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无敌从掠夺开始 >  第一卷 起源 第三十二章 天咒体

“找到苏琴了?她现在在哪里?”

“报告队长,苏琴现在正在北边的一处废弃居民楼里,现在我们有两名队员已经拖住了她。”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

一行人来到废弃居民楼里时苏琴已经被两名队员所制服。

“快放了我!我快放了我!我我要杀了你们!”

大老远苏流就听到了她的怒吼声,一见到苏流她更是恨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你个小杂种怎么还没死?不过也好,我今天就要让你感受一下失去父母的感觉!”

“今天我就要让苏威和杨小丽那两个混蛋血流而尽,成为两具干!尸......”

还不等苏琴把话说完苏流就已经通过传送门将匕首插入了她的脑门。

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呆在了原地。

“敢对我的父母不利,我管你是谁都只有死路一条。”说罢苏流缓缓上前抽出她脑门上的匕首,“奇怪了,贪佛还没死她不是不会死的吗?但她怎么没了呼吸?难道......”

王文乐率先缓过神来上前检查了一下苏琴的身体,片刻后面色凝重对着众人说道:“贪佛已经死了!”

“死了?”孟华有些疑惑的说道:“可是我们并没有击杀贪佛......那到底是谁?”

正在这时王浩突然出现只见他缓缓走向苏琴的尸体发出一阵讥笑,“苏琴,我王浩当初让你追随我你不愿意,如今却落得这般下场,实在是可惜。”

苏流万分警惕,“王浩!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王浩一把抱起苏琴的尸体,放在自己的肩上,“苏流,老子今天不想找你的麻烦,劝你也别打什么歪心思,否则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要为你陪葬。”

与王浩打过一次的苏流自知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并不敢轻举妄动,谁知这时一个巡阴司的队员却拿起手中的匕首向王浩刺了过去。

“找死!”

那名队员都还没有搞清楚什么情况就已经被数十道快速刺击的骨刺戳成了碎片。

“这......这是贪佛的能力!”王文乐惊讶得张大了嘴巴看向一行人说道:“他怎么会有贪佛的能力?”

王浩收起身后的骨刺像是在给所有人机会一般再次说道:“我今天来只想带走苏琴的尸体,你们若是还想找我麻烦就别怪我让你们在场的所有人一个不留!”

见识了王浩的实力在场的所有人丝毫不敢有什么动作,眼看王浩就要带着苏琴的尸体离开一道传送门却在他前方缓缓打开。

“杀了我们的队员就想这样离开恐怕不太好吧?”

吴雨泽的声音从传送门中传出,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强大到让人感到压抑的力量。

王浩也像是感受到威胁了一般将苏琴放置在地上就做好了战斗的架势。

“天咒,凝息斩!”

话音落下传送门里溢出大量寒气紧接着一道被寒冰覆盖的蓝色剑气冲着王浩的脖子处就斩击而来。

“骨刺地狱!”

无数骨刺从地面伸出形成一个蚕蛹状的东西将王浩给层层包裹了起来,然而尽管是这样里一层外一层地将自己给包裹了起来仍是没能挡得住这剑气。

这剑气就好似一把神兵的利刃在碰到骨刺的一瞬间骨刺就通通碎裂开来,最后若不是王浩又唤出一面古盾抵挡,他此刻恐怕已经被切为两段。

吴雨泽从传送门里缓缓走出,满是不屑地看了看全身上下已被寒霜覆盖的王浩开口说到:“俗话说得好血债血偿,今天就拿你来祭奠小吴的在天之灵吧!”

看到眼前的吴雨泽王浩又想起了上次一击将自己秒杀那人,想到这王浩眼中就不由得露出一丝惊恐的神情。

“别......别以为你能打的过我。”王浩大声嘶吼道:“暗之结界!”

霎时间一个漆黑的空间在一群人周围升起。

“又是这种结界......”看着突然升起的结界苏流陷入了回忆,“上次在医院就是因为这个结界很快消耗完了我的体力导致我完全没法和他作战。”

孟华不断重复地抬起左右腿抱怨道:“这结界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总感觉地面在不断把我的腿往下拉?”

苏流解答道:“孟大哥,结界内的地面看似是在把你往下拉实则是在不断吸取你的力量,你越是挣扎它吸取你的力量就越多。”

孟华这才停下了挣扎并告诉其他队员也不要挣扎。

王浩看向吴雨泽狞笑着说道:“怎么样,我的结界还不错吧?只要这结界里的人越多我能吸取到的力量就越多。”

吴雨泽丝毫没有将王浩放在眼里,“蝼蚁始终是蝼蚁,就算你吸取再多的力量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一只碍眼的虫子。”

“混蛋!你在看不起谁呢!看老子不打死你!”王浩暴跳如雷浑身青筋暴起,挥起拳头就向吴雨泽打去。

吴雨泽想要闪身躲避周围的黑暗却化作数条铁链死死地栓住了他的四肢,但吴雨泽依旧镇定万分,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

“天咒,雷切。”

话音落下不知从何出出现一道雷电化形的蛟龙,瞬间束缚住吴雨泽的铁链就被击碎,之后蛟龙又向迎面而来的王浩冲去,在蛟龙面前王浩显得如此渺小,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胜负已分时那蛟龙竟被王浩一拳击散。

王浩喘着粗气挑衅道:“你这招式也不怎么样嘛,居然被我一拳给打爆了,接下来就让你看看我的招式吧。”

“影镰!”周围的黑暗聚向王浩在他手中不断变化形状,最终一把漆黑的镰刀竟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王浩将镰刀拿在手中不断挥舞,每挥舞一下就会产生一道漆黑的刀波,不仅刀波数量庞大,在这黑黢黢的环境下更是难以分辨刀波的位置。

吴雨泽不慌不忙仅凭着身法就躲避了绝大多数的刀波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周围竟再次出现大量漆黑的铁链捆住了自己。

眼看吴雨泽有危险苏流便想要冲上去帮忙,可孟华却一把拉住了他的肩膀说道:“放心,这点苦难还难不住他。”

事实正如孟华所说的一样,吴雨泽不知道使用了什么逆天的技能,那些迎面而来的刀波竟在一瞬间就被统统冻成了冰雕。

随着时间流逝一些队员因为被吸收了过多力量已经昏倒在地,而王浩随着吸收的力量越来越多力量已经至少高出了最开始的两倍。

王浩紧握镰刀以肉眼难以观察的速度向吴雨泽冲去,虽说被铁链绑住了但他的手指仍可以活动,他就像是变魔术一般,一个不注意手里就多出了十来张符箓,用力一扔便布置在了王浩冲来的路上,火焰、冰冻、雷电......各种不同的效果从符箓中爆发,王浩虽是应付了这些符箓但抵达吴雨泽面前时已经是伤痕累累。

王浩高高举起镰刀,像是死神在宣判吴雨泽的死亡一般,“该结束了!”

吴雨泽语气异常平淡,“是啊,该结束了。”

伴随着镰刀落下一股鲜血已经浸染了漆黑的地面。

“这......这怎么可能......”王浩捂着肚子上的伤口一下跪倒在了地上,“我明明已经这么强大了,却还是输了......”

吴雨泽背后落下一张符箓活动了一下手臂说道:“决定战斗成败的可不光是力量。”

看着从吴雨泽背后落下的符箓王文乐陷入了兴奋状态,“那是!那是传说中可以反射敌方攻击的反击符!”紧接着王文乐又摇了摇孟华的肩膀问道:“孟大哥,你那队员究竟是什么人啊,居然能够使用反击符!”

“你们也看见了那孩子可以凭空生成符箓,而这也多亏了他的体质——天咒体。”

王文乐大惊失色,“天咒体!那可是万年一遇的圣体!!!”

说罢周围突然产生一阵剧烈的摇晃,随后周围漆黑的结界开始急速压缩,不到三秒偌大的结界就已经压缩成了一个小球,而当众人再把注意力放回王浩身上时他却连着苏琴不知道去往了何方。

等到一切结束后苏流拉上王文乐就想要前往医院然而王文乐却表示自己还想跟吴雨泽说几句话,最终只能自己一人前往医院。

一走进父母的病房看在躺在病床上醒来的父母苏流就忍不住扑了过去。

“爸、妈,你们可要吓死我了!”

一脸懵的苏威和杨小丽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他们记忆中只记得苏琴割断了她的手腕然后自己就晕过去了,毫不知情的两人问道:“你姑姑如何了?她没事吧。”

苏流这才反应过来父母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得编了一个谎话称苏琴没能抢救过来已经死了。

之后的几天苏流一家人又去奶奶家住了一段时间,大概一星期后终于回到了天河市。

苏流本以为回到天河市的第一个早上能睡上懒觉,谁知一大早一通电话就打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