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神秘复苏之诡郎 > 第六十七章 泥印记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没有人再敢反驳什么?这个会议本身是不用召开的,主要是一些部门的部长觉得应该要把鬼郎陆安的秘密握在总部的手中

所以就有了这么一个会议,在王小明提出,让这些人亲自解决灵异事件时,他们都闭了嘴

王小明此时的实验已经到了比较关键的一步,如果不是这些部门的部长强硬的要求开会,他都不会出现在这里

“砰砰砰”会议室的门被敲响了,一个职员手里抱着文件,快步走进了会议室内

“不好了”男子对着副部长曹延华说道

“大昌市出现了灵异事件,”男子急切的开口

“既然出现了就封锁周边,然后等待城市的驭鬼者解决。大昌市的负责人是赵开明”赵建国开口道

“灵异事件发生在七中学校,鬼域已经覆盖了整个学校,初步判断这件灵异事件有A级”男子开口道

“学校?第七中?我记得周正好像就在那个学校,抓紧时间联系周正,让他带着幸存的人撤离”副部长曹延华开口道

凭借周正的力量,想要关押一只灵异等级为a的厉鬼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只能希望周正能够多带一点幸存者逃离学校

“周正联系不到,他的卫星电话定位也在学校,疑似是已经遭受了历鬼的袭击”男人继续开口道

“不如让我走一趟吧,鬼域内的情况千变万化,我自身拥有鬼域,相对来说,比较安全一点”王小明身后的李军开口道

“不行,实验已经进行到了关键的一步,李军你需要应付实验中突发的状况。”

“既然大昌市的负责人是赵开明,那就通知赵开明让他前往七中处理灵异事件。这是他身为负责人的责任”王小明开口道

“是”那个跑进来的男人自然是知道王小明教授的份量,在得到命令之后就一路小跑离开了会议室

“我看也没有继续开会的必要了,我的实验已经到达了比较关键的一步,希望在座的诸位在接下来至少一个月的日子里不要打扰我”

王小明起身离开了会议室,已经跟在他的身后,两人走后,会议室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既然没什么事了,大家就各忙各的吧,大昌市后续的事情就交给赵建国同志了”

“这是我的责任,我自然不会推脱”赵建国开口道

密林外

林长生和彭芳扭头看着这一片密林,想到了已经迷失的龙哥,他们的内心有些发毛

“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时间不对劲,我们是早上出的门,在密林里明明也没呆多长时间,你看现在的天色很明显已经到了下午了”林长生开口道

彭芳抬头看着天色,结果就和林长生所说的一样,彭芳心中涌现出绝望,自己真的能够将信送出去吗?恐怕自己信还没有送到,就已经死在了厉鬼的手中

“我们现在就回屋子里呆着吧”林长生开口道

彭芳犹豫了一下,在这里真正的大腿是陆哥,还是跟着陆哥有安全感。“不如我们去找他吧!他的实力那么强,一定能够保护我们”

“我们喝下的鬼眼泪效果还在,难道你忘了你的那个同伴是怎么死的了?”

彭芳一下子就回忆到了周文顺的死亡,面色有些苍白

“我推测现在的房子相对来说应该是比较安全的,真正危险的地方还是那个戏台子附近,我们只需要警惕这些村民的房子里的未知厉鬼”林长生开口道

之后两人就向着居住的房子走去,途经那些村民的房子时,两人都是小心翼翼的

“那里”彭芳语气有些哆嗦

林长生顺着彭芳手指的方向,看到了一间敞开的村民房屋大门

“怎么了?”

“这个方向不应该有这个房子的,我们之前一行四人,有一个同伴就是被里面的鬼拽了进去,之后就死掉了”

“我们快点离开这里,不要注视,也不要好奇往里面看”林长生嘱咐道

两人距离这个打开的房屋大门越来越远,彭芳很明显松了一口气,口袋里死死地抓着的剩下半把黑沙也放了下来

过了大概七八分钟,两人回到了之前的院落,只是当他们走到院落的时候,表情就有些不淡定了

此时院子里都是泥印子,准确的来说是泥脚印和泥手印

这些印记密密麻麻的出现在院落的走道上,水井上,院墙上,就连窗户上,大门上都有这些泥手印和泥脚印

李长生和彭芳站在院门外,一时之间都有些不敢进去了,两人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之前在密林里挖到的那个泥俑

难道是寻着味儿来了?可是那不是应该出现在他们进入屋子之后吗?

那个泥俑的目标很明确,直接就来到了众人居住的这间屋子,留下了密密麻麻的泥脚印和泥手印

“我觉得我们还是站在院门外等着陆哥回来吧”彭芳开口道

“确实,确实”林长生直接坐在了院门外

林长生的脑子里闪过无数个想法,最后还是觉得安安静静的等待陆安唱完戏回来比较好

这些泥印都不用想肯定不是人留下来的,如果贸然的接触触碰,可能会直接触发厉鬼的杀人规律,这是得不偿失的

另一边戏台子上,陆安最后身体弯腰90度向着台下的村民以及看不到的某些存在鞠躬

陆安身体的那种诡异状态消失了,也就意味着自己今天的戏唱完了

陆安心中也更加肯定自己在戏台子上唱戏的那段时间是处于绝对安全的,虽然自身会承受一定的压力,但是这种压力是不致死的

真正难熬的是,陆安招来的鬼至少会游荡在这个镇子里一段时间,陆安不唱戏的时候,如果触发了杀人规律,那陆安会被他招来的鬼被袭击

陆安扫视了一下台下,并没有发现那个枯瘦老人的身影,扭头看向后台,也没有枯瘦老人的身影

戏台子下的村民身形消失在了原地,随着时间的不断推进整个镇子都变得诡异了起来

陆安走下了戏台子,向着自己居住的房屋走去,路上他看到了一间开着大门的村民房屋

陆安的脚步停了下来,陆安正在思考自己要不要进去探查一下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