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苏小白只身一人站在尸体堆面前,缓缓俯下腰去。

摸索着,找到了那些散落的五枚游戏币,拾掇在手心。

鲜血顺着臂膀如同雨水般滑过他的肌肤,触及到凶器玄铁钉的尖端,与死者的血水混合,一同滴落在地面上。

全场肃静,只有他平稳的呼吸声调动着全场的心惊胆战。

“我失去的东西,会亲自拿回来。”

苏小白喃喃自语,从尸体的手中夺过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至此,生死局结束,物归原主。

但,灯塔的供电迟迟没有到来,射击场依然笼罩在漆黑的幕布中,血腥味挑逗着每个人的神经。

“现在,兑现承诺。”

他俯身在地面上,翻过一道道突兀的尸体,朝着前方走去。

直至碰到高塔的墙面,沿着混泥土的粗糙面移动,最终,再次站在了高塔的门前。

一步步找到台阶的位置,逐级而上,呼吸渐渐粗重。

与此同时,笨重的脚步声在狭小的空间中变得格外突出...........

直至五分钟过去。

“呦,活着回来了?”

楼梯尽头,调侃声随之响起,苏小白抬起头来笑着回应道:“我要是不回来,你那六枚游戏币可就石沉大海了。”

“哈哈哈,看你这喘气的样,上来!”

话音落下,光头男的手臂顺势架在了自己的手掌下,引导着一同向前走去。

与此同时,贤者之手意外发动,弹出一条讯息。

【光头男:加特灵,41岁。早年间做过军火贩子,现在是一名灯塔管理员。】

苏小白看了一眼字幕,继续往前走去。

直到来到了一个转弯进入房间之中,台灯在办公桌上散发着微光,勉强照亮了他的视野。

“你先坐下。”

在光头男的吩咐下,苏小白坐在侧边的沙发上,放松感随之涌来。

肩部还有些疼痛,但是血水已经基本止住,只是可惜了这件长袖,被染成了粘稠的红色。

他转头望向光头男,问道:“什么时候能重新供电?”

“别急,至少一个小时,”光头男饶有趣味地回应道,随后又在自己的衣柜里翻找着什么,“让我看看,有没有适合年轻人穿的衣服.........”

“这件灰白色风衣倒是不错。”

话音一落,他便是转过身来,手中的确拿着一件灰白色风衣,腰边位置有一条系带,衣尾直落到脚尖。

光头男看了一眼苏小白的肩膀,便是将这件风衣扔了过来。淡淡的清香从衣服表面传来,类似于花香,但却是十分独特。

至于衣服本身,倒是普普通通。

“你闻到的,是曼珠沙华的花香,是平时很难见到的一类香气,是我个人喜好。”光头男缓缓关上柜子大门,沉声解释道。

苏小白听闻此言,点点头便是将衣服放在了胸前。

紧接着,转头看向自己的左肩膀伤口扎布处,血液还在往外渗。

看来,仅仅靠压迫的方式,还不能完全止血住伤口。

“子弹进去了没?要是进去了,我可以提供售后服务。”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办公桌上的加特灵看着自己问道,手上已经准备好了一把锋利的军刀和一捆绷带。

苏小白心中发怵,连忙拒绝道:“那倒没有。”

“行,你自己包扎一下。”

光头男沉声回应了一句,那绷带便是抛了过来,落入苏小白的怀中。

一番更换之后,他肩膀上的伤口重新由绷带缠绕,止血效果十分明显。

那件换下来的浸血长袖,他也没打算扔,而是放回了黑袋子中。

“那件灰风衣你穿上试试,看看合不合身。”光头男手里提着电话,抽出一点注意力向苏小白提议道。

话闭,又是侧身转了过去,面朝窗户外。

苏小白打量着自己身上的这件风衣,倒也还算贴合,而且给人一种稳重大佬的感觉。

衣着得体后,他才朝向大理石桌前走去。

没有理会打电话的光头男,承诺的六枚游戏币反手盖在了桌面上,随后扯了扯衣袖,又是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盘算着游戏币的支出和收入,到目前为止,还剩下15枚,但对于苏小白的损失来说,实际上只是1枚而已。

他神情放松,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这可是难得的停歇机会。

十分钟后。

耳边充斥着的电话交流声终于停止,苏小白从小睡中醒了过来,侧头问道:“情况怎么样?”

此时,光头男已经放下了座机电话,笑着回应道:“她应该快来了,几秒钟后到吧。”

“谁?”

“维修人员,美味的杰罗小姐。”

他的话语中有些挑逗的意味,他望向门外舔了舔嘴唇。

“咚咚咚!”

说巧不巧,敲门声恰好响起,紧接着走来一位粉面细腰的中年女子,她衣着暴露,手里提着一只工具箱,走了过来。

红色的高鞋跟在地面上撞击着,发出愉快的响声。

刚开始还正常,两个人有些暖昧地交谈了几句,之后便再也分不开了。

昏暗的灯光下,他们在办公室亲热地拥抱,身上的衣服却是越来越少。

苏小白忽地发现有些不对劲,连忙走出门外回避。

这种剧情,总感觉在哪里看过...........

“还要多久?”

他靠在墙面,向屋内的这一对卿卿我我的男女问道。

里头,传出两道回应声,竟是不分上下。

“这就要看加特灵先生给不给力噢........”

“那就要看杰罗小姐厉不厉害了!”

问了等于没问,苏小白翻了个白眼,在急促的鞭炮声中,匆匆走下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