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神秘复苏之诡怀表 >  第二十九章:喜怒哀乐

“陈义,我知道你有底牌。”

“但我也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普通,今天我会让你永远的留在这里!”

宋哭露出癫狂的笑容道。

他抬起双手,控制着深爱的家人朝林凡冲过去,自己却是停在原地,脸上宛如精神病人般的狂喜越来越严重。

大拇指的线连接着自己……

林凡注意到宋哭手掌延伸出来的四根线,小拇指对应着欣欣,寓意着一家四口中的女儿;中指牵引着猫脸老太,是家庭里的长辈;大拇指指着自己,代表着顶梁柱。

而还有一根无名指。

连接的线却是通往屋外,不知道通向何处,按照这个概念来分析的话,应该是家庭里面的妈妈。

也就是宋哭的妻子李梅。

“这家伙难道是连自己都不放过,也制作成了厉鬼?可是看他现在的样子,倒像是驾驭了厉鬼的驭鬼者……这算什么?自己驾驭了自己?还有这种操作?”

林凡被这操作秀麻了。

可是来不及多想,心中忽然涌出一股狂喜,这种喜悦没有任何理由,带着思维混乱的癫狂与手脚冰冷的失重感,整个人快要冲入云端。

“是,是喜……”

林凡感觉自己好像在云层上漫步,连思绪都慢了下来,达到人生中最快乐的巅峰。

而此时受到驱使的欣欣和猫脸老太已经近在咫尺,一个竖起骇人的爪子,一个伸出双手想要捏住他的脸,凑出幸福的微笑。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林凡口角流涎,鼻涕眼泪全部不受控制,处于极度癫狂的状态中,但是有鬼种的存在,他仍然勉强可以控制身体,捏紧拳头,对准铜锣便是一拳。

咚!

打更锣发出沉重的敲击声。

一时间,无言的狂风降临在此处。

暗含打更鬼身上的腐蚀力量,狠狠与迎面而来的两只灵异对冲,愤怒暴躁的猫脸老太顿时被撞飞出。

而永远挂着天真无邪笑容的欣欣则是捏住胸口的心脏,身体竟然如同湖面般荡起涟漪,穿堂风穿过了她的身体,落在身后同样口水乱流的宋哭身上。

这股风……

看着身体表面结出一层黑冰,宋哭表情凝重,意识到这面打更锣的恐怖之处,它的源头最少是来自于一只拥有三块鬼拼图的厉鬼,否则不会如此可怕。

趁着这个机会。

林凡发现宋哭身上癫狂的喜悦暂时消失,快速抓住口袋里的诡怀表。

在微笑诅咒发作之前,如虚幻一般的红旗袍再次化作点点朱红,落在欣欣的小熊裙子上,像是一张血液组成的大网,想要将其困在其中。

“重点是那颗心脏!”

林凡握住怀表大声喊道。

可以执行一些简单指令的红旗袍顿时有了目的性,侵蚀的血液不再分散开来,而是全部落在那颗青黑发紫的心脏之上。

看到这一幕。

宋哭的脸色剧变。

他刚想要上前阻止,却被一声如雷霆般的声音震在原地,全身上下的毛孔不断渗出血珠。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颗心脏才是欣欣可以诅咒化的关键,我应该早点想到的,明明她的恐怖程度上并不太特殊,却拥有如此可怕的能力,这一定是来自你的设计。”

看着模样凄惨的宋哭,林凡扬起一抹邪气的笑容,说话间的唇齿发着黑。

耳边不断响起带着古怪韵律的话语,宋哭的脚步开始摇晃不定,被震的内脏都有了损伤,同时心中忍不住掀起了惊涛骇浪。

欣欣手中的心脏确实是机缘巧合下的产物,她原本的能力是无法做到诅咒一般的神出鬼没,是借助了这颗心脏主人的特殊性,才有了现在的无解程度。

可是这件事情宋哭谁也没告诉,哪怕是上面的怪谈协会也是一样。

但现在这个陈义居然三言两语便找出了关键所在,这是何等可怕的观察力?

这种敌人……

必须在这里解决掉!

“你……说的对。”

宋哭平复着失衡的身体,深吸一口气,手掌狠狠按在刺着恶鬼刺青的半边脸上,皮肤开始不受控的蠕动,越是痛苦,脸上的癫狂便越旺盛。

他摸着好似另一个人的身体,遍布血丝的眼里满是疯狂:“陈义陈义,你藏的还真够深的,原以为大京市除了方世明,其于都是一群臭鱼烂虾,没想到在这浅浅的池塘里,还有你这条大鱼。”

“方世明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比?宋哭,你自以为自己很厉害,但在我眼里只不过是个三流货色。”

林凡抬起头,目光满是鄙夷。

“尽管你用我不知道的方法控制了这些灵异,可是你并非是驾驭了灵异,你在控制厉鬼行动的同时也要时时刻刻注意自身,不被她们所反噬。”

“那又怎么样?我是只驾驭了两只鬼,但有时候鬼的数量算不了什么,本质上的差距才是真正的差距!”

宋哭按住脸颊的手掌猛然一扯。

一大半血淋淋的脸皮被撕了下来,扔在地上,居然钻出一只浑身青紫的厉鬼,像是刚从油锅里爬出来的一样,冒着滚烫的热油,周围的环境顿时开始融化,波及的范围非常广。

“这是协会提前给我的滚油鬼,我还是第一次唤醒他,你知道为什么吗?”

宋哭癫狂的手舞足蹈道。

“刺青是可以养的!”

“这对纹在身上的厉鬼刺青同样有效!我养了这么久,本来是打算留给方世明的,作为妨碍我们的代价,先让你尝尝被滚油溶解的滋味!”

疯狂的笑声此起彼伏。

宋哭有点遗憾。

如果不是“哀”鬼被那个东西吞了,他甚至是不需要动用蕴养了好几个月的滚油鬼,在喜怒哀乐齐出的情况下,强如方世明、叶真等一众驭鬼者巨头,也有当场暴毙的可能。

滚油鬼是他的底牌,也是自己这一环计划最后的保险栓,如果失败……

不可能失败。

在万千个可能性里面,没这种可能,因为滚油鬼在复苏后便是不可控的。

除非有在本质上可以压制到它的存在,否则只要时间足够,将一整座城市溶解,也不是做不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