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巨力传来,随即便是一阵灼热感传来,伏羲差点将琴扔掉。

看着伏羲被元鹿一枪砸倒在地,女娲大急,赶忙御使五灵珠向元鹿打去,伏羲落地之后,也是不敢停顿,即使受了伤,也是赶忙起身,准备使出自己的阴阳琴道神通,帮女娲对敌。

元鹿见状,却是眼前一亮,暗道一声来的正好。

只见元鹿面对两人的夹击毫不惊慌,五灵珠眼看就要砸在元鹿的身上,女娲还来不及高兴,就见元鹿的身后一道七色神光掠过,将她和伏羲全都笼罩其中。

“收!”

随着元鹿的一声大喝,不管是女娲手中的五灵珠还是伏羲手中的阴阳琴都是瞬间脱手,被七色神光收了去。

伏羲女娲见状大惊,赶忙后退。

元鹿暗道一声可惜,这还是七色神光第一次建功,女娲的五灵珠位属五行,伏羲的阴阳琴位属阴阳,可以说是被元鹿的七色神光天克。

可惜,女娲和伏羲的元神修为都要高于元鹿,七色神光封禁灵力的效果不能发挥出来,不然的话,战斗已经结束了。

没了趁手兵器,伏羲和女娲心神大乱。

元鹿自然是不会放弃如此良机,炎魔枪一挺,便是向着伏羲刺去。

伏羲一身修为神通,都在阵道和琴上,如今琴丢了,一时之间竟是不知如何应对。

“兄长,阵法!”

伏羲闻言蓦然惊醒,大阵一转,元鹿便是感觉变得迷蒙一片,不见伏羲和女娲的身影。

元鹿却也不着急,刚才出来,他就看过伏羲布下的大阵,许是时间太短,或是对自己的实力太自信,大阵竟然主要是以遮蔽异象和封困为主,根本没有杀伐之力。

“啪!”

一声脆响在元鹿之前站的位置炸响,而元鹿似乎是有所感应,竟然先一步闪开了。

女娲!

元鹿看清了出手的是女娲,手里一根鞭子,应该也是先天灵宝,威力不俗。

接下来的时间里,伏羲和女娲竟是借助阵法之便,以迷雾之能,展开了对元鹿的猎杀。

只是元鹿每每都能先一步闪开,让二人焦躁不已。

嗯!危险!

元鹿之所以能够提前闪开,是因为周身有混沌之火虚影环绕,每每女娲和伏羲的攻击临近,都会有所感应,及时闪开,不过之前二人都是分开攻击,如今竟然是合力攻来,似乎还用了什么了不得的神通。

元鹿不敢大意,离地焰光旗的防护之能开到最大,火遁神通骤然展开,直接远离原地。

身后一阵火辣辣的感觉袭来。

“好大的威力!”

即使是闪的快,但是二人的这记神通威力着实不小,竟然还是打到了元鹿。

伤情倒是不厉害,以他现在的肉身,再加上离地焰光旗的守护作用,大罗金仙的神通,只要不闷着头硬受,几乎不会受什么重伤。

“找到了!”

是阵就有阵眼,元鹿入阵以后,便是一直在分析着阵法,设法寻找阵眼,之前被二人追着打,也不还击,就是在阵中游走,寻找阵眼,如今终于找到。

即使只有屏蔽异象,封困之能,对于元鹿来说也是不小得麻烦,就像是刚才,这迷雾虽然没有杀伤力,但是相当于元鹿和二人打就让了一双眼睛,实在是吃亏。

时间一长,必出问题。

“阴阳石!”

元鹿看着眼前的阵眼,竟是以阴阳石为中心,建造的大阵。

阴阳石是阴阳属性的绝顶炼器材料,只有在先天阴阳之属的灵山之中才有产出,如果以其为主材,炼制后天灵宝,是可以炼出极品先天灵宝,当然,技术也得过关。

和阴阳石相仿的还有五行石、雷石等都是不可多得的炼器材料,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功用,比如布阵。

“不好,妹妹,他要破阵,快阻止他。”

元鹿怕伏羲和女娲跑了,伏羲和女娲自然也怕元鹿跑了,布下这个阵法,就是为了防止元鹿跑掉,洪荒这么大,那可是女娲的成道之宝,万一被元鹿带出不周山,他们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找到,即使是刚才元鹿交出那件宝贝,二人也不会放元鹿离开。

山下就是麒麟族,若是被元鹿泄露的行踪,怕是他们二人就得搬家了,不周山虽大,麒麟族若是真找,也不是找不到。

更何况阵法一破,打斗声必然引来麒祖窥视,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是以,元鹿必须死!阵法不能破!

眼见二人冲到身前,元鹿面上露出笑容,手上的破阵动作也是一停,身后七色神光再现,“收!”。

女娲手中的鞭子和伏羲手中的剑再次被收走。

炎魔枪出现在手中,元鹿反身便是一击,目标直指伏羲。

“不好!上当了!”

此时醒悟却是迟了,眼见炎魔枪已经是刺在伏羲的身前,女娲再想救已经是晚了,只能继续向元鹿打去,试图围魏救赵。

可是下一秒,女娲就露出了惊恐之色,元鹿竟是硬受她一击,也要攻击伏羲。

轰!

枪尖刺在伏羲胸前,一阵火光爆开,将其的身体都炸开一个大洞。

女娲的攻击也是已经来到,喉头一甜,女娲的下手也不轻啊,不过,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炎魔塔突然出现,径直向着伏羲罩去。

“收!”

伏羲看着头顶的炎魔塔,还来不及起身,就被收了进去。

“兄长!”

女娲见状大惊,手上的攻击更急,元鹿却是炎魔枪回转,向着女娲攻去。

看着状若疯魔的女娲,元鹿反而越打越稳,高手过招,最忌急躁,越急输的也快。

节奏掌控在元鹿的手里,逮住机会,元鹿手中的炎魔枪直接扔出,掷向女娲,女娲急躲,却见又是一道流光砸来。

是盏灯!

灵柩灯砸在女娲的身上,将其直接重伤,寂灭之力侵入体内,使其造化之功大大衰弱,不再像之前那样,受伤之后,迅速恢复。

不过这一击也将女娲打醒了,竟是直接向着阵外闪去,要逃!

元鹿早有准备,阴阳镜在手,一道白光射出,打在女娲的身上。

一个趔蹙,虽然狼狈,却是不像元鹿之前的几次出手,直接倒地。

眼见女娲已经跑出阵外,元鹿也是心里一急,炎魔枪一挑,将布阵的阴阳石挑起,大阵自动消散。

元鹿不敢耽搁,赶忙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