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世家 > 第63章 无责任番外

奇《书》铺小说 qishupu,最快更新世家 !

春风沉醉的夜晚,空气中带着不知名的香味。宋如我喝了少许红酒,脸颊带了些粉色,平常清明无比的大眼睛这会儿显得雾气浓浓。

桌上是丰盛的法餐,二十八层的旋转餐厅,只有他们两个人,从这种高度往下望,几乎能看见整个布桑。一切都在他们脚下,而盛从肃的眼里,只看得到宋如我。

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两个人只是心血来潮地不想在家里吃饭,于是跑到这里来用餐。用别人的话来说,就是:有钱,任性。

将盛泱安顿好之后就出来,说走就走。而今天宋如我喝得有些小醉。其实平常她很少在盛从肃面前喝酒,更别说喝醉。她喝醉之后与平常有些不一样,大概脑子比较兴奋,话也比较多。

宋如我看着盛从肃这闷声不响只知道喝酒的样子,觉得十分不满,于是抱怨他道:“盛七,你太过无趣,也难怪我不喜欢你。”

盛从肃抬起头来,终于知道答话了:“我怎么无趣了?”

“太无聊,一句话都不说。你就不会讲个笑话么。”

盛从肃听她这话,想了一下,竟然真的开口讲起了笑话:“从前,有个小孩子叫小明。他对他爸爸说好冷啊。他爸爸说那你站到墙角去。小明问为什么?”

宋如我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他,似乎很想听下去的样子,甚至还支着脑袋侧着身子问:“为什么呀?”

盛从肃笑眯眯地说道:“因为墙角有九十度呀。”

宋如我一愣,然后笑了笑说道:“好冷。”

盛从肃摊摊手:“那你来说一个。”

宋如我当即一笑,立刻说道:“还是小明的故事。有一天,小明问他奶奶,奶奶我是不是傻孩子啊?他奶奶说,傻孩子,你怎么可能是傻孩子呢?”

宋如我说完,立刻笑得直不起身来,旋转餐厅里都是她清脆的笑声。而盛从肃,则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怎么样,秒杀你吧?”

盛从肃心里道,才不是。可是嘴上却十分配合:“你最厉害了。”

宋如我趁着高兴于是又喝进去了一大杯红酒,这会儿酒意上涌,天花板都开始旋转了,她立刻站起来,一字一顿地说:“我要跳舞。”

盛从肃“啊”了一声,宋如我十分明确地说:“我就要在这里跳。”说罢,就立刻脱了高跟鞋,当即起了一个芭蕾舞范儿。

盛从肃吓了一跳,这才知道恐怕人事喝大发了。立刻从座位上弹起来,连忙一把将人抱了满怀。

“你干嘛!我要跳舞!你怎么这么讨厌!”

“是是是,我讨厌讨厌。但是我带你去其他地方跳舞好不好?”

“去哪里?我才不要跟你走。你是坏人。”

盛从肃只能哄她:“我怎么是坏人啦?你看我今天带你来吃饭,你不是很开心么?我是泱泱爸爸呀,怎么会是坏人呢?”

宋如我从盛从肃的怀里抬起头来,伸出双手捧住他的脸,仔仔细细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就是你,你就是坏人,你每天都欺负我。”

喝醉酒的时候,能说出来的醉话很多时候真的是酒后吐真言。可是盛从肃感到很冤枉:“你怎么欺负你了呢。”他默默嘀咕,只能先将醉鬼带回家。

宋如我一路哼哼,直到了车上才安静点,乖乖地在盛从肃的怀中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躺好睡觉。司机一路都将车开得很平稳,到了别墅门口,盛从肃又只能背着醉鬼回家。

星空正好,璀璨的夜幕,带着温柔湿气的夜风徐徐吹来,宋如我微微动了动,呼吸就在盛从肃的耳边,十分十分地近。

她突然喊了一声:“盛从肃!”

他浑身一个机灵,然后就听到她低低的声音:“你这个大混蛋。大混蛋。”

她骂过了他,这才又安安心心地睡过去。盛从肃用力托着这个醉鬼一路回去,一直将人放在了床上。

这会儿是晚上九点钟,别墅区里已经十分安静,只有秒针在走动的声音。盛从肃站在宋如我的床前,看到这醉鬼忽然间醒了过来,一双眼睛晶亮晶亮,就像是今夜璀璨的星辰。

盛从肃心里面有些慌,也不知道在慌什么。宋如我皱了皱眉头,说了一声:“口渴。”

“啊?好的,我去给你拿。”他立刻转身倒水,连忙端到她面前,可没想到,不知怎么的,这一杯水宋如我还没喝上呢,就尽数洒在了她的胸前。

薄薄的衣物湿了一大片,若有似无的曲线忽明忽暗,有一股暗香忽然传过来。宋如我愣了片刻,“嗖”一下就缩回了自己的手,她连忙掀开了被子,逃跑一样:“我去洗澡。”

盛从肃看她像只兔子一样的背影,手心里居然开始冒汗。

等她洗完澡出来,她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裙,露出肩膀和锁骨。盛从肃看她一步一步走近自己的身边,脸上还是带着热气的潮红。

他终于和她的距离不过几十公分,终于站在了一起。他低下头,立刻吻住了她。他撬开她的唇齿,在初始的几分钟浅尝辄止之后,立刻攻城掠地,甚至带着些凶狠,就像要把她吞进肚子里一样。

他一路揽过来,将她带到床边。他们脱掉对方的衣物,盛从肃亲吻着她,从嘴唇流连忘返开始一直到小腿上的每一块肌肤。

宋如我浑身战栗,她觉得自己就像是汪洋里一块浮萍,不停地在飘不停地在动。浮浮沉沉之间,她又觉得自己快要溺毙在无边情海之中。

他终于进入了她,火热的身躯相贴,两个人都闷哼一声,喘着粗气。他又开始吻她,手指却一点一点攻城掠地触碰着她无比敏感的地带。

“嗯……啊……”宋如我眉头深深皱起来,她不知道竟然是这样子的感受,不知道自己竟然失控到这一个地步。

他开始加速,力道更猛,一下一下用力撞击。他的吻带着不容退却坚定无比的力道,他的身体滚烫着她胸膛。

灵魂在某一个时空相遇,碰撞出激烈的火光。

他要了她一遍,两人俱到了顶峰。完事之后,脸上都是一片潮红,宋如我只能累趴在他的胸前。盛从肃亲了亲她的脸颊,将她再一次抱进浴室。

温热的水包围着他们,有着这样的帮助,他们的第二次更加契合。他几乎抵到她最深层的地方,宋如我紧闭着眼,软趴趴地靠在盛从肃的肩膀之上,哼哼唧唧地道:“你轻点儿。”

水面泛起一圈又一圈涟漪,盛从肃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小我,我爱你,我只要你。”

耳鬓厮磨总会食髓知味,开了荤之后盛从肃岂能就这么简单地放过宋如我。更何况今天喝了酒之后,配合得不可思议的宋如我?

地方从床上到浴室到地毯在到房间内的梳妆台。空气中充满着他们的气味,最后宋如我实在受不住了,声音软绵绵地求他:“好了嘛,不要了,好不好?”

盛从肃这才放过了她,他将她抱在怀中,两个人洗了个安稳澡,然后直接睡在了另一间卧室里。

第二天两人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盛从肃先一步醒过来,对着睡眼迷离的宋如我喊:“早安。”

后来,两人的儿子盛宣出生。盛泱不再是一个独生子女,小丫头喜欢嫉妒这个不大说话的漂亮弟弟,她常常说:“好不公平啊,盛宣还不到两岁呢,又是个男孩子,为什么眼睫毛那么长。我们是同一个爸妈啊,为什么他的比我的长那么多。”

盛宣开始会说话,眉眼之间十分像盛从肃,可是小小年纪气势却比他爸爸还要强。他甚至能一个眼神杀给盛泱,意思是说:“哪来的蠢小孩?”

盛泱自然不跟他计较,她觉得不就是一个小屁孩么?

盛从肃开始在家里当起全能好老公,宋如我放弃国外药企工作,开始全职写作。夫妻俩闲暇时候喜欢在厨房里研究菜色,当然了有时候十分成功,有时候就是黑暗料理。盛泱是咋咋呼呼十分诚实的小孩,在看到实在无法下咽的食物时候,刚想要控诉,没想到自己的小弟弟竟然一口吞下,吐字清晰地说:“好吃。”

那时候盛宣才四岁多,盛泱想,小小年纪不得了啊,盛家后继有人啊。于是她专心致志其他事业,完全抛弃了数理化。

有一天盛泱听到墙角,盛从肃在跟宋如我商量:“小我,我们要不要再要一个孩子?”

两个人在咬耳朵,盛泱看到自己妈妈立刻红了脸,就像是枝头的桃花。小姑娘连忙转过了头,哎呀,真是羞死人了。

(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