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只念半生 > 第六十一章 首笔投资

一转眼,沈佩已经在家里的印刷厂工作了一年之久。

刚去的时候,下车间、跑纸商、学报价,把印刷的流程摸了个遍。基础工作熟悉以后,刘敏便带着她谈业务,把她当成小助理使唤。

忘掉陈耳东有多难,沈佩没有评估过,或者说,她压根就没有忘掉他的打算,任由自己的伤口永远无法愈合,因为只要伤口还在,这段记忆就不会消退。

沈佩用一年的空窗期给这段感情给予了最大的尊重,而陈耳东却已有了新欢。

若要论男人和女人对于感情的态度,女人通常会更加纯粹,而男人因其下半身的不安分,本能往往会超越情感本身,陈耳东正是如此。

又是一夜**,陈耳东沉溺在韩卿瑜的香闺,对其他事情意兴阑珊,包括和唐野的合作。

他只想把韩卿瑜困在床榻,脚不沾地。

韩卿瑜几次催促,他才极不情愿的起了床。韩卿瑜对此颇有微词,一个大男人怎能如此忸怩?

都说同居是检验彼此恶习的试剂,这才在一起几天,她眼中的陈耳东已和之前有了不同。可她也不愿意蓄意的去发掘对方的缺点,只是庆幸自己提前给陈耳东打过招呼,不许天天住在一起。

吃过韩卿瑜做的早餐,陈耳东没精打采的来到了公司。

林大器说终于轮到他变软脚虾了,陈耳东笑笑不置可否,在林大器的办公室给唐野打了电话,几句废话后切入了正题:

“我们商量了一下,先不急着入股。”

“怎么?还有顾虑?那说好的资金呢?”唐野一下子紧张起来。

“你放心,我这几天就开始走动,不会耽误事情,尽快把这一百万落实了。隔行如隔山,我得先熟悉熟悉业务,熟悉了再入股也不迟,我妈准备买几十万,算是第一笔。”

“你妈多久买?”

“我让她19号来办手续,反正20号分红,她早买这一两天没意义。”

“让她今天就来啊。”唐野忽然显得很着急。

“今天?这么急干嘛?”

“呃,是这样,19号要结算,工作量很大,我怕到时候怠慢了阿姨。”

“那行吧,我跟她说说。”陈耳东觉着唐野有些反常,想起吃饭那晚有客户给他转钱他都不紧不慢,今天怎么了?不过这个念头也仅仅在脑子里过了一下,并未多想。

唐野似乎并不太关心陈耳东暂时不入股的事情,催促他让董玉华下午就去公司办手续,然后挂了电话。

林大器在一旁,诧异的看着陈耳东:“怎么又不入股了?”

“我故意当着你的面给他打的电话,就是让你听听,这是卿瑜给我的建议,他担心如果我们入了股,唐野公司万一出什么问题,我们作为股东会有连带责任,所以,事情我们照做,入股的事缓缓。”

“还是卿瑜考虑的周到,我觉得挺好。”

“不过,事情还是要好好做,既然答应了唐野一百万,那就说到做到,以后这边赚钱了,晓叡父母那关,你也就过了。”

“你有把握吗?一百万?”

“难度肯定有,我妈要拿几十万出来,具体多少还不清楚,剩下的还要想办法。”

陈耳东和林大器做梦都想不到,韩卿瑜的这个建议竟然帮他们日后免除了一个巨大的麻烦。

陈耳东知会了董玉华,说下午带她去办理财手续。董玉华和朋友合伙开了一间信息咨询公司,身为老板的她时间相对自由。陈耳东吃过午饭便开车去接上了她。

陈耳东走后,林大器待在办公室,盘算着资金的事。

当他昨日听说唐野要陈耳东拉一百万时,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件事他做不来,只有陈耳东有这个本事。而且陈耳东既然敢应承,那自是有了对策。

可刚才听他说,这第一笔钱竟是来自他妈,林大器隐约觉着这事并不简单,陈耳东应该有难处。

这和谈广告业务可以不一样,一个是依据市场行情花钱满足宣传刚需的企业,一个是掏现金出来投资的个人,完全是两码事儿。

再者,他们愿意拿钱给唐野理财是基于陈耳东对他的熟悉和了解,可对于外人而言,仅凭一言之词就拿几十万出来,谁也不是傻子。

理财的效果肉眼可见,每月五位数的进账对任何家庭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收益,更何况陈耳东的母亲也已参与其中。

林大器忽然想到,有没有可能让自己的父母也买一些,既能分红,也能减轻陈耳东的压力。

可林清平是为官之人,母亲田文也历来谨小慎微,他若唐突的向父母开口,是否会适得其反?林大器陷入了沉思。

来到鑫裕投资,董玉华和其他第一次来的人一样,被规模如此宏大的办公环境所折服,唐野把她迎进自己的办公室,亲自端茶倒水,好不热情。

“小唐,你跟小东差不多年纪吧,太能干了吧!这么大间公司。小东,好好跟人学学。”董玉华是由衷的欣赏唐野。

“阿姨,您太客气了,我有很多地方都还要跟小东学呢。”陈耳东听着别扭,心想唐野真是油嘴滑舌。

“你这孩子真谦虚,你之前给我说的股票啊,真是神了,阿姨也不能老白吃白拿的啊,所以今天来买你的理财了,以后还得拜托唐总多多带我发财啊。”董玉华乐开了花,就跟分红已经到手了似的。

“阿姨,您还有所不知吧,小东马上就是我们公司的股东了,以后公司就是您自家的了,欢迎您随时来指导工作。”

“啊?真的吗?小东,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啊?”董玉华惊讶的拽了拽陈耳东的衣服。

“妈,你别听他胡说,只是有这个打算,八字还没一撇呢。”陈耳东瞪了唐野一眼,怪他多嘴。

“好事儿啊!我儿子要是是这么大一家公司的老板,我睡着了都得笑醒!你还打算什么呢?早点跟人小唐一起干啊!”董玉华激动不已。

“好啦好啦,你别操心了,快把手续办了,我送你回公司,我下午还有事儿呢。”

董玉华买了三十万,她说最近手里的现金只有这么多,过段时间再买三十万,因为其他的钱都分散在股市和银行理财,股市有多少,理财有多少,几句话就把家底漏了一地。

她本就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从来不长心眼,又听闻陈耳东即将成为鑫裕投资的老板之一,更是毫不避讳。

有了这三十万,距离唐野定下的目标还差七十万,陈耳东心里虽有人选,可并无太大的把握。

临近下班,冯妙告诉唐野晚上不来找他了,她要去谷晓叡家吃饭,唐野说:“老婆,吃饭的时候别忘了在晓叡爸妈面前多说点林大器的好话,他马上就是我公司的股东了,你把我公司的情况也说说,让他们知道林大器在我这里前途一片光明,以后晓叡跟着他肯定不会受苦的。”

“老公,你真好,我先替晓叡谢谢你,啵。”唐野和冯妙在一起没几天,唐野就称呼她为老婆,冯妙为此激动了一晚。

冯妙家境和谷晓叡相仿,谷国礼和邱惠对冯妙自然多了几分喜爱,而家境普通的太阳,则不太受待见。

晚上的小型家宴,邱惠只让谷晓叡叫上了冯妙,谷晓叡也担心太阳来了会被父母区别对待,所以没有吭声。

许久未见冯妙,邱惠关切的问道:“妙妙,听说你男朋友很能干哟,下次记得带上给阿姨看看。”

“就是,妙妙,你劝劝你的好姐妹,让她好好跟你学学找男朋友的眼光。”谷国礼说道。

谷晓叡脸色一沉,正要发作,冯妙捏了捏她的手:“叔叔阿姨,晓叡眼光不错啊,她男朋友做设计很厉害的,前几天我都才知道,有一家很出名的餐厅就是他设计的。”冯妙谨记唐野的嘱托。

“哼,设计做得好有什么用?你男朋友股市上随便搞几下,比他一年都挣得多。”谷国礼可听不进去。

“行业不一样嘛,不过林大器马上就是我男朋友公司的老板之一了,他们合伙了。”

“啊?他们认识?”谷国礼不太清楚这其中的关系。

“叔叔你还不知道啊,我男朋友就是通过晓叡他男朋友认识的,他们是好哥们,现在又要在一起开公司了。”

“哦,原来是这样,叡叡,你那个林大器还会做金融?”谷国礼将信将疑。

“反正他在你眼里啥都不会,你就别问我了。”谷晓叡明显是在置气。

“那还不错啊,老谷,你可不能拿老眼光看人啊,小林还年轻,别老想着上次吃饭的事,年轻人不就是一边学习一边成长嘛。”

邱惠趁机帮林大器说上了一嘴,那天答应谷晓叡做谷国礼的工作之后,最近没少在谷国礼面前念叨。

谷国礼没再接话,寻思着林大器的事,难不成这小子开窍了?

说完林大器,冯妙当然少不了夸唐野,甚至还添油加醋的把鑫裕投资给吹上了天,谷国礼聚精会神的听着,虽没有表态,但他的神情变化却有了明显的改善,谷晓叡留意到,心里暗暗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