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秘运传说 > 第24章 档案

“废墟图书馆档案,编号7-486,词条:潜欲魔镜。”沃伦特边看边念道。

“违禁品来源:欢愉之藤(已覆灭)。”

“‘灵肉祭祀’的七神器第六件。根据‘欢愉之藤’主祭祀拉尔贡描述,‘潜欲魔镜’诞生于260年前的贵族工匠之手,服务于早期贵族宴会的‘秘密环节’,==已删除==。”

“‘欢愉之藤’的教徒们收集了上百号的体液样本,辅以各类秘仪材料,将这面见证无数欢愉之景的镜子献祭给邪神‘妲那托’,从而将其转化为通往冥河死界的途径之一。”

“关于‘潜欲魔镜’的最后记载,是15年前潘尼西市,李佩公爵府的异常火灾。有目击者证实,这面镜子在火灾后被乔装为警员的不明人员盗取。”

“由于‘欢愉之藤’的教旨核心为‘生命’,目前追踪的主要方向为‘丧钟教会’、‘迦蓝之棺’和‘青藤学派’。”

“危险程度:7级违禁品。(仅推测,待验证)”

“应对说明:未知。”

“记录者:罗兰。”

……

看完这份档案的内容,罗威和沃伦特同时陷入了沉默。

沃伦特是在后怕:他只是一名三级巫师,通常情况而言,面对这种级别的“违禁品”,不能说九死一生,只能说必死无疑。

如果不是罗威莫名其妙地弄碎了这面镜子,自己说不定刚刚踏进庄园别墅,就已经凉了。

罗威则是陷入了巨大的震惊。

按照这份档案描述,自己稀里糊涂进去的那个地方,叫做“冥河死界”。

说人话就是,地狱。

如果猜得不错,档案中提到的邪神“妲那托”,就是自己看到的,那个巨大的存在。

“所以……我是去阴间逛了一圈,又回来了?”

罗威越想越觉得离谱。这是什么孙悟空剧情……

他越发地怀疑:

自己到底是怎么在那种情况下活下来的?

那时的幻境,真的是在用“圣杯”吸取冥河的水?

冥河的水到底又是什么东西?

自己会不会被邪神给污染了?

……

如果不是有两位巫师站在身边,他现在恨不得原地躺下,进入幻境之中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个词条要失效了。”

埃文在旁边开口道:“我们试过了许多方法,那面镜子完全失去了所有魔法特性。如果不出意外,等废墟图书馆再来人的时候,这份档案就会更新为‘已损毁’。”

罗威咽了口唾沫。

自己是不是闯祸了……好像搞坏了一个蛮重要的东西。

埃文似乎感受到了罗威的心虚,转头看了他一眼:“对于违禁品而言,损毁不需要担责。”

“那就好。”罗威舒了口气。

“但你的问题不在这里。”埃文紧接着说的话,让他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如果仅有一次还可以被称为偶然,但你已经连续数次被卷入恶性的事件,并且无一例外‘侥幸逃生’。”

埃文盯着罗威的眼睛,非常严肃地说道:“现在,我不得不将你视为某种威胁性的存在。”

“我的哥,可我只是个身无分文的麻瓜。”罗威委屈道。

“这才是让人无法理解的地方!”沃伦特叫起来,“你想想你自己吧!从你‘偶然’得到了某个咒语开始!”

“因为你发现的咒语,一位四级巫师莫名其妙死在了下水道里。”

“然后你决定在下午出门,去劳伦斯家一趟,又‘偶然’撞见了丧钟教会的教徒,我差点把命都搭进去,还赔进去了一个月的工资!”

“再然后,你又‘偶然’发明了个什么占卜工具,然后就受邀去了梅德维尔庄园。恰巧某位贵族小姐,从不知道什么途径,‘偶然’得到了这个物品,被你‘偶然’地撞见,但是你又活下来了!”

“你不觉得这里面的‘偶然’太多了点吗?”

沃伦特剧烈地喘了几口气,总结道:“从我认识你到现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我遇到的离谱的事情,比过去二十年的经历都多!”

罗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你过去二十年,活得也挺乏味的?”

“你?!——”

沃伦特忍不住想要掏出魔杖,物理胖揍这个表情非常欠打的人。

但罗威心里也暗暗觉得,确实离谱了点。自己仿佛就像是前世动漫里的某位死神小学生,走到哪,那就有重大案件发生。

“我不会是步了某周姓穷神的后尘,被什么封印物给‘合理化’安排了吧?”罗威忍不住自我吐槽,“这种情节读者看过一遍,就会觉得不新鲜了。”

“这个世界上难以解释的事情非常多。”埃文沉声说道,“所以我们其实有充足的理由怀疑,你是否因为当初劳伦斯的那段咒语,而成为了某种‘会引发灾厄’的特殊体质。”

“哦,对了。”

罗威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劳伦斯先生的遗体,你们后来怎么处理了?”

“问这个干什么?”埃文皱起眉头。

“就是想知道。”

男人揉了揉太阳穴回想了一下,回答道:“如果记得不错,劳伦斯的遗体在确认遭受魔法反噬死亡后,就被送去火化了。”

罗威有些惊讶:“没别的发现?”

“他是在一瞬间死亡的,遗体的各类特征已经非常明显,我们并没有办法获取更多信息。”沃伦特开口说道。

看样子,他们是真的没有看到劳伦斯左臂上那个“镰刀骷髅”的印记。罗威也是在见到这份档案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有这么一茬。

他想了想,决定如实开口:“你们没有注意到吗,劳伦斯先生的左臂上,有个钟表、镰刀和骷髅的青黑色标记。”

埃文、沃伦特:“?!”

“……看来确实。”罗威摇了摇头,“我觉得,你们有机会的话,可以雇一名专业的法医。”

“队长,这……”沃伦特缩了缩脖子。

“确实是疏漏。”

埃文虽然脸上有点挂不住。

他确实一向都不太擅长查案,当初检查完就火化,命令也是他亲自下的。

“咳咳。”

埃文干咳一声,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本子,来回翻了翻,找到其中一页。

“你说的是不是这个标记?”

罗威看过去,纸页上展示的正是那个熟悉的标记。

“对对对,就这个。”

“以撒,去调劳伦斯的档案,我要重新梳理一遍!”埃文收起本子。

“那今晚的加班……?”

“调完档案回来,继续做记录!艾丽莎她们一会儿就到!”埃文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沃伦特哀号一声,委委屈屈地离开了。

罗威在旁边默默看着,心有戚戚。果然这个世界的职场也是一样,新人总是吃最多的苦,加最多的班……

他清了清嗓子,小声问面前的男人:“那个,队长。我今晚还能正常回家吗?”

“可以,但不是现在。”埃文看了他一眼,“等米娅回来,她会负责继续监视你的行动。”

“麻烦会计师小姐不太好吧?”

“没别的人了。克莱门斯兄妹还在别墅做善后工作。”埃文将那本档案重新夹在腋下,“或者,我不介意你在安全署的休息室里睡一晚。”

“我的妹妹会很介意。”罗威严正拒绝。

埃文没说话,转身离开了审讯室,并且顺手从外面将门锁上。

罗威叹了口气,坐回了椅子上。

“啧……”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进幻境看看。但在这种场合,难保不出什么问题。

“我能不能在幻境里看到现实世界的情况啊……”

他抬头在房间里四处乱看。

这个世界还并没有进入电气时代,摄像头监控这些自然是没有的。

整个屋子的布置,简洁到视线都很难找到聚焦点。

“不然……想办法试试?”

“就一下!两分钟,不行就赶紧出来。”

罗威心里猴急,表面上却装作困了的样子,趴在了审讯室的桌面上。

他聚精会神,口中无声地念道: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