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恐惧之城 >  九城篇 第十章 白狼报恩

“云,我们能打得过兔子吗?”苏暖暖用尽力气也没能挣开身上的绳子。

“不能。”如果能打得过兔子,我还会坐在这里看它们嚣张?

“坑里的人还有救吗?”苏暖暖看向第一个坑的位置,那里只剩下茂盛的萝卜叶。

“今天兔子心情不好,坑深,没救了。”以前坑挖的浅,还能露个头出来,现在连萝卜叶都有一半在土里,显然是没救了。

“那怎么办?兔子哪天心情会好?”苏暖暖看向四周有些悲伤。

“少说话,萝卜很多,轮不到我们。”

“地上怎么还有其他的草?”

椅子下方恰好有一团乱糟糟的黑色杂草,苏暖暖凑近一看,顿时觉得头皮发麻,倒头吐了起来。

“别乱动,别乱看。”我贴心地给她递上纸巾。

六点五十五分,我解开苏暖暖身上的绳子,扶着她走向安全屋。安全屋的四周已经被巨大的萝卜叶包围。

苏暖暖踩在地上的脚发软,绕着萝卜叶走。

“你们怎么还没死?”带着玫瑰耳环的女孩缩在墙角,惊讶害怕又不满地看着我和苏暖暖。

那眼神似乎在说,他们都死了,你们最先被抓住的,为什么还没死。

“云姐!安全屋要开了。”白狼站在门前,左手插兜。

安全屋内昏黄的灯光瞬间变得明亮耀眼,门前也亮起一盏明灯。

借着灯光,可以清楚地看见门上写着:“若安全屋内多进入一个人,第一个进来的人必死。”

“多进一个人,上一个人就要死?这个屋子只能容纳一个人?”一位长发男子看着门上的字,眼神逐渐变得凶狠。

“只能进一个?让我进去!”

“凭什么!应该让我进去!我从小就是神童,基因优秀,只有我活下来,才是最好的选择!”

“你们这群遇事只会缩头的乌龟,这么多男的还打不开一个门!还打不过两只兔子!要你们何用!”顾忆伸手推开站在门前的长发男子,死死盯着倚在门前的白狼。

白狼警惕地看着贺远,贺远则是疑惑地看向白狼。

我站在最边缘处,准备待会他们一旦打起来就带着苏暖暖立即跑路。

“云,只能活下来一个人吗?”苏暖暖整个人仿佛失了魂,这一切和她想象的不一样。

她想要所有人都活下来?可现实就是“没有那种完美的结局。”

七点到来,“嗒”一声,安全屋的门锁自动解开,围在门前的几人警惕地看着对方。

突然白狼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水果刀,指向众人。

“你要干什么?”长发男子盯着水果刀寻找反败为胜的机会。

“后退!”白狼呵斥道。

围在门前的几人不甘心地后退两步,这门只能拉,不能推,是以他们撞不开。

“白狼。”苏暖暖小声叫着白狼的名字,语气有些落寞。

也是,跟在她身后一整天的人,口袋里竟然一直装着一把水果刀。没想到白狼靠近我们的意图是抢占安全屋。

另外几人虎视眈眈地看着白狼,只有在白狼开门的一瞬间,有机会夺门而入。等白狼进去,门一旦反锁便无法再打开,就只能在这里等死。

“合作吗?”长发向另外几人提议道。

赵宇犹豫了一番,在贺远的示意下,后退了一步。钱鑫鑫面露焦急,这个时候谈合作?谁信!可是白狼进安全屋,就等于是死亡降临的信号。

“兔子!”

白狼面对着三人,惊恐地大喊一声,三人下意识向后看去。

白狼趁机右手开门,闪身进了屋子,紧接着用最快的速度用水果刀划破喉咙。

“白狼!”只听苏暖暖大喊一声,站在安全屋里的白狼应声倒地,鲜血迅速染红了木板。

死了?白狼死了。

为什么?疑惑瞬间占据了我的脑海。他不是要抢占安全屋吗?为何要自杀?

“只要进入安全屋的第一个人死了,其他人就可以全部进入安全屋!大家快进去!”

贺远带着赵宇率先进入屋子,其他人紧跟其后。

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怪不得明明告诉了他们其他安全屋的位置,他们还是会跟着我一起,一定要让我先进入安全屋。

怪不得只要让出安全屋我就会死,我曾以为杀死我的是怪物。

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他们却从未告诉过我,一直都在误导我“安全屋只能容纳一个人”。

总以为他们只是在漫长的黑夜里走失了,却原来,从一开始他们眼里就只有算计!

骗子,彻头彻尾的骗子!

真可笑!真想剥了他们的皮,抹上蜜糖,再放上一群蚂蚁……

“云!”苏暖暖面色苍白地拉着我跑进屋子里,填完坑的兔子正扛着铁锹向安全屋走来。

安全屋里,贺远五人和其他六人都站在远离白狼的位置,白狼握着水果刀的右手自然垂落在木板上,锋利的刀身割破脖颈,呼吸不顺畅的感觉一定很难受吧。

下次换种不那么难受的方式,比如把脑子挖掉,没有痛觉就不会难受了。

为什么选择放弃活下去的机会?明明只要关上门,不管不问就好。

为了报恩?还是为了救他们?又或者以此获取我的信任?不管是哪一种,都傻的要命。

谁会在意一个死人?

“这里安全吗?怪物不会进来吧!”

“万一这屋子不顶用,怪物还要人,就你们先出去!”

耳边传来陌生人的叫喊,真吵,就你们长嘴了是吗?

“谁们先出去?”赵宇关上门,转头怒气冲冲地看向说话的那人。

“还能是谁,当然是你们几个!尤其是那个女的!”长发男子指着苏暖暖,恨不得吃肉喝血。

“你们看!怪物停在门外!怪物没有进来!”钱鑫鑫趴在门缝上关注着外头的情形。

兔子目不转睛地蹲守在安全屋外,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得救了得救了!”

“幸好没事!吓死我了!”

“都怪那个人,要不是她叫我们来,我们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穿着黑色高跟鞋奔跑的女生,指着苏暖暖埋怨道。

“你这么说不对,这事跟暖暖妹子没有关系!”赵宇把我和苏暖暖护在身后,试图跟那些人理论。

我靠着墙上,强忍着心中的怒火,不断告诉自己,眼前这些同样面目可憎的人不是那群骗子,不是!

“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我看你们都是一伙的!今天晚上的精神损失费一百万,一个角都不能少!”

“这是钱的问题吗?一百万也太少了,外面还有好几十条人命!”

“那都是活生生的人啊!太残忍了!”

“又不是我们把他们埋起来的,又不是我们吓得你,始作俑者在外面,想要什么自己去问它!”顾忆站在赵宇身旁,气势汹汹地指着门外,“出门直走!不谢!”

“要出去也是你们出去!就是你们叫我来的,遇到这种事情,当然得你们负责!负全责!”

“对,这事必须得给咱们一个说法!谁知道你们这群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人都安的什么心!”

啧,听到他们悦耳的争吵声,我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吵啊!闹啊!就是这样,去争个头破血流!

这一刻,我无比清晰地认识到,心底的野兽要关不住了。

“真是好心喂了狗!苏暖暖都怪你!”顾忆扭头气愤地看着苏暖暖,“招来一群跟你一样的傻瓜玩意儿!”

苏暖暖跪坐在白狼身边,掩面而泣,“白狼死了,为救了我们。”

只有苏暖暖记得这件事情,其他人就好像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般。有眼不用,不如留给需要的人。

“暖暖妹子你别难过,死了就死了,反正明天就活了。”钱鑫鑫倚着门,宽慰一声。

闻言,顾忆眼前一亮,一改愤怒的态度,高傲地说道:“就是,还有你们,吵什么吵!反正明天一早那些死掉的人就会活过来!”

“姑娘我认识经验极其丰富的脑科医生,可以推荐给你。”带着眼镜的儒雅男子,推了推眼镜语气温柔的开口。

“什么?你才有病!”顾忆红着脸懊恼地跺脚,气呼呼地走到角落里坐下。

“我妹妹说的都是真的,他们也都可以证明。”顾馨站出来试图让这些非玩家角色相信,这是一场游戏,明天那些人就会活过来。

“开什么玩笑?死人复活?”

“还没睡觉,怎么就做起梦来了?”

“这些人该不是进了传销组织被洗脑了吧!”

“死人会活,你先死一个试试?”

“宇哥!”顾馨后腿两步求救似的看向赵宇,希望他能说两句。

赵宇则是看向一直低头不语的贺远,询问贺远能不能现在就告诉他们“游戏”的真相。

几人犹豫间,一直守着门的钱鑫鑫站了出来,以高傲的姿态,大声道:

“大家先别吵!我知道这么说你们可能并不相信,但我说的都是事实,这是一场游戏!所有死人一到白天就会复活!只要到明天你们就会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