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无限重开后我在星际当咸鱼 >  第61章 没必要再比了

接下来的几天晏景果然没有再来找她,发过去的道歉信也石沉大海,谢弥弥只好一个人在练习场训练。

从报道上看,半决赛都已经结束了,很快就能轮上他们。

后半赛程更加紧张,练习场的人比平时多了一倍,谢弥弥进去的时候刚好看见两个人对战,她瞬间被那个卷发女性吸引了目光。

从外貌看不出是学生还是老师,穿着全套防护装备,还带了护目镜,将自己遮的严严实实。

谢弥弥见过的精英没有上千也有几百,这两个人能吸引她的目光是因为他们的武器。

一个拿着一柄冷蓝色长刀,像是淬了寒冰,刀刃之间都是势不可挡的冷气,有如实质,外界将这种刀称为艾利克森,和历史上以使用冷兵器出名的神话级将军同名,削铁如泥,连号称满级防护的奥莱机甲都可以拦腰截断。

而卷发打近战用的竟然是一把弩,同体金黄,不知道什么材质做的,表面流光溢彩颇为绚丽,箭只没有实体,她拉一下弓就射出一束火焰,她凭借轻巧的走位,例无虚发,让对手节节败退。

这场战斗可谓是视觉盛宴,谢弥弥也从未见人将远距离武器投入近战还这么如鱼得水的,不自觉的停住了脚步。

很快,两个人就分出了胜负,火焰呼啸着飞向第一个人,将他的长刀转了个向,同时本人欺身而上,直接将对方的手腕扣住。

这一下第一个人的长刀脱手,以迅雷之势向谢弥弥飞来。

谢弥弥躲闪不及,自己又没有携带武器,余光瞥见旁边放着几把练习用的长枪,她来不及细想,直接拎起与其正面想抵。

电石火光之间,只听“铮——”的一声长鸣,长刀在空中转了个弯,直直的钉入旁边的墙体,嵌进三四公分。

变故本来就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谢弥弥这一下更是让全场惊呼出声。

要知道艾里克森的除了他厉害的杀伤力以外,还有令人咋舌的重量,更遑论借助外力冲击过来的波动力。

“牛逼啊妹妹。”卷发扯下头套,露出一张年轻漂亮的脸,只是说话方式跟她秀丽的外表完全不搭:“哪个学校的?叫什么名字?几年级了?”

谢弥弥没有回答,她走过去将扎在墙上的长刀拔了下来,看见遗留下来的那个破洞,眉头耷拉了下去。

离考场违规才过去了几天,又要赔偿场地了,她这辈子怎么这么倒霉。

卷发还在喋喋不休:“那有什么什么好看的,快回答我的问题,茵莱还有像你这么厉害的人,怎么从前一直没见过?”

听到学校名字谢弥弥才回过神,礼貌道:“我是茵莱的编外老师,刚来。”

她想到那份委托,本来连这四个字都不想说,毕竟利益关系,银货两讫,也不能总顶着名校的名头招摇撞骗。

卷发诧异道:“我可不知道茵莱还有编外老师这一说,怪不得这么厉害,原来是隐士高人。”

这个词语让谢弥弥的尴尬症都犯了,她连忙摆手,反客为主:“就是一个打工的,你不是茵莱学院的学生吗?”

此刻,先前使长刀的人也换好了轻便的装束走了过来,竟然是科恩。

科恩解释道:“她叫卷耳,联盟学院的战斗教师。”

比起在游民飞船上,科恩的神色更加成熟,虽然眉宇之间还残留着本来性格的影子,但气质已经从男孩变成了男人。

先后经历了丧妹丧父家破人亡,不成长也不可能。

谢弥弥怕他睹物思人,接着他的话道:“很厉害。”

卷耳看见他们的互动,面上带笑的问了一句:“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请你跟我比一场。”

说完还没等谢弥弥回答,凌冽的刀锋流落刺了过来,谢弥弥侧身躲过,才看见她的金弩已经变形成了一把长剑,锋芒毕露。

一击未中,长剑在地上划出清晰的一道分界线,发出振聋发聩的声响。

“我不想——”来人的恶意在攻势中尽展,谢弥弥下意识的拒绝,还是只说了半句。

卷耳动作不停,借着墙面骤然将自己甩向高空,而后利落的划过一个圈,反身捏着剑把直指谢弥弥心口。

科恩脱口而出:“小心!”

谢弥弥凛神,以一个扭曲的滑步瞬移到了卷耳身后,抬手想制住她的手臂,然而卷耳丝毫不惧,顺势将自己转了个向,面对面的将手中的长剑横握,就要抹上谢弥弥的脖颈。

“快停下!”科恩意识到不对,妄图制止住两人的缠斗,然而刚近身,就被眼花缭乱的影子逼退。

谢弥弥眯了眯眼睛,瞬息之间向上扬头,刚好躲过这致命一击。

这一下相当惊险,如果不是早有准备,恐怕她现在已经成了回收池的一具死尸。

幸好手里还有刚才取下来的长枪,她握紧枪身,猛然拉进两人的距离,而后狠狠向下一抡,卷耳闪避,谢弥弥等的就是这一刻,她改抡为横劈,拦腰将卷耳抽飞了出去。

“没必要再比了。”

哪怕收了势,冲击力也够让卷耳吃一盅。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敌意从何而来,但她并不是没有理由就胡乱杀人的人,因而没在继续。

没想到刚走了两步,就被身后的劲风逼停。

得了便宜还卖乖,谢弥弥的脾气也被点燃,整个人弯腰屈膝一个横扫两对方了制服在地,而后夺过她的长剑,狠狠插入她鬓边,语气冰冷:“下一次,可没有这么好运了。”

如果说开始在陪她玩,现在就是真的实力,谢弥弥不喜欢打斗,但生死之间肯定不会让。

卷耳躺在地上,湛蓝色的眼睛转了一下,“果然身手不错,我上一个见过反应这么快的人,还是帝国上将海瑟。”

听到熟悉的名字,谢弥弥微眯了下眼睛,“那你还是抬举我了。”

剑拔弩张,两人都想弓上的弦,紧绷着状态寸步不让。

还是科恩过来拉开了两人,首先对卷耳说:“你在干什么,她是我的朋友,也应该是你的朋友。”

谢弥弥敏感的意识到了这两人的氛围,略退了半步。

“比赛中有一点小摩擦而已。”卷耳似乎偃旗息鼓,她踮起脚拍了拍科恩的头,转身对着谢弥弥道:“三秒就结束?这个名字还不符合你。”

谢弥弥当即反驳:“如果一开始就用全力,你早就死了好几轮了。”

她不是个高调的人,但遭遇挑衅除外。

“可惜太怂,不然我们早就该交手了。”卷耳笑了一下,“你队的狙,不是一般的弱。”

谢弥弥没跟她多说,径直往场馆外头走去。

没想到多日未见的人此时就站在透明墙外,不知道看了多久,谢弥弥面不改色的走了过去。

晏景递给她一份炸猪排,温声道:“克因使者访问联盟,回去接待了一下。”

谢弥弥看见他如常的脸色,答了声哦,没好意思问之前的误会。

两人并肩往外走,晏景冷不丁又说:“我看见你的消息了。”

谢弥弥惴惴,她迟钝但不蠢,她意识到了晏景可能有某种隐秘的心思,但她真的不知道如何回应,她渴望爱,但不知道什么是爱,晏景与现在的她又是云泥之别,她不能用将就来敷衍他。

“我…”“我…”两人同时开口。

谢弥弥:“你先说。”

晏景敛下神色,笑了一下:“其实你不用想太多,我是开玩笑,只是当时情况紧急,没来得及跟你解释。”

谢弥弥偏头,看见他正经的神色,心里莫名的有些发紧,好像这并不是她想听的回答,还有,她刚才本来想说试一试的。

“我就知道。”谢弥弥笑起来,兄弟似的拍拍他的肩膀:“跟我们待久了你也学坏了,下次不准再开这样的玩笑。”

“好。”

事情似乎就这么过去了。

到宿舍的时候天刚黑,一排一排昏黄的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朦胧间,像是在拥抱。

谢弥弥想到刚才的情形,随口说:“科恩的那个朋友卷耳,是你们联盟学院的老师,也是【永生之刃】的队员,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攻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