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帝尊狂宠小王妃 >  第35章:我超甜

萧蒙雨冷笑一声。

“口出狂言,就凭你了还想杀我?”

萧蒙雨悄悄从袖口之中拿出一件灵宝,本是用来保命的,可如今用来杀了她也不错。

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一样猛的冲杀过来。

去死吧!

她的速度快成一道闪影。

但是萧灵雎比她还快。

眼眸微动,萧蒙雨动作立刻就慢下来,就这一次机会,萧灵雎手里忽然划出一把冰剑,毫不留情地刺入萧蒙雨的身体里。

萧蒙雨张大眼睛,整个人跪坐在地上,握着的匕首缓缓松开。

“你……怎么会!”

“比你强,没想到吧。”

萧蒙雨确实没想到,不然也不会看着萧灵雎的眼睛中招了。

“你怎么会,你不是个废物吗?”

“废物是你们自己这么觉得。不是我说的。”萧灵雎蹲下来看着她:“萧蒙雨,之前所有事,我都可以不跟你计较,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伤害我的家人,用他们来激怒我,人人都有底线,可是你没有,你没有底线,我原本想借这件事让你输的很惨,可从刚才,从你把我哥哥推出去的那一刻,我就改主意了,从现在起,你改死刑了!”

萧蒙雨说不出话,死不瞑目的盯着萧灵雎,她略微心烦,抬手一道光闪过,萧蒙雨一双眼睛已然被剜走。

看着她彻底断气后。

玫瑰出来,从她手里取走冰剑,冰剑在离开萧灵雎手的那一刻化为碎片。

“杀气别这么重,你其实可以不用杀了她,脏了你的手。”

“走吧。”萧灵雎继续朝哥哥的方向跑去。

“等等——”玫瑰拦住前进的萧灵雎,“前面有东西要出来了。”

“什么?”

一股强大而又熟悉的气味传下来。

猛地一道光束从天空之上投下来。

随后以一种强硬而又无法拒绝地姿态彰显着他的地位。

“这是灵兽?”

“麻烦!”萧灵雎张口骂了一句,这样一来,所有人都会被这**灼烧,到时候……事态严重可能就不好控制了。

玫瑰说:“快走,这里快要出大乱子了。”

萧灵雎二话不说,拉住玫瑰就使劲狂奔。

挡路的低阶灵兽被她冰针解决。

“刷拉!”

背后有危险。

萧灵雎头也不回:“冰针!”

无数的冰针拦下攻击后,她才看清楚背后之人。

不认识……但他怀里抱着的是早就凉透的萧蒙雨。

“是你杀了蒙雨?”

这个男人脸色阴沉得可怕。

“不是。”

萧灵雎现在心心念念都是哥哥,哪有功夫跟他逗留时间。

“这条路,只有你过去了。”

“哈?”

“真是笑了,我从这里过来,不见得就是杀人凶手,你这逻辑有问题。”

虽然人确实是我杀的,但那是她咎由自取。

“是不是,跟我回去看看时光回溯就知道了。”

这男人知道不要乱杀人,但是跟他回去看时光回溯,一定露馅。

“不去!”

见萧灵雎居然拒绝,在他看来就是心虚。

杀萧蒙雨的人一定就是她。

“不去,我看你是心虚。”

见萧灵雎又要走,在男人看来就是做贼心虚。

他已经是黄阶巅峰的实力,素手一挥,“水灵阵!”

‘哗啦啦’!

地上土壤上渗出了许多的水,在萧灵雎的脚下凝出了一个巨大的光阵,无数的水绳涌出来将她捆了个结结实实。

“我说你这人是不是有病!”萧灵雎眼神猛地变得凶狠起来,无数的火焰从他身上冒出来,瞬间就化解了水灵阵,随后又呼啸着化成一只猛虎的模样,直接对着男人冲杀了过去。

萧灵雎浑身玄力涌动,有虚无业火在,那些水根本不是对手。

男人见状,也只好先躲开。

“你实力很强。”

至少能轻易化解水灵阵的人,不多。

萧灵雎说:“我现在不想跟你废话,杀人凶手我是不会承认的,别想给我扣帽子。况且这个人也不是我,你去打听打听,想要她死的人多了去了,我从她旁边经过时并没有见到她,杀她的那个人我自然也没有见到,你与其反复的与我在这里狡辩不如好好的把她的尸体带出去吧。”

“站住!”

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这天地忽然气温骤降,就连墙壁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成冰。

“怎么回事?”

萧灵雎看着脚下的冰块儿,已经开始将整个地方蔓延,就好像是有人故意将这里冰冻起来一样。

男人眼神微动,能搞出这么大动静的除了冰属性的神兽,就只有实力强悍的冰系者了。

虽然他修行的是水灵术,但是也撑不过这么强悍的冰。

温度已经开始变化了。

不明所有的人以为这是秘境的考验,但也不知该如何取暖,仅凭他们身上的火系灵力,恐怕是撑不了这么久。

“喂,这里的寒气对你的影响大吗?”萧灵雎眼底里闪过一抹深意,“待会儿你的脚还能走路吗?”

“与你何干,小丫的片子还是管好自己吧。”

“呵呵。”萧灵雎一手抚摸上墙壁感受这温度,“如果我感觉的不错的话这温度还会一直降,一直降到……绝对零度。”

萧灵雎二话不说就朝他升起一道冰墙,随后就直接朝着哥哥的方向跑去,正好让这次过得很冷好好拖着他。

待她赶到时,在前面发现了一片池水或者说岩浆。

在池水的中央坐着一个人。

“哥哥!!”

萧池羽居然就这么坐在了赤红的岩浆中间。

周围的一切现状无不表示着刚才的战斗很激烈,如今哥哥坐在池水的中央一动不动,就连呼唤他都没有反应。

萧灵雎有些害怕。

萧灵雎想用自己身上的寒冰冻住这小小的一池岩浆,却被这岩浆逼的节节败退。

“怎么回事啊玫瑰,为什么进不去?这难道不是普通的岩浆吗?”

玫瑰忽然现身在这空间中,看着坐在中间的人。

“岩浆是普通岩浆,但是岩浆中间的东西可不是普通的。”

这么一说萧灵雎才注意到在哥哥怀里抱着的居然是一颗蛋,一颗火焰斑红色的蛋。

“难道是这颗蛋.子搞鬼!”

哥哥的状况很不好,身上不知道受了多少的伤,如果不快先将哥哥救出来只怕这岩浆会伤到哥哥的根本。

让哥哥好不容易修炼起来的灵力消失殆尽。

“万妖藤——”

萧灵雎召唤出来,直接越过岩浆将哥哥和那颗蛋同样缠绕包裹起来。

跟着岩浆灼烧的疼痛将他们扯过来。

在各个怀中的这颗蛋红光乍现,时而闪过一丝蓝光。

“这是个什么灵兽啊,一半岩浆一半寒冰,水火不容啊?”

玫瑰漠然望着他,随后才看了里面的情况。

“啊!”

萧灵雎眼眸微动,望向这蛋里面是什么情况,但是刚看过去眼睛就像是被打了一样,猛地弹回来,萧灵雎还没受过这种反弹,眼疼的捂着。

“灵雎!”玫瑰抱住萧灵雎,随后愤怒的看向那颗蛋,原本还想留他一名,现在看来,还是死了比较老实。

刚一出手,那颗蛋就开始反击,浑身散发出来的红蓝光芒将萧池羽包裹其中,随后一道寒冰刺向萧灵雎。

玫瑰可不吃这套。

“你要是找死,我送你。”

玫瑰仅仅放出丁点威压,原本气势汹汹的蛋立刻变成怂蛋,空中的的寒冰生生转了个弯。

收回来靠近萧灵雎的光芒,解释着自己只是想出生而已,不想再继续沉睡下去,好不容易找到个可以带自己出去的人,怎么能放过呢?

“所以这就是你蠢猪一样的把绝对灵域放出来的理由?”

萧灵雎适应了一会儿,也差不多搞清楚状况。

“绝对领域是她搞出来的,她是猪嘛!”

自己既然都出不去,还以为多厉害,结果自己一个万妖藤就拉过来了,这这这……智商堪忧。

“扔了它,我们走吧。”

这么蠢的灵兽,她绝对没有必要了。

萧灵雎眼睛疼,刚才那一下,伤到自己了,为了避免麻烦,还是带哥哥先走吧,这灵兽,谁捡走归谁。

不行!

灵兽蛋急的在萧灵雎边上打转,又不敢施压,避免玫瑰惹不起。

“不行。”玫瑰将萧池羽拉起来,萧灵雎这才看到萧池羽额头居然有一片不太明显的羽毛光芒,虽然眼睛伤到,但是这光芒不需要肉眼就能看见。

“……你别告诉我,这灵兽蛋,正在跟我哥哥建立契约关系?”

玫瑰点头:“是的。”

萧灵雎想吃人,转头一看,四面八方都是人,都是冲着灵兽蛋来的,要是他们知道灵兽蛋已经跟哥哥契约,恐怕哥哥今日出不了这秘境。

“玫瑰,先把哥哥带进空间里去。”

刚进去的灵兽蛋身上冒出红光,凝成一个小小的阵法。

这和萧灵雎所了解到的召唤阵法又有所不同,这阵法好像更为古老,强大带着悠远神秘的强大气息。

不容她多看,阵法已经飘荡着落在了萧池羽的眉心。

他受了重伤,意识出不去,虽然能感觉到外面的人和事,但自己就是醒不过来,肯定跟这颗蛋有关。

原本快醒的萧池羽顿时在脑海之中见到了一幅画面。

那是一片赤红的大地,绵延万里都看不到尽头,赤红岩浆滚滚占据了一半的大地,而另一边,金色火焰自地面深处攀出,燃烧大地。

‘唳!’

一声高亢的声音响起来,一道赤红色的巨大身影直接从岩浆之中冲出,拔地而起,盘旋着飞向高空,血红色的羽毛片片燃烧,而在它的额头上,一簇红蓝渐变的羽毛格外鲜明,双翼打开,落下巨大的阴影,无数的火焰从它身上落下,如同一颗颗巨大的火球砸向了金色的大地。

‘唳!’

又是一声巨响,另一个金色的身影从那金色火焰深处冲杀而出,浑身金光刺目仿若金乌降临,化身成人,她顶上火焰化作凤冠的样子,和那只赤红火凤撞击在一起。

一人一兽战作一团,无数的赤红火球和金色烈焰占据了整片天空。

周围群山崩溃地面裂开,最终一人一兽凶狠一撞,两败俱伤,各自化为两道流光坠落。

而萧池羽的视角跟着那红色的巨兽光芒流动,见到那红色流光狠狠的砸在了一处山峰之下,巨兽奄奄一息,浑身上下却突然冒出诡异的红光,这是凤凰涅槃?它砸下的深坑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湖泊,而湖泊里都是赤红的岩浆,在最中间的一块石头上,它化作了一颗蛋。

脑海之中的画面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

半晌后,萧灵雎才发现萧池羽眉心居然有一簇红蓝渐变的羽毛花纹。

“咦!”萧灵雎好奇的看着他额上的花纹,“这小家伙居然也会这么古老的契约术啊?”

原本拿着上邪要把蛋劈开的玫瑰停下手来。

“这可是上古契约术,这小家伙倒是聪明,直接选择了和你哥哥同心同体,这样就跟你哥哥的命绑在一起。我们要是杀了他,你哥哥的修为大降,可能还会受伤。她用同心契约,它就能一举从初生的幼兽变成三阶的灵兽了!挺聪明的。”

萧池羽身上包裹着一层红光,不消片刻,蛋壳碎了,从里面钻出来一只黑不溜秋的……鸟?

它讨好的对着萧灵雎挥挥翅膀。

别杀我!!

我超甜!!!

哪里还有她刚才看见的那副威风凛凛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