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困住她的盛夏 >  第三十八章 毕业照

“第一件事情是明天要拍毕业照,个别今天没穿校服的同学,明天一定要穿。第二件事情,等会儿班长组织一下,大家在班旗上签写好自己的名字,明天大课间的时候,学校将会统一收回。”

话落,班长朝着教室后门走去。鲜艳的班旗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红艳,最上面“高三C部一班”几个大字,看的林清梦眼眶有些涩涩的。

虽然他们是复读生;他们相处的时间不到一年;他们有的人也曾互相看不顺眼过,但离别的伤感还是如约而至。

低沉的气氛,渐渐的笼罩着整个教室。大家都低头不语,若有所思。

“从最外面这一排开始,大家有序的排队,不要挤。”班长站在门口维持着秩序。

接过前面的同学递给自己的记号笔,林清梦朝着那面班旗走了过去。仅不到一会儿的时间,班旗上就已经密密麻麻的签上了许多的名字。

她并没有着急签,扫视一眼找寻着许温的名字,最后把自己的名字整整齐齐的写在他的下面。

林清梦签名的时间花费的比其他人久一些,因为她不仅写了自己的名字,还将林晨的名字也写了上去。

自从林晨走后,曾经的五人组明显少了之前的欢乐气氛。虽然大家不说,却也心有灵犀般的再也没有提过林晨这个名字。

恍惚之间,她似是从来没有来过。

林清梦也曾给林晨发过几次消息,最开始的事后,她还会给自己回消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消息变得石沉大海没有回应。

望着那两个字,林清梦片刻的失神。

“同学,你用完了可以给我了?”瞧见林清梦一动不动的样子,身后的同学忍不住开口。

“不好意思。”她抱歉的将手中的笔递了过去。

从早饭开始,圆梦楼下便聚集不少的人群,来来往往的同学们不时的停下脚步。彼时骄阳似火,就像当时的他们一样。

“没想到这么快又要毕业了。”张碧倩目见正在准备拍照片的班级,感慨万千。

“是啊,又要毕业了。”林清梦轻声的嘀咕了句。

“你说什么。”声音有些小以至于张碧倩都没有听清楚。

“没什么,我们先回教室吧,看这样子轮到我们班应该还得一会儿。”林清梦说着。

抬眼看去,拍照的架子才刚刚搭好,一旁的老师忙碌的聚集着他们班的同学们。

两人转身上了楼,教室里的人不多。大家都有条不紊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满心期待着毕业照。

“恭喜你,要毕业了。”许温见林清梦回来了,说了句。

“你也是。”

要说刚刚林清梦还只是有一点点的伤感,此时离愁瞬间到达了**。明明还未分别,她都这么难受,不知正式毕业那天会是怎样。

整座楼满是杂乱与喧嚣,走廊上没了往日的嬉戏打闹,大家都趴在阳台上朝着楼下望去。

教室里的沉闷压的林清梦有些喘不过来气,她走出教室,站在走廊外,眺望远处的楼层。

翠绿的枝叶没了往日的张扬,大多都耷拉着脑袋,给这毕业的氛围增添不少伤感。

“我们现在可以下去了。”班长气喘吁吁的跑进来。话刚落,大家就蜂拥而出。

又是一年夏天,又是一个毕业季。

大家匆匆找着最佳站位,站在人群之外的林清梦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清梦,这。”张碧倩朝着林清梦挥挥手。

一阵欢声笑语,在摄影师的一声“茄子”下戛然而止。匆匆的校园时光,在这一刻定格。

“好了,下一个班。”众人迅速的离开,为下一个班让位置。

观察着四周才发现,原来只有他们一个班穿的是校服,一片火红在人群中十分的显眼。

时光转瞬即逝,恍惚间来到高考前一天。

早自习的铃声如约响起,同学们紧张的收拾着教室。有人接水;有人擦窗户;有人拖地。大家都分工明确,井然有序。

“班长,后面的桌子放不下了,怎么办。”

“放外面,放外面。”

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场面十分的热闹。

由于他们教室要做高考考场,教室里的书必须清空。窥见桌下堆积的那些书,林清梦的脑仁疼了起来。

“不好意思,可以搬一下?我要洒水。”

“我这就搬走。”她急忙摞动着自己的东西。

一眼扫去,周围没有任何可以放的地方,无奈只得暂时先将座位上的书全部搬到走廊放着,之后再想办法搬回宿舍了。

“我帮你搬。”林清梦还没来得及拒绝,许温就已经接了过去。

察觉某人忙碌的背影,林清梦忙搬起另一摞书跟了上去。

朝阳穿过玻璃,映射在水泥地上,偶尔遗失的光芒,穿过门缝照在林清梦的脸上。微弱的阳光下,一片金黄印了上来。

推门而出,“你帮我放在走廊上就可以了。”林清梦急促的说着。

“你不搬回宿舍?”手上仍旧拿着那些书,目光却朝着林清梦投来。

“我晚点再搬回去。”

“现在搬吧。”瞥见教室里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许温建议。

“我自己就可以。”林清梦放下自己手中的东西,伸手想要接过许温手上的书。

那人却没给她一点儿机会,抱着书朝着楼梯走去。见状,林清梦急忙跟了上去。

不少人也正在搬书,宽广的楼道即使人来人往也不显拥挤。

校园里早已没了高一高二同学们的身影,绿荫大道上,人们有说有笑的走着。本该紧张的时刻,如今看起来似是异常的轻松。

两人来到女生宿舍楼下时,林清梦准备接过许温手中的书。她想要将两堆合并,一下子一起拿上去。

许温阻止着林清梦的想法,但她仍旧坚持不已。

书本长时间的压迫,导致林清梦的胳膊有些颤抖。在双层重物的挤压下,她的胳膊终于承受不住,弯了下去。顷刻之间,书本散落一地。

林清梦还没来得及弯下腰,许温快她一步。

“你怎么这么倔。”边收拾这东西,边说着。

看在他送自己的份上,林清梦忍住没有会怼他,但心里还是抱怨了句:难道你就不倔?

几分钟后,东西总算是收拾好啦。

“要不你将书放在这里,我等会儿再下来拿。”见他一直看在这里不太好,林清梦委婉的说着。

“没事,你现在上去吧,我等你。”林清梦想要拒绝,还没开口,就见得他眼中的坚定。

林清梦走的很快,两分钟不到她就下来了。

宿舍铁门外,许温抱着书安静的站在原地,眼睛一直看向远方,远远看去俨然一道独特的风景。

“给我吧。”伸手接了过来,“你先回去吧。”

“你在宿舍收拾东西不?”

“不收拾。”林清梦有些没懂,但还是乖乖的回答。

“哦。”她已经许温这是同意了自己的话,没多想就又回了宿舍。

林清梦本想放下书就走,可是当看到那堆杂乱的宛如一个小垃圾堆时,她的强迫症又犯了。

收拾书本之余,林清梦顺带还将自己的小床给收拾了下。

“清梦,许温是和你一起过来的?”才进门的室友注意到林清梦在收拾东西,不经意的问了句。

“啊,怎么?”林清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每次反射弧都可以这么长。

“我刚才出去的时候,他就在外面站着,回来的时候他还在。”

听清室友说的什么后,林清梦没来得及回答,已经跑出门去。

大门外,果不其然某人还在。“你不是回去了?”

“等你。”

“这么大的太阳,你在这站着,你是不是傻。”林清梦有些心疼的埋怨着。

见她这副愤怒的模样,许温像是没听见般,笑着望向面前的人。

“你傻了。”

“不是。”林清梦问一句,他答一句。

只不过每次都是两个字两个字的往外蹦,林清梦被气的有些无语到。自己现在是在生气,他就不能暂时不这么傲娇?

“你收拾完了?”注意着林清梦朝着教室的方向走,许温来句。

林清梦正在气头上,才不想理他,继续走着。

明明来的时候,两人还和和气气的,结果半小时不到,又变成了这样。

许温一脸无辜的看着林清梦的背影,心里暗想:女生可真难懂。

两人刚刚虽说是搬了不少的书,但林清梦仍旧没有搬完,还有一点不过不多。

刚到五楼,一人正朝着她的书本上泼水。

林清梦一个疾步跑了过去,姜康没想到她会出现,看见她的那刻,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不过还是及时的反应了过来。

如果那人是不小心泼到上面的话,林清梦根本不会发火。可是自己明明白白的看到他是故意的,本就不爽的她说话更加口无遮掩起来,“你有病吧。”

“嘴巴放干净点。”要说前一秒姜康还有些心虚,那个当林清梦骂他的时候,心中的异样立刻不见了,他说着时还推了林清梦一下。

许温跟在林清梦的后面上的楼,等到他发现的时候,两人已经推搡了起来。

两人的争吵声吸引不少的同学们,大家乌压压一片挤在走廊上。

闻声,姜康的几个朋友簇挤到两人的身边,其中包括孟子怡。

就这样,一阵压迫感朝着林清梦袭来。

望着那些恶狠狠的嘴脸,林清梦有些害怕,可她还是强忍着恐惧,强硬的和他们对峙。“道歉。”

“我就不道歉,你能把我怎么样。”

真的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明明自己做错了,此时竟然还能理直气壮的耍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