个小郡主怎么收场。

迟挽月看宁怀昭缓缓起身,忽然伸手揪住了他的衣襟,用力向下拉,踮起脚尖亲上了他的唇。

宁怀昭转头的瞬间,被她亲了个正着。

姑娘的唇软嫩香甜,贴着他的。

湖蓝色的眼里滚过一波神色,宁怀昭抬眼。

迟挽月闭着眼睛,睫毛颤动的像是展翅欲飞的蝴蝶,丰盈的脸颊泛着微粉,像是涂了一层薄胭脂。

迟挽月放开他,唇瓣微红,泛着潋滟光泽,歪着头看向宁怀昭,音色又软又媚,带了几分跳跃调皮:“我没有情郎,就算有,那也是你。”

宁怀昭眸子微瞠,心想,这个软嫩可欺的小姑娘真是胆大得很。

秋林抬手扶上秋风的肩膀:“哥,这是勇士啊,你猜猜这小郡主会以什么姿势横死街头?”

秋风歪了歪身子,秋林的手就从他肩膀上滑了下去。

“少说话,活得久。”

迟挽月放开宁怀昭,抬脚冲着裴彦走过去。

裴彦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开口:“迟挽月,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全长京都知道迟挽月对他一往情深,可她如今不仅大张旗鼓的给宁怀昭下聘,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和宁怀昭缠缠绵绵,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硬生生给他戴了一顶绿帽子。

迟挽月抬头看向他,笑的又娇又软,眼里却裹挟着冰冷:“凭什么给你解释?你跟我有什么关系?”

裴彦皱眉,不知道怎么一夜过去,迟挽月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人,裴彦抿了抿唇。

若不是看她是威远侯府的小郡主,他才懒得伺候这么个娇蛮任性的女人!

裴彦压下去自己的脾气,想去拉她的手腕,好声好气的开口:“阿宝,我知道老侯爷不同意咱们的婚事,你心里不开心,但是不能用这样的方式与我赌气。”

闻言,迟挽月眼里的凉意越发重。

裴彦居然还敢提,前世若不是他,爹怎么会被五马分尸?侯府怎会灭门?

迟挽月一把甩开裴彦的手,冷笑了一声:“你在做什么白日梦?我喜欢的一直都是宁怀昭,你算个什么东西?”

裴彦一愣,眉宇间染上一抹愠怒:“阿宝,你胡说什么?”

“直呼本郡主名讳,还敢喊我的小字,萧瑟,掌嘴!”

“是,郡主。”

“迟挽月你要干什么?你是不是疯了?”

裴彦惊慌的看着她,双目圆瞪,想要逃脱萧瑟的钳制,却怎么也挣扎不开。

萧瑟行伍出身,力气大,两个巴掌下去,裴彦的脑瓜子嗡嗡的,眼前直冒金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