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理科学霸的穿书团宠日常 >  第八十六章 会泅水的小泼妇

正屋里,梁氏带着宋静雅和宋雨汐见家中的管事们,顺便教她们如何管理中簋,处理家事,连如何对付妾室梁氏也毫无保留地与两个姑娘说了。

虽说宋雨汐是庶出,但她跟自己姨娘分离这么多年,早就生疏了,加上梁氏对她一直很好,她也就更加亲近梁氏。

宋雅馨笑道:“没了五妹妹,爹都没借口再去安姨娘院子里了。”

宋雨汐也道:“前阵子安姨娘这么嚣张,我还当母亲不管呢,原是在这儿等着。”

梁氏就说:“越是遇到这种事,你们就越是要沉住气,看准了时机,一旦下手就不要留余地。你处理了刺头,其他人看着,自然就会掂量掂量自己,往后便能安生。还有啊,眼泪这种东西,不要随便拿出来用,哭太多就不值钱了。以后你们到了夫家,要是遇到什么委屈,千万别随便在夫君面前哭哭啼啼,可以写信告诉娘,娘给你们想办法。”

她雅馨便抱着梁氏的胳膊撒娇道:“知道啦,娘!三妹妹之前还说要给我和二妹妹撑腰呢!”

梁氏闻言也笑起来,道:“去寻你们三妹妹也成,她一向是个有成算的。我瞧着那肃王世子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的,你们也学学,怎么对付那些小妾倒是次要的,抓住夫君的心才是主要的。”

宋雅馨和宋雨汐纷纷红着脸点头。

这种话,换了以前她们绝对是不好意思听的,听了大概也不能明白,只是如今婚期已定,内心就越发惶恐不安,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能把这样的经验之谈听进心里去。

三清观中,李昭最近被折磨得很不得劲儿。

原本他想着,借着给母亲办法事的由头,叫宋清月过来,与她单独相处一段时日,好让她跟自己尽快熟悉、亲近起来。

可她那一副不拒绝,也绝对不主动的样子,实在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每天看着她一副清清冷冷,公事公办,一副根本察觉不到他心意的态度,简直让他抓心挠肝地难受。

有时候他真恨不得像他爹一样,直接生米煮了熟饭,一振夫纲,免得自己被个小妮子牵着鼻子走。

这日早上听道士们诵完经、跳过大神,宋清月又奉上了一卷自己昨晚抄的经,李昭便邀她午饭后,一起去后山转转。

宋清月点头答应了,午饭后,她带着两个嬷嬷出现在皇觉寺后山门。

李昭看着那两位上了年纪且面容刻薄严肃的嬷嬷便觉得碍眼,有她们在岂不是想拉拉小手都不方便了?

他道:“你带着那个叫凤九的丫头多好,她还有点身手,万一你摔了碰了,还能背你回去。这俩嬷嬷我瞧着都上了年纪,能走山路么?”

宋清月低着头道:“是父亲交代了嬷嬷们,须得一刻不离地跟着我的。殿下别难为她们。”

李昭磨了磨后槽牙,这是宋大人不放心自己啊。

那他偏要不守规矩!

李昭故意选了一条极为难走的道路,一开始宋清月还气喘吁吁地咬牙跟着,却死活不肯牵住他的手,全靠自己走,可走到某处山涧,就连青石路都找不到了,两个跟在身后的嬷嬷更是早就跟不上,落在后头不见了踪影。

宋清月踩在一块光滑的石块上,差点滑倒,关键时刻被李昭伸手一捞,带进怀里。

小美人凑近了看,越看越觉得好看,那面皮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又白又滑,叫人忍不住地就想低头亲一口,被宋清月敏捷无比地偏头躲开了。

李昭有些尴尬,气闷地问道:“你躲什么?本世子就这么不招你待见?”

“我没有不待见你!”宋清月恼火地说道。

“你看你,现在这样子就是不待见我。”

李昭搂着她不撒手,颇有点无赖地伸手捏她的脸,他手劲贼大,轻轻一捏,宋清月便疼得哇哇叫。

“疼疼疼!李昭!”

宋清月对着他怒目而视。

李昭挑了挑眉毛,笑道:“哦,我还以为宋姑娘是个没情绪的木偶呢。”

宋清月觉得忍无可忍,她激烈挣扎起来,最后气性上头,不管不顾地就山涧里跳。

李昭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反抗地这么激烈,竟然吓得浑身僵硬了一瞬,没来得及抓住她,眼睁睁看着她跳进山涧里。

这时候李昭也只能什么都不管了,脱了外衣也跳下水去。

山涧里水流湍急,根本抓不到人。

两人顺着水流往下漂,直至滑进了下游一个清澈见底的水潭里。

那水潭看起来浅,实则非常深,别说李昭这样的高个子踩不到底了,两三米长的竹竿都够不到底。

看不到人,他急得在水里团团转,好半天,才看到不远处水流平缓的地方,宋清月起起伏伏的小脑袋,看清后,她居然在往岸边游,还泳得极其熟练,不一会就游到了岸边,她自己爬上了岸,然后沉着脸在岸边等他。

李昭松口气,勾起唇角,跟着泳了过去,靠近岸边的时候,宋清月脱了方便走山路的牛皮短靴就朝他脸上砸。

李昭偏头躲开,他骂一句:“嘿,你个小泼妇!”一转身,潜下水去,帮她去把鞋子捡上岸,不然一会没鞋子穿,她怎么回去?

等他也爬上岸,不知打哪里钻出来几个王府的侍卫,立刻把李昭刚才脱下来的外袍交还给李昭。

宋清月被吓了一大跳,心想不会这些人刚才一直跟在后头吧?传说中的暗卫?刚才完全没察觉到有人跟着。实力好吓人!

李昭见她居然还有心情打量那几个男侍卫,立刻就沉了脸,展开自己干爽的外袍,将她兜头罩住。

“你做什么?”

宋清月把脑袋从他的外袍里伸出来,又被他一巴掌按回去,斥道:“本世子换衣,你要看?”

“流氓!”

宋清月缩回外袍里,等着。

李昭将身上的湿衣服脱了,其中一个侍卫把自己身上的干衣服换给他。他看了一眼宋清月,犹豫了片刻,觉得没办法接受她穿别的男人穿过的衣裳。

于是让其中一个侍卫回去取衣服,又让另一个侍卫生了火,自己则将宋清月抱进怀里,干脆就这么抱着她在这里等,反正有他抱着,也不怕她着凉。

看着她现在老实得像个鹌鹑似的窝在自己怀里,李昭总算心里舒坦了,他刮了一下她挺翘的小鼻尖,笑道:“小泼妇,本世子竟不知你还会泅水?“

宋清月白了他一眼:“你很了解我?”

“嗯,比你想象得要了解。”李昭说得颇为得意。

“你在我家安插探子!”

“呵呵。”李昭不承认也不否认,“说吧,什么时候偷学的泅水?”

“没学过,天生就会。”宋清月实话实说。

李昭低头,对上她猫一般晶莹剔透的浅棕色瞳仁,不由一怔。

“不相信?你见过哪家闺秀会去学泅水的?”

宋清月说得理直气壮,李昭瞧着她这副神气活现的表情出现在原本冷清躲闪的脸上,便觉欢喜,对上她那双似娇似嗔的黑眸子,心中又是一阵悸动,想要低头亲亲她,又被她用袍子一挡,当缩头乌龟躲了去。

李昭恨恨啧了一声,笑骂道:“小泼妇!”

三清观后院的厢房里,一干嬷嬷丫鬟们诚惶诚恐地看着来要三姑娘衣服的王府侍卫,想死的心都有了,心想这位王府世子殿下就这么急不可耐么?

她们姑娘可还未及笄啊!真是要了命了,老爷要是知道这事,会不会扒了她们的皮?

好在没过半个时辰,宋清月就全须全尾地被世子殿下亲自送回来了,除了头发有些湿以外,其它看起来都还好。

洗澡的热水早已备好,两个嬷嬷给宋清月洗澡的时候,还特地留意了一下姑娘身上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痕迹”,阿弥陀佛无量天尊保佑,还好,还好,似乎是没事,就姑且信了世子殿下“只是不小心掉进水潭里”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