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佬妈咪她每天只想当咸鱼 >  第39章 断绝关系!

沈千惠看着面前满头白发的母亲,四十八年的朝夕相处,让她这个缺乏亲情的孤儿一直很重视沈家。

可她知道,如今是时候分割清楚了。

因为如果还不分割,那么沈太夫人下一步可能会直接跑到楚家要合作,到时候楚夫人给了会让京京难堪,不给会让京京为难。

沈太夫人见她迟迟没有开口,耐心的说道:“千惠,我跟你要的不多,要么你帮我搞定Z集团的合作,要么就让楚家给我们一个合作,你要是不好意思开口,我去说……”

果然是这样。

沈千惠忽然笑了。

“千惠,你是想通了?早这样就对了,咱们母女何必这么生分?无论是Z集团,还是楚家,对于他们来说,咱们家要的这点合作,简直不值一提……”

沈千惠开口打断了她的话:“这衣服的确是沈家给我买的……”

她说完后忽然两手背在身后,拉开拉链,接着往下一扯,把衣服脱了下来。

沈太夫人微微一愣:“你,你这是干什么?”

却见女人伸出了修长的手臂,把旗袍扔在了她的面前:

“还给你。”

“家里的衣服,我等会儿会全部打包,让您带走。”

“那一百万,我会想办法凑一凑,还给您……”

“妈,这样子,我们就两不相欠了吧?”

……

沈太夫人愣愣的看着她。

这一刻的沈千惠面色仍旧温和,可眼神却带着浓重的失望和清冷,沈太夫人手脚冰凉。

她把沈千惠养大的,了解她的性格。

看着温婉可亲,又懂礼貌好说话,可其实那只是表现,如果真的随便任人欺负,又怎么会把沈家的商业做的蒸蒸日上?

只不过是她渴望亲情,所以对沈家人格外宽容,无论她干什么都没关系。

可就是这样的女人,一旦下了决心,就不可改变。

沈太夫人慌了:“千惠啊,妈跟你开玩笑的,你怎么当真了?”

她急忙弯下老腰,把衣服拿起来递给她:“虽然是在家里,可你这样子算怎么回事?景桢就算了,但不是还有孩子么?快点穿上吧!”

沈千惠没动,只是静静看着她。

沈太夫人脸上的笑就慢慢僵住了,接着消失,直到最后沈太夫人气急败坏的把衣服扔在地上:“沈千惠,我看你是糊涂了!你真要和我断绝关系?”

沈千惠垂着头,她此刻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里衬裙,露在外面的肩膀格外单薄,即便已经48岁,她的身体也宛如少女般苗条纤细。

可她说话的语气却坚决:“对。”

女儿是她的底线。

她的确舍不得沈太夫人,她承认自己对沈太夫人有一种病态的依恋,可是为了女儿,她必须舍弃。

“好,好,真的好得很啊!”

沈太夫人气急败坏,跺着脚指着她:“可是你以为还给我这些就够了吗?别忘了,是我一口饭一口饭,把你从一个小婴儿养到这么大的!”

景桢脱下自己的衬衫,光着上半身也将衣服披在沈千惠的肩膀上,虽然沈千惠此刻的衬裙足够维持体面,可穿上他衬衫的这一刻,却仿佛像是有了底气。

对啊,即便是将过去所有都脱下,都扒光,她还有丈夫和女儿!

景桢穿衣是看着瘦弱,典型的小白脸,可脱了衣服后身上肌肉纹理明显,他上前一步,吓得沈太夫人后退两步。

景桢嗤笑道:“你还想要什么?”

沈太夫人冷笑道:“想和沈家彻底撇清关系……可以!那就把这些精神损失也折算成钱赔给我!我要Z集团的项目,或者楚氏集团的合作。你们两选一。”

景桢桃花眸里闪烁着厉色:“……老太婆,你可真是敢狮子大开口。”

沈太夫人却只是看着沈千惠。

沈千惠苦笑了一下,面上的表情显得很是苦涩,她忽然冲进了厨房,接着拿着一把菜刀走了出来。

景桢惊呼道:“老婆,你干什么?你可千万别想不开要把老太婆给杀了!”

沈太夫人原本不害怕,可景桢这么一说,吓得她大惊失色:“千惠,你,你要干什么?”

沈千惠看着她,声音颤抖却坚定的说道:“我听说,人总共有十碗血,我这具身体还要留着照顾孩子,陪伴丈夫,所以不能还给你,那就还给你十碗血!”

说罢,她举起刀对着自己的手腕砍下去。

动作快且毫不犹豫!

“老婆!”

景桢面色大变,猛地冲了过去,直接握住了她的手腕,面上呈现出几分不可思议和无奈宠溺:“你……怎么就这么傻!”

沈千惠的眼泪掉落下来。

沈太夫人神色却很冰冷,“怎么?下不去手了?人只有十碗血,你要是还给我,那就一天都还给我!”

景桢眉头微拧,刚想说话,沈若京冷冰冰的声音传了过来:“账不是这么算的。”

沈若京缓缓进门,站在沈太夫人和母亲中间,缓缓道:“你把她养到十八岁,上大学时,她的生活费和学费就是自己承担了,当年沈家公司总价值几百万,是她接手后做到了上亿资产。这么算的话,岂不是你们要把沈家给我妈?”

沈太夫人大怒:“放屁!沈家……”

“砰!”

她后面的话还没说完,沈若京忽然抬脚勾住旁边的餐椅放在她面前,那餐椅是纯实木的,非常重,落下时发出很大的声音。

沈若京在椅子上坐下:“有意见?那您慢慢说。”

“……”

面对沈千惠,沈太夫人敢胡搅蛮缠,可面对这个煞神,沈太夫人哪里还敢说什么?

“我妈善良,不和你计较,沈家欠我们的几个亿就不要了。”沈若京挥了挥手,眯着眸:“太夫人还不走,是想……再商量下?”

“……”

沈太夫人气的瞪了她们好几眼,这才愤怒的转身离开,走之前留下一句狠话:“沈千惠,这事没完!”

等她走了,沈若京这才站起来,把椅子挪回去后拍了拍景桢的肩膀,对沈千惠怒了努嘴:“爸,交给你了。”

景桢比了一个“ok”的手势。

沈若京往楼上走,听到景桢低声安慰起沈千惠来……

吃了午饭,沈若京带楚屿出门找叶绿。

原本准备开车,却看到楚屿盯着她的机车,小脸上满是兴奋:“妈妈,可以骑这个吗?”

“可以。”

沈若京走过去,顺手把楚天野的头盔丢给他。

楚屿看着头盔没说话。

沈若京察觉到什么,勾唇道:“这是小野的,你先用着,回来时带你去买个新的。”

楚屿这才满意了,狠狠点头:“好的,妈妈!”

沈若京上车,蹬开脚撑,楚屿就笨拙的爬了上来,紧紧抱住她的腰,车子“嗡”的一声就奔驰出去。

他们很快到了叶绿的诊所。

停好车,叶绿让助手带着楚屿去玩,自己则领着沈若京往体检室走去,她叹了口气:“景哥哥,我一直没问你,当年那场爆炸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