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过帮主大人!”

黄星星高呼一声,屈膝跪下。

其他人有样学样,也高声喊着双膝跪地。

张骥脸上一黑,他一个蓝星人也不兴这一套!

他命令众人起身,并规定:“以后若有外人在的场合可以视情况不用行礼,没有外人的场合躬身行礼即可,帮内若非犯了帮规之外,所有人不可行跪礼。”

“是。”

众人齐声应和。

虽然只有二十余人,但是张骥却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气势在其中。

有了帮规的约束,张骥明白这二十多人已经可以看作是半个自己人了。

为什么是半个?

那是因为玄元界大能太多,若是有人能解除帮规制约,对方就不一定是自己人了。

但是在这小小宁都城,这种大能应该是不存在的。

吩咐大家自由行动,一些比较积极的帮众为表忠心,纷纷端起自己舔的铮亮的碗,出门乞讨去了。

见大家这么积极,张骥不由深感欣慰。

现在天已放晴,趁着天气好多去讨点钱没坏处。

就连他自己都想一鼓作气把等级给升上去。

黄星星也端起碗道:“东家,那我去干活了?”

“去吧去吧。”张骥挥手。

大家都在努力,作为帮主他也得以身作则。

随随便便化了个妆,张骥端起碗出门新找了个十字路口躺着。

雨过天晴,街上的人更多了,跟之前匆匆丢下钱就走不同,这时闲适下来了的人们的同情心比之前泛滥多了。

张骥的伪装技能之下,只要注意到他的人都忍不住觉得这人实在可怜。

没多大会儿,他身边竟然围满了人,新韭菜都挤不进来了!

“好可怜啊……”一个路过的大妈红了眼眶:“看这孩子可怜的,年纪轻轻四肢健全,居然连工作都不肯去找,找了也没人要,只能沦落在路口乞讨,实在太可怜了。”

“孩子。”大妈将两枚蓝贝币放进张骥的碗里:“拿去买点吃的吧。”

“谢谢。”张骥很有礼貌。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的。”

“两枚蓝贝币够干什么,给,这是一枚紫贝币,拿去买半斤血食补补。”一个粗生粗气的虬髯汉子将一枚紫贝币丢进碗里。

张骥张张嘴,千言万语只能化为一声:“谢谢啊……”

这伪装技能未免太强了。

刚刚下雨大家来去匆匆,都没什么交流的,张骥当时只觉得收到的钱多的过分,现在再看刚刚那分明只是毛毛雨!

见张骥躺在那里什么都不用做,路人就纷纷解囊,贝币大把大把的入账,一个路过的闲汉看不下去了。

这闲汉从小缺乏同情心,伪装技能虽然好,他也觉得张骥可怜,可是这个可怜似乎对他不怎么起作用。

他大声喊道:“年纪轻轻游手好闲,不去打份工只会乞讨,有什么好同情的。”

“打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张骥吸了吸鼻子:“只能端个碗勉强生活。”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想试试看伪装技能的力度到底有多大。

本以为自己会被喷,但是没想到被喷的却是别人。

“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冷血人。”正义感爆棚的姑娘呵斥闲汉:“你看他多可怜啊,只能躺在街上乞讨,你却在嘲讽他。”

“就是,这种人就是宁都城之耻。”

看着大家纷纷讨伐闲汉,张骥呆了。

闲汉的心理素质倒是好,别人骂他也不见生气。

他贼兮兮地上下打量着那个同情心爆表的姑娘,目光停留在她圆润的翘臀上:“我也很可怜,四十好几还没媳妇儿,要不你可怜可怜我,跟我回家吧!”

“滚!”

不用姑娘动手,闲汉被好心的众集体人驱走,还狠狠地吃了几拳头。

赶走捣乱的闲汉,大家对着张骥继续挥洒着自己无处安放的同情心。

碗中的钱越来越多,钱堆把碗都淹了,堆成了一座花花绿绿的小山。

张骥在大家的过分热情中,没用多久就听到了一声仙乐。

“职业升级,获得入侵值3点,现有入侵值11/11。”

“入侵值达到10点,获得奖励——华夏美食大全。”

职业升级

初级乞丐

获得技能:铁胃、吸收

下一等级:中级乞丐

经验值:10.5/10000000

张骥看着下一级的经验条直接暴涨一百倍,整个人都有些麻了。

再升一级要讨一千金贝币,这得干到什么时候啊!

乞讨要被这么多人围观,实在是一件考验道德底线和脸皮的苦活儿,张骥有些扛不住。

看着越来越多的围观人群,颇有把这个十字路口堵上了的架势,他感觉到一阵心虚。

只怪伪装技能太好用,大家同情心水漫金山,大方到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小兄弟,看你这样子还没媳妇儿吧?这小可怜,我家闺女长得像我,打小就好看,不如许配给你生崽吧。”豪施一紫贝的虬髯大汉抹了把泪,提出了新的建议,把张骥吓得一个哆嗦。

“去去去,长得像你那就毁了。”把虬髯大汉挤到一边,一名尖嘴大妈道:“我侄女今年三十三,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跟你有夫妻相……”

“我还单身,要不今晚我们就洞……”

大家的同情心已经偏了方向,由送钱改成了送媳妇儿,这可把张骥吓得不轻。

“谢谢各位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叔叔婶子大爷大妈,现在我有钱吃饭了,这就听大家的去找个酒楼补补身子。”

说完这句话,他把面前小山似的贝币一把把拢进了一个装粮的布口袋中,起身就往人群外挤。

“大侄子,把钱败光了记得找大婶子啊。”

“还有你大叔我,可是把你当女婿看的,别客气。”

“小弟弟,你还没有地方住吧,补完身子来姐姐家睡?”

“好好好,下次一定,下次一定。”说完张骥就逃也似的走了,临了还被几个热情的叔伯塞了好几枚黄黄紫紫的贝币。

“这孩子,太有骨气了,居然不等我回家拿钱就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最初给他两蓝贝币的大妈还在兀自嘀咕着。

还好,来之前化了妆了,张骥长舒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