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残恋 > 第二卷 盛如夏花 第六章 夹子怪物

残恋第二卷盛如夏花第六章夹子怪物

一周的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稍纵即逝如匹练,抓是抓不住它的。

放了周末的柳凤城,亭午时分告别了夏巫都的一众新朋友,日入黄昏,便已和黎萧、黎帥二人相聚于梧桐村的家中。

”走!逮蝎子走!“

黎萧和黎帥俩人也才刚刚进门不久,手上不仅带了全新的钢镊,还有一款柳凤城从未见过的灯罩儿,没有沉重的电瓶大屁股,反而只简单的挂了两根橡皮绳儿。

黎帥更是夸张的提了一个大油漆桶,可由于自己本就腿短,拎着的大油漆桶时不时的拖动在地上,带起

”刺啦!“

”刺啦!“

的拖拽声,金属的油漆桶剐蹭着水泥地,就像手指甲完美划过黑板,让人心中毛骨悚然,浑身不自在。

”别踏马的给我发出那种声音了!“

柳凤城给俩人切了从水窖里冰出来的大西瓜:”正好,刚切的西瓜,家里最后几个了。赶紧把你的臭手占上!“

黎帥看到递过来的一牙儿西瓜,油漆桶一甩,就跑了过来:”赶紧让我咥一口,热死我了,爽一下,爽一下!“

柳凤城听到这句话,猛地思绪被拉到了那个正午教室,那个她。

”嘿!怎么了?“

意识到自己失神的柳凤城,慌忙打岔:”没啥!没事!怎么样,冰镇西瓜!“

也就说话的功夫,门外响起了柳寿清农用机车的声音,因为是才买不久的新车,没有车子开久了以后才有的发动机磨损,气门间隙扩大而独有的排气管大升浪。

”快,快,快!西瓜,西瓜皮!“

”紧张什么啊,吃个西瓜咋啦,你爸还要打我不成?“

”立秋了好吧,立秋了以后我妈就不让吃西瓜了!“

话音未落,柳凤城的母亲善闵嫣便已经进了家门。一副干净利落的短发村妇模样,便是母亲善闵嫣一直以来在柳凤城心中的印象。

”萧萧、帥帥,你们来找凤城玩啊!“善闵嫣一边放下手上的工具,一边准备推开大门,让柳寿清把车开进来。

”过了立秋了,再吃冰西瓜要拉肚子了!“

善闵嫣有意无意的说着。

”凤城从小身体就不好,经常感冒咳嗽拉肚子!马上天黑了,现在温度也不高了,怎么还切......“

”哎呀,别说了!“柳凤城莫名的烦躁,嘴上毫不客气的大吼道:”走了,走了,别吃了,烦死了!“

说着就一手一边拽着一人,避过开车进门的柳寿清,就要夺门而出,奈何黎萧这家伙半山之躯,差点拽得柳凤城一个踉跄。

最后只气呼呼的提着油漆桶,拽着手上还有半牙儿西瓜的黎帥,出了家门。

停好车子的柳寿清,看着破门而出的儿子,伸手掐着口中吸到尽头的香烟头,脚下踩拧了两下,冒着的青烟便没了生气,随即口中闷气畅快吐出。

“呼!”

这青春期叛逆的男孩子,一般情况下可都是亲老娘,疏老子,他们家可倒好,正好倒了个儿。

”你也少说两句!“说完也没有要追出去的意思,褪下身上薄衫,农户人家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宽厚脊背便展露无遗。

“打些水来,洗一下!”

善闵嫣歪头看着儿子出门的背影,眼中盛涌的怒火下,却裹挟着闪动的朦胧。

这才吃完手中冰西瓜,反应慢了半拍的黎萧,乖巧的放下手中的西瓜皮:“姨,你别生气,我出去教训教训他!”

说完话的黎萧,憨态的跟柳寿清打了招呼,就匆匆追了出去。

直到看着小家伙几人走远,善闵嫣才控制不住的抱怨了起来:”生子当如柳凤城,这从小村里人看着夸到大的!学习成绩年年第一,粗心大意了一次,就再也没有考砸过!小时候多听话着,每天帮我干活,围着我转,妈妈妈妈的喊!现在怎么了,翅膀硬了,反了天了?这是要怎么啊?这时候就嫌我烦了!以后娶了媳妇,可不见得要把我赶到门外去吃剩饭呢!“

柳寿清听着自己媳妇儿的抱怨,脑子就像被冒蓝火的加特林机关枪,持续不断的轮番轰炸,毫无喘息机会可言:”哎呀,你能不能少说两句!一天到晚嗡嗡嗡,嗡嗡嗡,你不烦我听得都烦了!“

”好啊你个负心人!我也是关心他嘛!从小身子骨就不好,说了让他自己多注意一点,多注意一点!“

”他倒好,自己觉得长大了,有自己的独立意识了,独立见解了,说了不让吃冰西瓜,就非要吃,他这独立思想倒是能帮他别生病拉肚子啊!“

”你倒是嫌我烦了,儿子也嫌我烦了,嫌我插手他的想法,他的事情啊!都嫌我烦了,那我走好了!“

”别闹了,忙了一天了,你不累了,赶紧过来洗漱下,我给你做饭吃!“柳寿清听着善闵嫣的无尽抱怨,知道再不制止她,一会非得上升到自己按不住的高度去了。

......

天际苍茫带夕晖,余霞散尽彩云飞。一望绵延收不尽,半日红轮半日晖。

负气的柳凤城,踩着依稀不明的路灯下,自己的影子,手中提着叮铃咣啷的油漆桶,和黎帥黎萧三人,沿着出村的大路,姗姗吞吞,毫无目的的晃荡。

黎萧好几次想要开口,但看着柳凤城并不高涨的情绪,欲言又止,循环往复,无休无止。

还是黎帥率先打破了该死的宁静:“城狗,开学那天干完架,后面没人找你麻烦?”

柳凤城精神的一个白眼翻出来:“找个屁的麻烦,不止是没人找麻烦,学校貌似都没有发生过这件事一样,除了后面被班里有些人认出来了,倒是没有被再提过。”

也就只有黎帥、黎萧俩打小屁股贴屁股的发小,这么互相称呼。

“那就奇了怪了,咱仨那天逮着揍的那群,肯定是你们学校高年级的,那不可能都很我俩一样,是校外临时跑进去的吧!”

“唉,你把头灯打开哇!”

“啥头灯?”

“就你手上提着油漆桶里那一堆里,刚刚我着急吃西瓜,把头灯和钢镊子都顺手甩桶里了。”

柳凤城从桶里翻出刚黎萧刚来时,自己就看着奇怪的“头灯”。

“这玩意,这橡皮绳,就是往头上戴的?”

“那可不,是不是比以前咱们用的搭电池的手电筒,还有大屁蹲的矿灯牛多了!充一次电,能用咱一个晚上没啥问题。”

“这么下本啊!”黎萧家本就相当富足,况且老两口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宠溺程度远比柳凤城这根独苗多的多得多。

话说回来,和真的朋友在一起,永远是这样惬意无忧,哪怕三言两语,所有的不快,霎时便如晨间白露遇朝阳,消散不见。

“你不知道蝎子闻到油漆刺鼻的味道就跑了么?”

“瞎说,蝎子怎么可能问到味道,它又没有长鼻子!”

柳凤城早已将刚刚和母亲闹小脾气的不愉快抛到了脑后:“头灯,帥狗你戴着,油漆桶这么大,让你拖着走一路能响一路。”

“那能怪我么?我腿就这么长,那谁知道黎萧给准备了这么大一个桶?”

黎萧从屁股后面给了黎帥一腿:“还踏马的怪我?今年摊这么大成本,不给你准备大桶,一晚上逮两三天蝎子?到时候卖,人家收蝎子的都瞧不起你。”

“给劳资照着点墙,夯土基上一点!”

“不要乱晃,给我照稳一点,不然我怎么看!”

“你踏马的把头灯调成紫光灯啊!”

黎帥被黎萧“教训”的一愣一愣,心中不满的发出奇怪的夹子音:“哎呀,你不要以为辈分高,我就……”

“就怎么?昂?就怎么?恶心不恶心,还撒娇!你是不是多少有点毛病!”黎萧和黎帥,在家谱上排下来,黎帥确确实实要叫他一声“小爷爷!”

“你学的不像!”柳凤城看着爷孙俩人一旁打闹,想起来新开学这班上的一个“夹子怪物”!

“我们班,就是这新学期,有个姐们,叫景什么妍的,那个夹子音,那个成熟劲儿,那个妩媚**……”

“干,帥狗,你别踏马的把光直接对着我眼睛啊,简直要被你搞瞎了!”

刚刚还在专心打着头灯的黎帥,听到柳凤城的夹子怪物描述,不由得被吸引了过来,已然忘却了自己脑袋上还顶着一个紫光熠熠的大头灯了。

“嘿嘿!”黎帥悻悻然干笑,紧忙把头灯扯了个角度,直指天穹。

“你接着说!”

“说啥?”

“夹子怪物啊!”

“你桶里逮到的不全都是么?”

“谁跟你说的是蝎子啊!”

“那蝎子不就是夹子怪物么?顶着俩大夹子,屁股后面一个倒勾刺,蝎子莱莱!”

“城狗,你……”

“那这么滴,你俩要是逮下个蝎子不用钢镊子,直接用手,能逮到我就继续讲!”

黎萧和黎帥才不怕:“逮就逮,又不是没有逮过!你可要说话算数哦!不然你就是真的狗!”

“你才是真的狗!赶紧的,磨磨唧唧的!”

黎帥扯下脑袋上挂着的头灯,直接握在手上,相比较脑袋看哪才能照哪儿,头灯握在手上的探照感,远远比打哪指哪强的多!

“那,那个土缝里,你往下蹲点!”

“看到了,看到了,那不发着夜光呢么!”日光下全身黝褐铁冷的蝎子,此刻在紫光灯下神奇的发着如同荧光剂般璀璨星亮的晶莹玉光!

“谁来?”

柳凤城打笑道!

“我先来,我先来!”黎帥将钢镊子塞到柳凤城手中,兴奋的踏步至夯土墙前!

黎萧半山之躯,蹲也不好蹲下,只好半倚着似蹲非蹲着在一旁叮嘱:“你先对着它吹口气,吹一下它的蝎尾就倒勾着支愣起来了!”

“你等它毒刺缩掖起来时候,直接一捏它尾巴,就拎起来了!”

“你别废话,我又不是没逮过,你一直说说说,它都感觉到你嘴里吐出来的气息了!”

“你还嫌我废话多!”黎萧毫不客气的给了他一包子,括在他的后脖颈!

“哎呀,别动!”黎帥专心盯着土缝里的这只大蝎子!

柳凤城示意黎萧,先别“欺负”他了。

手疾眼快的黎帥,在吹气,倒勾,缩掖,捏螯,闪电般一气呵成!

“哈哈哈,怎么样!徒手逮个蝎子嘛,这有啥嘛!昂!这有啥嘛!”

说完显摆了一下手上仍在张牙舞爪的战利品,丢进了柳凤城提着的大油漆桶内!

说是油漆铁桶,其实也是放置了很久的空桶,早已没有了油漆呛鼻的味道,关键那光滑溜溜的桶内壁,拥有两钳六脚一毒勾的蝎子,是无论如何也爬不出来的!

“讲吧,说话不要当放屁!”

“那你再用刚刚的夹子音说一遍你刚说的话!”

“哎呀,你不要你辈分高~~”

“不对不对!”柳凤城三人带着头灯,一路走着换下一个地方寻找目标。

“首先,第一步,最重要的一点,你要学会傻笑!嘿嘿嘿嘻嘻嘻!”

“对,然后保持这个嘴型,傻笑的嘴型,就是这个姿势,别动!坚持!”

“第二步,发出哼~”

“夹子音,发骚,发骚会不会,哼~不是哼!你那个是抠脚大汉绣花针,自挂东南枝啊!”

“哼~然后慢慢的,慢慢的音调往上升,提升自己的音调!”

“哼“

“哼“

“哼“

“好了,音调提升到一个比较高,比较假的高度,然后保持这种姿势和这个音调!”

“第三步,最关键的一步,说话的时候,最后一个字往上挑!”

“然后再接着一大口的呼吸声,就是要把这方天地都湮灭的呼吸声,恨不得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呼吸声。然后伴随着时常疯癫的傻笑!”

“再重复一下刚刚那句话,哎呀,你不要你辈分高~~”

随着黎帥学完三步夹子音教程,柳凤城和黎萧差点就要哕出来!

“好了好了!别恶心了!你这优孟衣冠真不咋地,活脱脱的东施效颦!”

“那人家西施呢?”

“景什么妍,一下子想不起来名字了。要不是她平常太过夸张的穿着打扮和容貌完全不相符的夹子音,我还真都不会关注到这号奇葩!”

“和我同级,那肯定和咱们一般大年纪吧,至少差不了几岁,但是不知道她的细腰、臀线和傲人胸围比例也太夸张了!蜂腰巨~丝毫不夸张~~~”

黎帥听到这样的描述,像极了流尽了哈喇子的蟾蜍,盯着虚无缥缈的白天鹅,垂涎三尺。

“但是,你说她的夹子音奇怪吧,也只是因为和她刻意打扮的不符合年轻的成熟脸蛋不相称,所以看着她,听她说话,你会觉得非常别扭!“

“不过单纯夹着嗓音装可爱的她,竟然在听觉效果上除了波涛汹涌极不搭嘎的可爱,竟然还有丝丝御姐味道。这你能相信?”

相比较黎帥的一脸猪哥像,黎萧但是出奇的没有多大兴致,似乎,只有自己的力量和柳凤城这种表态的头脑,才能引起他的关注,其他,不过是浮云尔尔!

“还有呢,还有呢?”

“还有什么?”

“还有她多大了?哪里人啊?介不介意处对象的身高啊!”

“神经病!”

“神经病!”

柳凤城和黎萧,异口同声,对这个他就是统一国际姿势的嗤之以鼻!

三人晃晃荡荡,也就这移时的功夫,油漆桶底已经铺满了一层,长腹窄屁铠甲披,双钳六足一螯刺。交臂挥舞,密麻螫盘。

远在夏巫都另一边的耿若初家里,高马尾的姑娘此时怡然披散着头发,身着猪粉色的一袭夏装长睡衣,倚躺在二楼天台躺椅上。

头发上的细珠已然停止了滴答,清眸微闭,似睡非睡,少女感十足!

老两口本想轻声,腿脚利落的攀爬上年久的青砖梯台,却不由的发出略显沉重的脚步声。

“爷爷,奶奶,你们慢点,我来扶你们!”耿若初听到脚步声,便已苏醒,脚拽凉拖便已来到二老身侧。

“初儿,我的傻丫头呦!”

若初奶奶将手中的干毛巾塞到耿若初手里:“乖,洗完澡也不知道擦干头发,湿漉漉的就躺在上面,小心到了奶奶这个年纪,头发大把大把掉!”

“你爷爷我来搀着就行,我们这一辈子都搀扶着走过来了,这小台阶,难不倒我们的!”

若初爷爷嗤笑:“老太婆,明明是我搀着你,我身为退休人民教师,身子骨硬朗的很呢,反倒是你,辛劳一辈子了!”

耿若初看着爷爷奶奶放着自己的面撒起狗粮,乖巧的擦拭着自己的满头秀发,小嘴嘟嘟撅起:“哎呀,爷爷奶奶,你们够了!”

一张禁欲系的高级脸庞,此刻罕有的尽是娇羞与可爱!

几张躺椅上,爷孙几人各自舒身地躺着,望向星空奕奕,悠古苍穹。

凉夜清秋半,空庭皓月园。

颇有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惬意舒心。

爷爷摇着蒲扇,悠悠然然,眼神递给若初奶奶!

“初儿,又想你爸妈了?”奶奶开口,慈爱愧疚之声溢于言表!

耿若初一怔:“才没有,我才不想他们!”

顿了一顿,耿若初继续:“我和爷爷奶奶生活,很幸福啊,而且,从小到大不都这样么?我都习惯了!况且……”

耿若初不知为何,脑海中一下闪过那个小痞子青春活力的身影,痞儒不羁的侧颜,嘴角的苦涩竟奇妙的泛出莲花,好不神奇!

奶奶似是关切心乱,不曾注意到孙女的变化,仍想继续开口:“从小你和秋儿一道被留在家里,还能有个照应……”

一直闭眼凝神的若初爷爷,已然听出宝贝孙女的心事言不在楚,手中的蒲扇轻轻抵了抵身旁的老太婆。

遥远的夏巫都另一边的柳凤城,一个“阿嚏”,清脆突然。

一想二骂三感冒,“难不成是谁在想我了?”

一晚上竟然抓了数斤蝎子的三人,仍没有要回家的意思。

听闻柳凤城突然冒出的这么一句话,憋了半个晚上的黎萧也突然蹦出来一句:“凤城,是不是该回去了,下午出来时候阿姨还……”

青春期的标榜自由思想下,柳凤城自己,又何尝未有变得冷血,时刻挥舞着自己叛逆的夹子,肆无忌惮的伤害着自己最近亲的人,且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