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搁浅 > 第9章 傲

男人简单地打理过后,当即变回原先衣冠楚楚的模样,身体里的药性似乎已经散了,除了眉宇间未褪的薄红,完全看不出有过失控。

“待会儿坐我的车。”他淡淡提议。

慕汐捏着皱巴巴的裙摆,咽下了婉拒的话语。

半小时后,香槟色的迈巴赫停在路边。

“谢谢迟总送我一程。”

慕汐微微侧过身,正准备一鼓作气说出酝酿了一路的话,一张银行卡出现在眼前。

“这里是五百万。”

她听着这个数目,不自觉地吞了下口水。

“两点,第一,随叫随到,第二,关系存续期间,不允许再跟别人。”

要求既简单又合理,何况对方还有着那么好的自身条件,要是换作其他人,恐怕早就欢天喜地的答应了。

可对于慕汐来说,却是唯恐不及的晴天霹雳。

望着隐于暗色中的清俊轮廓,一时间,她简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时过境迁,角色对换。

或许,这就是报应吧。

“抱歉。”慕汐挺直脊背,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下巴微微抬起,脖颈纤长而优雅,她朗声道,“三点,第一,感谢您上次的光顾,帮我度过难关,第二,我有能力养活自己,不需要承接这种长期业务,第三……珍惜眼前人吧,有些东西,不是金钱能换来的。”

说完这番冠冕堂皇的话后,她从身旁鼓鼓囊囊的双肩包里掏出本便利贴,匆匆写下一串数字,拍在中间的扶手箱上。

“这是银行账号,直接打款就可以,今晚的事,权当是答谢,但没有下次了,您受过高等教育,相信不会再知法犯法。”

“迟先生,再见。”

慕汐裹紧身上的外套,顶着夜风,一步一步往深巷里的筒子楼走去。

老旧的灯泡一闪一闪,断断续续地照亮脚下的路,也照出了她眼中隐忍的倔强。

再也不要见了,拜托。

“迟总?”

直到话筒里传出前方司机犹豫的声音,黑暗中的人影才动了动。

“回公司。”

“好的。”

司机一点也不意外,毕竟这位新上任的总裁自从接管东寰后,几乎以公司为家。

车窗外,斑驳的光影飞驰而过。

迟邵先拨通了特助的电话:“领几个记者带上相机去304包厢,拍得清楚点,不要浪费了张总的酒。”

手机那头,顾文毅反应迅速:“张泽栋真是狗急跳墙,为了诚创的案子,居然敢在这种场合下药!”忽然想起什么,连忙问道,“迟总您还好么,需不需要我陪您去医院……”

“不用,我已经没事了。”

不等顾特助想明白“已经”一词代表着什么,他挂断了通话。

然后,切入与白思夏的对话框。

上一条,是告诉她,自己在三楼的茶水间。

后面,就没再回复过。

【抱歉,刚刚实在很不舒服,没等到你就先走了】

对面很快善解人意的回道:【没关系啦,是我太慢了,你现在在哪,要不我过去找你?虽然我不会下厨,但煮个醒酒汤还是没问题的】

【不用了,谢谢】

回完这句后,他没再看消息,仰靠向头枕,抬手捏了捏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