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光目瞪狗呆的抿了抿嘴唇,暗暗的吞了口唾沫。

现在他总算是知道皇帝为什么会想立刘破奴为太子了。

实在是太特娘的对胃口了啊……

我说皇帝最近几个月咋不再提及出征的事情了呢,原本还以为是大臣们的劝说起了作用,合着问题的根本在这里呢。

虽然不知道刘破奴给皇帝画了几年时间的大饼。

但是就算是霍光也不得不承认,刘破奴的话的确很有道理,一旦他说的话都干成了,不说同时开两条战线,起码在粮食上维持对匈奴的战争是不成压力的。

至于人口,这个就真的没办法了,人口的增长是有自然规律的,就算因为这些新政导致出生人口剧增,朝廷要想利用这些新增人口发挥作用,起码也得等二十年。

总不能让一群刚出生的婴儿披挂上阵吧?

二十年太久,但是在刘破奴的这一番描述之下,霍光觉得十年的时间皇帝大概是愿意等的。

前提是要让他看到明显的效果,所以,自己那个稳健的建议放在这种情况下就显的很不合适了。

霍光忽然又想到了另一种可能,皇帝是一个激进,容易冲动的人,但也正是因为这种性格,才造就了现在的大汉。

可是……

“你觉得太子怎么样?”霍光忽然问道。

皇帝激进并不代表没脑子,选择刘破奴肯定是有他的目的。

按说这事儿不该霍光来问的,作为臣子,他老老实实的去配合,安安稳稳的当未来的国丈就行了,但霍光总觉得这里面好像有点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太子是个好人……”刘破奴不带任何考虑的回应道。

好人?

霍光眉头紧跳,嘴角微微的抽搐着。

好人是个好词,但是用在太子身上,那可就未必是什么好话了。

而皇帝对太子最大的不满,不就是因为他太好了吗?

霍光瞬间明白了皇帝为什么要选择刘破奴了,哪怕是拼着得罪一些老权贵也要换人,甚至是费这么大力气为刘破奴铺路,让他从零开始,从无到有,逐渐一步步的能够形成与太子抗衡的实力。

这恐怕有拔苗助长的嫌疑……

不过皇帝倒是也精明了起来,在事情逐渐明晰之前,并没有选择大张旗鼓的去搞。

“纵观历史,国君的选择也是一门大学问,人选的好了,国家自然不愁昌盛,人若是没有选好,就如那秦二世一般……”霍光担心拔苗助长会让刘破奴变的焦躁起来,一旦引起皇帝的不满,那可能就没有后面的事情了。

若是没有这门亲事,霍光自然不会多嘴。???.

可现在霍氏算是跟刘破奴绑在一起了,不管他心中愿不愿意,这都是他无法改变的事实。

所以他只能尽全力的让刘破奴少犯错误,有些事情他可能帮不上忙。

霍光最怕的就是接下来的大量功勋如同从天而降一般落在他身上的时候,刘破奴会因此而疯狂。

“这我知道,喜欢静的皇帝,在选择太子的时候最好能选择一个能静能动的,如果内外存在忧患,实在不行就选一个喜欢动的,而一个喜欢动的君主,选择太子的时候最好能选择一个喜欢静的,若是内忧外患还没有彻底解决,最好的选择依旧是能静能动,既能守成,又能开拓,但这种人实在是太少了,所以多以静为主,因为国家经过几十年的动弹,已经略显疲惫了,需要时间来进行休养生息,恢复国力!”刘破奴洋洋洒洒的侃侃而谈。

在整体方面,刘破奴可能不如霍光。

但是在某些方面,刘破奴还是自认为自己要比现在所有人都牛逼的。

毕竟背靠着两千多年的历史优势经验,在如何选择君主这方面,刘破奴的认知还是当仁不让的。

至于霍光,他有个毛的认知啊?

拢共也就一个秦朝和汉朝的几位皇帝可以给他参考研究,案例实在是太少了。

至于再往前,参考的意义并不大……

霍光猛然震惊的看向刘破奴,他没想到刘破奴竟然连这种事情都能知道?

而且还说的这么有条理……

再次将目光放在这座矿区内,一条龙的产业模式,外加上独特的商业模式。

虽然最终一部分钱被刘破奴给赚走了,但这钱他又能赚几年?

到了最后不还是成了国库的收入了吗?

那点钱对于国库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最重要的是他为大汉开辟了一条全新的模式。

现在的大汉已经很穷了,打了几十年的仗,加上皇帝毫无节制的挥霍,国库不知道已经空了几次了都。

想要节流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唯一改变的方法就是开源。

农具属于开源,这租房子也同样属于开源。

什么有没有条件之类的在霍光看来都是浮云,他们代表着朝廷,他说有条件那就有条件,就算是凭空制造,也得把这个条件给制造出来。

“蓝家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霍光现在已经隐隐的兴奋起来了。

至少他可以确定刘破奴并不是皇帝拿来吓唬刘据的了,而是真的有这个想法。

霍家虽然与太子关系也不浅,但终究还是隔了一层关系,加上兄长已经没不在了,自己与卫家又没有一丁点的血缘关系。

早些年皇帝用兄长来对抗卫青的时候,霍光就想到了会有今天这种局面。

“皇帝不是让你来处理的吗?我就是个挂名的副使……”刘破奴翻着白眼,虽然他知道,但他就是要演。

你们一个个的都瞒着我,我凭啥还得好好的配合你们演戏?

虽然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自己,但是在不影响结局的前提下,恶心一下你们总没问题吧?

霍光有些蛋疼的看着刘破奴,说又不能说,还得想办法让刘破奴接受。

“老夫若不是你岳父,这事儿自然轮不到你,老夫常年伴随皇帝左右,不需要这些功劳来伴身,反倒是你,现在急需一个能让你走上去的大功劳!”霍光左思右想,功劳倒不是最重要的,主要是为了让刘破奴走入朝堂那些人的视线中,然后在徐徐图之,只能找一个借口强行把刘破奴给送上去。

“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app阅读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app 阅读最新章节。

新为你提供最快的汉武帝禅让,求我登基更新,第七十七章:操碎了心的霍光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