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风水秘闻实录 >  第33章 冲动了

我赶紧摇头,唐莲也摇头,都表示不知道。

队长也没纠结这个,踩着大门进去了,又回头看了看门垛,似乎在看这个大门怎么倒的。

我心里一直在打鼓,说着千万别再追问了,再问,我也不知道能说出什么来!

警察来了很多,又拉着警笛,这么大的动静,早就惊动了村里的人。

这会儿,已经有人出来了,站在旁边看着。

只是害怕警察,站得有点儿远,探头探脑的。

中年夫妻被突然出现的警察吓得不知所措,蹲在地上眼珠子到处乱转。

“叫什么名字?”警察厉声问道。

“拐来的孩子呢?”

“还有孩子在哪里?”

“尸体埋哪里了?”

“说!”

“快说!”

只要做过亏心事的,就没有不害怕警察的,两口子被问得慌了手脚,很快就全交代了。

警察把两人带走了,出来的时候看到我抱着孩子,一愣,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他们拐来的孩子明明在楼上,怎么就到了我手里了。

后面警察推了一把,“快走!”

警察找到电闸,一推,电力恢复了,所有灯打开,把院子里照的格外明亮。

我看到院子右侧菜地那里,五个鬼婴畏缩地趴在一个地方,已经变回漆黑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警察。

我终于松了口气,变回孤魂野鬼就好。

警察找来了挖地的工具,就在刚刚中年人指的地方挖了起来。

没挖多久,就有人惊呼:“挖到了!”

有人蹲下用手扒拉了两下,队长扭头喊道:“叫法医过来!”

我和唐莲还在外面呢,一时半会儿好像没有人搭理我们,走又不合适,我看向唐莲。

唐莲似乎想得和我一样,拉住来去匆匆的一个警察。

“警察叔叔,我们能回去吗?我们就住在下面那家,我弟弟还在他家睡觉。”

“你等一下!”那个警察回头喊队长,“他们怎么办?”

队长回头,“要带回去录口供!”

那个警察回头跟我们说:“你看,你们暂时走不了。”

“那你看这样行不?”我赶紧说道,“我去叫我弟弟起来,然后一起跟你们回去,还有,我能打个电话回家吗?他奶奶急的都不行了。”

那个警察犹豫了一下,叫过来一个年轻的实习警员,“小陆,你跟着他们去接人,接到人就回来,让他们上警车,等会儿跟我们回去!”

“是!”小警员赶紧答应了。

于奶奶孙子这会儿已经又睡着了,我猛然想起来,之前听中年夫妻的对话,好像给他喂过药,脚步一顿,跟唐莲说道:“小宝好像被他们喂过药,我让警察给他看一下,你去把石蛋叫过来!”

唐莲没有犹豫,点点头,就带着小警员走了。

我快步走回去,找到刚刚说话的警察,“警官,是这样的,我们之前抢孩子的时候,听他们说好像给他喂过药了,你们能先送他去医院检查一下吗?”

那个警察听后,一惊,有点儿急了,伸手摸向孩子额头,又扒了拔眼皮,跟我说:“你等一会儿!”

他跑进院子里,跟队长说话,队长回头看向我,几步走了过来。

“你说孩子被喂过药?”

我点头,“是,我们进去前听到的。”

“你确定?”队长也看了看孩子,回头说:“去把法医叫过来。”

我有些膈应,法医是看死人的,现在小宝是个活人,让他看合适吗?

但是现在我也不能确定孩子到底如何,只能听从安排。

法医过来了,细心的脱了身上的衣服,摘了手套,还用矿泉水洗了洗手,才对我伸出手,“来,孩子给我!”

我小心地把孩子递给他,稍一用力,把孩子抱得紧紧的胳膊拉开。

法医快步走到他们警车那里,小心把孩子放在座椅上,仔细地给他做检查。

这车是面包车,后面就关着那对中年夫妻。

他们看着法医检查孩子,男人居然还说:“没事,药喂得不多,睡一觉就行了。”

我气急了,一下跨上车,一巴掌拍在栏杆上,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们现在应该庆幸孩子还活着,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们就给我等着吧!”

我又对着栏杆拍了一巴掌,吓得男人直往后缩。

“我说的是实话嘛,以前都这么干的!”

“你他妈再说一遍?”我怒了,“以前都这么干的,你家菜地里埋的是猫是狗吗?”

本来队长看我发飙,也没拦着,哪个家长遇到这种坏蛋不骂两句?

有些更极端的,都想直接上去把人掐死才解恨。

我只不过是这孩子的邻居,所以,他没认为会有问题,顶多给我骂两句出出气。

可他低估了我冲动的结果。

我手打指诀,一指弹向男人。

男人浑身一僵,眼神发直,忽然转头看向他老婆,双手猛然掐了过去。

“咯咯……”女人被掐的翻了白眼。

队长一看,赶紧上来一把把我拉了下去,对旁边人喊道:“赶紧过去把人拉开!”

一个警察掏钥匙,把栏杆打开,扑上去就去拉人。

谁知道那个男人的力气特别大,眼见着女人脸都成猪肝儿了,怎么都拉不开。

“快来人帮忙!”

“松手!”

“快松手!”

“把他弄那车去!”

法医也被突然出现的情况吓了一跳,已经抱着孩子躲开了。

队长拉着我,眼神复杂地看向我,“小伙子,别在我面前玩花样啊!”

我心里猛地一跳,知道自己冲动了,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对不起,我就是太生气了!”我赶紧道歉。

“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警察的眼底带着一丝审视,似乎在重新打量我。

我真的有口难言。

这种阴煞入体的手段,怎么说?

“我……”

“哥!”石蛋的声音传来,后面跟着唐莲和小警员。

“来了?”我松了口气。

“嗯,哥!你来救小宝,怎么不叫我?”小宝有些不高兴。

“我也是突然发现的,你睡着了就没叫你了。”

“小宝!”石蛋看到法医怀里的孩子,就扑了上去,见他闭着眼睡觉,转头问我:“哥,你给于奶奶打电话了吗?小宝丢了,她都要急疯了!”

队长和我之间的谈话,被石蛋和唐莲打断了。

他留下法医和一队警察,就带着我们回去了,顺便通知了老街辖区派出所去他们那边领人。

我抱着小宝,心里在想等会儿录口供的时候,该怎么说。

我知道那个队长似乎对我很怀疑,每次看我的眼神,都好像要把我看穿似的。

到了这边的刑警队,我们下了车,我问那个队长,“警官,我能打个电话回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