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师娘嫁我做老婆 >  第一卷 29 爱的融合

剩下几个人都到了崩溃的边缘,

这是对于的所有人都是地狱级的任务,对暗影宗的弟子召唤无效,夺魂箫的失去了作用,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合理。

所有人都心急如焚,秦心柔消失了,黎乃锦消失了,也就是说可能还会有人消失,众人感觉到越发的冰冷,感觉到这个世界是多么的不真实。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苏嘉芸作为大师姐,也感觉到身上的压力太大,如果说这次没有想到办法的话,损失将非常的严重。

“要消失让我消失吧,我倒要看看,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在作怪?”大师姐挠着头发。

可是这次苏嘉芸没有消失,消失的是董姌,沈星南的心理防线越来越弱,面对着这无边的恐惧是无法释然的,因为这不是说无路可走,也不是无限循环的路,而是整个空间都在发生变化。

一个想法在他的脑海里闪现,这根本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人为的造成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那份证据,他们这样做为的就是让所有人崩溃,所有人无法去面对自己所知道的东西。

“我明白了,他们不是为了让我们出不去,而是为了我们证据而布下的局。”

突然不知从哪里传出一阵笑声笑声猖狂之极,说道:

“我早就听闻沈星南胆识过人,机智不凡,今天得见真是荣幸,你入的我这阵法,少则数月,多则半年,但是我想啊,你们根本就没有准备那么多干粮,你们三个还算是幸运的,没有踏入迷雾森林,他们就不一样了,他们将会面对真正的危险,所以说你们想一下,要不要把那物件交给我,说句实话,你们没必要这么拼命的。”

听到此人的话,三个人心里更加的恐惧了,面对如此凶险的事情,他们必须得尽快去解决,不然的话越慢一分他们就越危险,

苏嘉芸说道:“看来我们要放弃了,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同门遇险。”

沈星南眼睛里也充满了绝望,但是他绝对不想放弃,一旦这次放弃了他就将正义侠义道精神弃之,可是如果不放弃的话,秦心柔包括他的那些弟子,还有黎乃锦,这些人可能都会遇险。

“考虑过没有?考虑问题考虑了那么久,我的耐心是有极限的,不要考虑我的耐心。”

沈星南的心像刀扎了一样,他知道每一秒都会给自己的爱人和同门们带来危险,沈星南发现生离死别离自己这么的近,他不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雪狐宗的所有兄弟,这时候他想到了以死谢罪,是自己一意孤行带他们,陷入陷阱。

“你不要痴心妄想了,我是不会说出证据在哪里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让无辜的生命被残害。”沈星南内心在不断地煎熬。

“到现在你还坚持你的正义吗?到现在你还在坚持你所谓的侠义道吗?不怕告诉你你所做的所有事,不过是用刀子在水面上画了一道痕而已,不会留下任何的作用,你所说服的恶霸都被新的二把手取代,任凭你什么时候,都没有办法去做到真正的侠义道!”

古人都说攻心为上,这几句话确实把沈星南一向坚信的侠义道变得一文不值,就算是做了有关侠义之事也是杯水车薪,又或者说,解决了面前的恶霸,也会有更厉害的恶霸出现而去代替他,让良善之人受到更加可怕的遭遇。

就在这紧要关头,他发现他的内力有突破的迹象,一跃升为四十层内力。

这时一段话这是浮现在他的面前:当你迷茫或者无助的时候,当你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就静下心来,不要用眼睛去看这个世界,用你的心去看这个世界你都会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沈星南摒弃杂念坐在地上,闭上双眼试图用自己的内心去看这个世界,我是不会失败的,失败在我字典里从没有出现过,我不会败给任何人,更加不会败给自己!

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没有杂念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但是现今的沈星南必须是没有任何的杂念,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争取时间。

四周都很寂静,沈星南屏住呼吸,用心去感受这个环境,用心去找寻每个人的心境,他能感觉到失踪的人离自己很近很近,却摸不着看不见。

他这是掏出夺魂箫,吹奏了起来,突然周围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个巨大的八卦出现在面前,八卦图像在不停的旋转,

突然发货的旋转越来越慢,突然他们发现,是由他们几个在八卦图像上面,他们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八卦图里转来转去,而在八卦图上不要用生门或者死门,他们有的人离死门特别近。

“你们醒醒,你们快醒醒,你们走的出去的,因为你们根本就不是人在走,而是是你的心在走,你赶快停下来。”

可是他们根本都没有听到沈星南的声音,沈星南顾不得那么多了,利用夺魂箫的箫声强制自己进入阵中,里面是无穷的黑暗,无论往哪里走,都是没有出路的。

沈星不敢怠慢,用内心的波动,去感受空气里每一寸地方,让全身的内力在身体里不停的运转,然后把内力,通过夺魂箫释放出来,这是他第一次把内力通过夺魂箫化作攻击波,威力十分的巨大,在攻击的地方出现了一道波纹,他次加大内力,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就像被撕碎一样。

夺魂箫的声音像地狱般在天地间长啸,耳朵几近失聪,但是他顾不了那么多了,那条波纹越来越大,波动越来越大,慢慢一丝裂缝出现在眼前。

沈星南抱着必死的决心。

忽然,一道看不见的墙消失了。

秦心柔就要踏入死门,

“心柔姐,快停下!!听到没有?……”

秦心柔立马惊醒过来,回过头来,看到沈星南哪一刻,她惊喜若狂,笑容无比美丽的在脸上绽放,上前去紧紧抱住沈星南。

这时候,沈星南的身体已经十分的虚弱了,但是当秦心柔在自己身边时,一切都变得快乐。

“心柔姐,我们去救其他人吧!”

“好,我陪你。”

这时候,在四处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阵法又在发生变化,必须在发生变化之前把其他人救出来,不然的话,所有人都得死。

“心柔姐,我需要你和我配合,才有可能把人救出。”

“怎么配合?”

“你用你的古琴配合我的夺魂箫可以打破这个壁垒。”

“可是古琴没在这里哈。”

“心柔姐,我跟你说,这里存在的只是咱们的精神意识,不是真实存在的,我们完全被强大的意识所左右,所以一直出不去,但是,在意识世界,是可以召唤出经常看到的物体的。”

“你是说我可以把我的古琴召唤出来?””

说着,她冥思着古琴的模样,果然,古琴到了他的手里。

“我明白了,咱们进入的完全是虚拟的世界,但是我有点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感觉这么真实呢?”

“这就是阵法的可怕之处,他能够把你的意识和现实的东西结合在一起,让你根本无法分辨真假。”

“那咱们怎么办?”

“我记得,有一首曲子,名字叫天之梵音,可以破一切阵法,可以破碎虚空,不知道,心柔姐会不会?”

“这个我听过,但不会弹,但是曲谱我记得。”

“哈!亲爱的,我相信你,这是咱们唯一的机会了。现在你先试着弹奏,我在后面跟随你的旋律,把这个虚空把它打碎!”

秦心柔生涩的弹奏起天之梵音,优美的旋律飘然而出,悠扬动人,虚空开始发生潜移默化的变化,但是因为秦心柔的内力很少,威力并不大。

沈星南紧接着吹奏了起来,但是他刚刚受了严重的内伤,吹奏起来特别的吃力,甚至摇摇欲坠

秦心柔心疼的看着沈星南眼睛,嘴角抽动,一股柔情似水,如痴如醉,向天地间飘散。

这时候,在沈星南眼中,秦心柔的美丽,高雅,清丽,给了他无穷的力量,一股强大的内力,从丹田流向身体各处,和自身的内力相互融合。

秦心柔像仙女一样,飘升飘起,与沈星南心意相通,就好像天之间只有二人一样,无论快乐或者悲哀,都由二人来承承担。

旋律化作无数的旋风,在空间里四处的冲撞,虚拟的边缘开始松动,如同仙乐一般的琴箫合奏,在意识空间里疯狂的试探,攻击,随着一声惨叫,周围发生着神奇的变化。

这时候,所有虚拟的东西,开始变得实体,是那么的神奇。

“这不可能!不可能!根本不可能!!”一个声音渐渐远去,听得出,对方受了严重的重伤。

一切都归于平静。

苏嘉芸三人慢慢的苏醒,紧接着其他人也跟着苏醒了。

“宗主和心柔姐呢?”

众人发现他们两人没在这里。

此时,沈星南和秦心柔在不远处的山顶,他们深情的望着对方,感觉到生死离别是那么的痛,感觉到每一刻都可能离开对方。

他们合力把可恶的敌人打败了,面对敌人的攻击,曾经是多么的无助。

沈星南把秦心柔一把抱在怀里,晶莹的眼睛,湿润粉嫩的嘴唇,沈星南深情的吻了下去。

不经历事情,不知道对方在自己的心中有多么的重要,每一段经历都是对他们,爱情的磨练,是在彼此的信念的磨练,从一颗萌芽逐渐长成一颗大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