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歧世界 > 第二十九章 幻海王陵十一

蓝霸天答应开采幻海王陵得到的好处,六成归下面的帮主和岛主所有。

本来年轻强以为给下面五成已经不少了,没想到蓝霸天直接给了六成。

这老东西真是拆自己的台,有怒也只能先忍着。

飞鱼号快船带着这些帮主和岛主飞快的向幻海航行。

一帮土老帽第一次见到船还可以这么开。

“兄弟们,这船头的凹型大铜镜是干嘛的?”众人围着船头的航灯讨论着。

蓝天爱要忙着筹集物资,所以留在了岛上。阿珂和阿黎还是过来开船。

而年轻强第一次感觉到了自由的感觉。

虽然只有这短暂的自由,却让年轻强更加坚定了,追寻自由的脚步。

天蓝门下面有六个帮主,八个岛主,男女各一半。有此可见,在这个世界男女的地位相差不大。

想想也是,这个世界可以说是修士的世界,看的修为,并不是你个子高,肌肉壮就牛逼。凭的是精气!

帮主都是一片海域的一霸,占据多个岛屿。

岛主则都是独占一个富饶的岛屿,随着时间推移,只要不被人灭了,再能占领附近海域的几个岛屿,也能成为一帮之主。

要是附近没有岛屿,势力也就难以发展壮大了。

年轻强奇怪的是,这帮人为什么不来找自己拉近乎。

这围海造湖,可是有深有浅的。看来自己想捞好处是没戏了。这帮该死海盗一个个跟猪一样,早晚葬身大海。

今天,破天荒的阿珂一直在开船,阿黎一直在休息。

阿黎比较内向,虽然没有阿珂那丫头活泼可爱。偶尔逗一下却也别有一般风味。

吃过晚饭,年轻强来到船长室。拿着书在鱼油灯下看着。

现在是阿黎在开船,阿珂吃完晚饭也回来了。

“阿黎姐,今天白天可都是我在开船,今天晚上就交给你了!”阿珂说道。

阿黎没有答话。

阿珂这死丫头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了。年轻强准备教训她一下!

没等年轻强说话。阿珂开口道:“入尘哥哥,我困了!”

说着话就朝年轻强怀里钻。

“阿珂~你要是困了,就到里面的床上睡,睡醒了就来换阿黎!”年轻强说道。

阿珂哪里会理年轻强的话,就像泥鳅一样就钻入了年轻强怀里。

“入尘哥哥,你的修为达到了融血期了,我的修为也是融血期!”阿珂说道。

“你想说什么,想说我修炼的速度慢吗?”年轻强问到。

“入尘哥哥,人家哪里有这个意思,你懂的……”阿珂说道。

“什么就我懂的,你好好……”年轻强话没说完,阿珂抓起年轻强的手,把一只手指放在嘴嘬着。

一下把年轻强气火冒三丈,把阿珂横在腿上,就用力朝屁股打去,边打边说道:“死丫头,好的不学,学坏的,谁教你的?”

“哎呦!哎呦!……好疼~入尘哥哥别打了,是阿奴姐教的,我以后不敢了!”阿珂嘴里叫着!

“咯吱~”船长室的门被打开,年轻强还保持教训阿珂的姿势。

“年先生,在下冒犯了,打扰了先生的雅兴,这就离开!”一个男人说到,这个人就是六帮主之一。

你说你一个海盗头子装什么斯文,你要走就不说这些废话了。

“死丫头,等会收拾你!去里屋。”

“入尘哥哥,我等你!”

年轻强真是被气的咬牙切齿,看样子是打轻了!

年轻强故作姿态,对门外说到。

“无妨!进来说话!”

“在下巨鲨帮帮主,仇无海,人送诨号三眼鲨。见过年先生。”

“仇帮主客气了,找我有事吗?”

“在下久仰先生大名,对先生也是十分仰慕!特来问安。”

“仇帮主真是客气了,仇帮主一表人才,英雄气概。我对帮主也是钦佩已久!一见如故。”

“真是太好了,可不就是嘛,就像多年没见的哥哥一样。”

“自家兄弟。不必见外!”

“是,是,年先生是这样的,前段时间大雪山野人攻灭晋国,兄弟我趁机捞了一把,不曾想,巧了!抓了一个大官家的千金大小姐,长的美艳无双。这不就替年先生养在了我巨鲨帮吗!”仇无海说到。

“仇兄弟太客气了不是,这美人吗,既然是仇兄弟的,我怎么好夺人所爱?”年轻强想看看他还有没有别的。

“先生误会了,美人是新的,我哪里敢享用那么漂亮的美人!先替您养着,或者我给您送来都行!”

老子不要美人,要丹药,天才地宝!我都说的这么清楚了!

“咳~仇兄弟,我这实在没时间,我大部分时间都要修炼!”

“先生放心,美人没有修为,没有修炼过!”

“仇兄弟,我听说修为不同的男女是不般配的,没有修为的美人,那不是几次就香消玉殒了吗?”

“年先生,这男女可不一样,男人受修为限制,女人可不受限制!我也时常感叹造化神奇!”

还有这说法?看样子老天爷更钟爱女子一些。

这仇无海,人看着挺聪明的就是不上道。

“嗯哼~都是兄弟,也不瞒你了,我与蓝小侯爷同居一室,可是我这修为太低!”

“什么?……海龙门那边……”仇无海惊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仇兄弟,侯爷就等幻海王陵的宝藏了,只要取了宝藏,就可突破灵湖,成就灵海。将来成就一派之王,甚至一宗之皇也不是不可能!侯爷已经答应了,只要成就灵海,就让小侯爷与我成亲!”年轻强说到。

“仇兄弟,侯爷已经两百六十岁了,就算突破灵海,也只有几十年光阴。最后,家业还不是小侯爷的?所以我需要尽快增加修为,将来忘不了兄弟你!”年轻强继续诱惑到。

“先生放心,从今以后,我三眼鲨就跟着先生了。肝脑涂地绝不后悔!”

“好好好!将来少说让你做个一门之候!”

老子嘴都说干了,就是不见你给啥好处。再不给好处,老子让你填最深的那处海!

“先生,我这些年捞海,确实得了一些好东西。我身上有几枚融血丹,实在是拿不出手。不过,先生放心,我那里有一株血精妖花,等我回去我就让人先生送来!”仇无海说到。

“血精妖花?能提升修为吗?”年轻强问到。

“先生,血精妖花,已经拥有灵性,属于灵花。每日以精血喂养,十年长一片花瓣,一片花瓣蕴含的精气,相当于一个炼精后期的修士。”仇无海说到。

“兄弟还有如此宝贝?恐怕知道的人不在少数吧!”

“此宝贝我也是偶然所得,天下无人知晓,先生放心!”

“好!美人就算了,溶血丹拿来我看看。妖花,等我回去,你就让人给我送来!”

仇无海满脸肉痛的说道:“先生放心,美人我替你先养着!妖花我一回去就让人送来!”

说完又拿出融血丹。

“兄弟放心,我不会忘记你的,你填的那一段海域,必然会浅一点,这样兄弟就可以多干一些,分王陵的时候,自然就可以多分一些!”年轻强说道。

“多谢先生栽培!”仇无海躬身行礼。

“兄弟无需多礼,早点回去休息吧!”年轻强有些赶人了。

他早就看到了外面有人在等着了。

“先生,留步,这就告辞了!”

“兄弟慢走!”

老子第一次包工程,一定要把油水卡足了。

只是不知道有没有有命花。

等仇无海出了船长室,进来了一个女人。年轻强看了一眼,相貌秀丽三十来岁,全身布满沧桑,满眼都是幽幽戾气。像白眼狼,也像不叫唤的狗。

年轻强看了一眼就知道这女人,受尽磨难才获得了如今的地位。一切威胁到她地位的人,她都会上去咬下一口血肉。

年轻强有些不想理她,这种女人什么都不信,只信眼前的好处。

“小女子,月初,栖月岛岛主!见过入尘先生!”

“呵呵呵!栖月岛主客气了!不知岛主找我所谓何事啊?”年轻强本不想理这个栖月岛主,不过他想散播蓝天霸把蓝天爱许配给自己的事。

如果蓝霸天哪天要杀自己,就会落下一个食言而肥,不讲信用的名声。

这第二就是挑拨天蓝门和海龙门的关系。让蓝天霸感觉到威胁,从而觉得人才有用武之地。

年轻强等着栖月岛主能给自己什么好处,给她一片浅海也无所谓。

“入尘先生是天下少有的大才,五百年来,别说开采幻海王陵,就连进去还可以出来的人,都从没听说。入尘先生,让小女子仰慕不已!”

“栖月岛主过誉了,有话直说无妨!”

“那好,我就不瞒先生了,我想请先生跟我回栖月岛。岛上的一切事情,都由先生说了算!先生要什么我给什么,包括我自己!”

这女人野心不小啊。连顶头上司的墙角也敢挖。

年轻强把蓝霸天把蓝天爱许配给自己的事,又给栖月岛主说了一遍。

“入尘先生真是好算计,我本以为天蓝门不重用先生,没想到是这样的。小女子这就告辞了!”

对这种人没必要拐弯抹角,直奔主题。那就是给好处就安排好地段,不给好处就让她填深海!

……

一直到深夜,这些帮主岛主,各自许诺了给自己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