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柔妃挟君闯天涯 > 番外 那些好哥哥

奇《书》铺小说 qishupu,最快更新柔妃挟君闯天涯 !

霜儿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有如此多精彩的瞬间。

积善童子作为她的兄长对她说:“妹妹,你生来就是扶危救困的,你的事业便是在人间拯救黎明苍生。”

霜儿下凡的时候,披一到五彩的流光,袅袅婷婷,第一件事,便是终止了云华国下了整整三十六年的大雪。

那一日,年轻的皇帝陆云在东郊皇家围场狩猎,偶然获得白狐一只,正欲捕获,却不料空中降下五色彩云,云雾缭绕里,一位红衣仙子翩然而至。

“陛下,且手下留情!”陆云只听得一声娇唤。

却见云雾里浮现出一张惊为天人的玉容,那身形渐渐显露:只见的三千青丝披覆,一双星眸璀璨,眉心一点朱砂痣,莲脸桃腮,唇不点而朱,眉不画而黛,一件红色祥云冰绡纱衣拢着香馥馥少女躯体,身下一条红底暗金纱罗裙如火焰般明丽。

这女子确曾出现在梦中,却又影影绰绰很不分明。

待到把那幼狐托付她手中,她却嫣然一笑,腾起一团五色流云,至此不见。就是那日,年轻的帝王召集全国能工巧匠,却要画下当日围场所遇到那红衣女子,却是穷尽图形,却难描画。

自此,帝王心中起了一缕相思,却是久久未曾消散。次日,却遣来心腹密友大理寺卿白如月,把那昨日遇仙人细细速来,且把那画卷细细展开,白如月一看那女子,不觉眼前一怔:回想起上个月上山采药,被困悬崖,却有一道虹影降落,脱离困厄,那女子不过回头,对他轻轻瞥了一眼,只一眼,便叫公子永难忘却,今日,那画卷上人,却与那女子分毫不差。

白如月心里起疑,便问陛下这画卷哪里得到!

陆云微微一笑缓缓道:“那是我干娘家里细细保存的,一日前去,偶被朕发现,却见那画上女子与那日围场遇到仙子丝毫无差,一问,才知是干娘女儿!却趁她不备,轻轻卷起,每日悬于室内!遥拜不止!”

白如月听了帝王如此叙说,心下却觉忧伤:他本是灵狐之子,一出世便通的天地灵力,那日悬崖救他的女子,绝非凡人,乃是天上……虽则他的心也曾有那么一丝悸动,不过,他好歹有些修为,却是可以把那情丝万缕深深按压下去。

只不过,这陆云乃是凡夫俗子,虽则他的母亲是冥王之女,但是法力既然消失多年,和普通女子无异,他,只不过比其他孩子聪明一点,而那仙法却是并无。

兰凝霜倚着窗户,却在等一年一次的相逢。每年的七夕,不仅是她和女儿相聚的日子,还是和冷千山夫妻相逢的日子。

冷千山自从死后,精魂化作雪鹰跟随积善身旁,如今功德圆满,位列大罗金仙,那彩云跟随左右,化作一只七彩琉璃鸟常伴,每年七夕,便会来看望兰凝霜夫妻。

兰凝霜发白如雪,却与黑啸天一样不见衰老,她的画已然浑然天成,连到玉帝千金却也求不得一张,她却谨记菩萨教诲:每日清香不断,祷告上苍,祈求陆云治下国泰民安。

陆云待她这个干娘很好,红若云也渐渐老了,虽则头发雪白,却不见皱纹,到底还是冥王的子孙,去年她给陆震威觅得一粒蓬莱仙丹,劝其服下,待到新王正式管理朝政,他们夫妻两个也便云游四海而去。陆震威已然不是凡胎,却全是托了红若云的福气。

陆云仰望苍天,已是距离父母相隔好远。父皇母后约好了干娘干爹他们一起去云游四海,还有白家的叔叔婶婶,却是一起去了,他作为一国之主,却被留在了人间,有的时候,却好生生出羡慕。

霜儿只遇到过一次,便再也没有遇到,他有时候想:毕竟她是天仙,他们的缘分不过如此吧!

后位却道现在还虚悬着,只因为陛下心里还念念不忘那个红衣玉仙!

霜儿岂有不知陆云的心,只是无数个日日夜夜,永安宫里,光阴流水般飘逝,她却不能踏进一步。

陆云为了见到梦中的仙子,不惜金帑,修了通天的台子,整日高坐于上,向着苍天呼唤。朝政日渐疏懒,北方藩镇渐起,恰有金戈铁马席卷中原之势。

一日梦回,陆云却见那红衣女子满脸泪痕坐于帝王枕边,心中窃喜非常,刚想起身,却见那女子轻轻一避,目光凛然。

她亲启朱唇,把那安邦治国之道娓娓道来,天子听得明白,渐渐放开怀抱,也不再把那神仙之事问询,却和白如月一道整顿朝纲,不过短短几年,一番励精图治,云华国渐渐变得强盛起来,邻邦藩国再也不敢逾越半步,纷纷纳贡投降,永结睦邻。

许多年过去后,陆云还是会想着霜儿这个好妹妹,虽然他已然七十二嫔妃珠翠环绕,莺莺燕燕不绝,那心里却有个空隙从来不曾填满,那个位子,却永远留给那位红衣女仙。

有些时候,你得不到的便是最好的,有些人,与你遇到,只是遇到,从此生命中再无交集。没有人知道九天玄女黑如霜怎么想,连她自己也不知道那个叫情爱的为何物?她的爹妈从小离了她,她在菩萨身边长大,早已心如明镜般通透。

即使帝王搭了再高的台子,呼唤的声音响彻琼楼玉宇,她的心里也是丝毫不起波澜的。

她只当他们是好哥哥。

有的时候,如霜静息下来,好好想想,自己与他们的相遇若说是缘分,像是天注定般,命定了似得。只是她到现在心里还不知道属意谁?是千秋伟业的帝王陆云,还是温润如玉的仙狐白如月,亦或是有颗菩提心却被钦定为帝君接班人的南华天儿,只是这些事,她现在懒得去想,她的仙根尚浅,还需多多修炼,师父整日在耳边催促修炼,特别是严父黑啸天也不知使了什么门道,和那天上顺风耳千里眼私交甚好,这些仙字辈的叔叔伯伯一刻不放的紧盯着她,一旦打坐练功疏懒,父亲在人间定会知道个一清二楚,那些叔伯恪尽职守,竟像是看护自家孩子般一刻不得懈怠。

也难怪,现在的天庭比起南华在的时候,气氛宽松了不少,玉帝也不再满脸怒意,和王母也语意款款对待着众仙家,竟然是托了如霜的福。

小丫头一点不像她母亲兰凝霜如此娇柔,相反的泼辣率真,但却和她母亲一样,葆有了一颗滚烫的对天下苍生满怀关爱的赤子之心,也唯有这颗心才是人间大爱长存的理由!

愿岁月静好!所谓的天涯,唯有与心爱的人相伴才是永恒的美丽天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