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边的石墙苏简仔细看了下,石墙上泛着阴湿,里边的空气也略微有些潮湿,呼吸几口更是感觉胸闷的慌。

打着灯朝里边走,到了一个岔口。

岔口是呈“T”字型的,本想分成两队人马,可这样不妥。

因为这密室之中,谁也不知道有没有藏有机关,更是摸不清这里。

靠着右侧口子,苏简几人也摸了过去。

走过两米路,苏简发现在幽暗的密道之中,两边存在了许多的暗门,暗门的排布似乎和荒楼内一致。

暗门全部是关着的。

苏简轻敲了下石门,甚至想着往右推动,可得来的,全是徒劳无功。

殊不知,

“咚咚——”,

密道里传来了脚步声。

见情况不妙,苏简赶紧叫人打开暗门,躲藏里边。

几人用尽力气,石门纹丝不动。

而此时的脚步声也是越来越近,

苏简必然知道是金院长他们。

“大不了,直接跟他们拼了!”

曲探长也没了辙,掏出左轮枪支,做好了冲锋陷阵的准备。

“老探,你太冲动了,你看这事情还没到最坏的时候吧,”

葛教授依旧保持的很淡定。

林风果然脑子就是机灵,门被打了开,当然打开石门他也耗费了时间。

打开这暗门,必须要找到暗藏的开门按钮,而这个开门按钮,谁也没想到就在自己的脚下。是在暗门的正下方,密道走廊的下边。这开门的方式更是奇了怪,连林风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打开的,听他说,他只是找到了这个开关按钮的位置。也就说,能打开这个暗门纯属运气罢了。

苏简几人快速猫了进去,“咯噔——”

随后就听见石门关闭的声音传入耳中。

暗门内,很幽暗。

光线的强度又要比密道里暗了一倍。

打着手灯,苏简扫射了四周,这里空间很大,足有140平方的大小。

两边放置着铁质的方形笼子,长度足有两米高,宽度大致三个中年男子的体型。

笼子足有三十多个,苏简数不清具体多少,总之很多。

而往前,苏简此时处在了台阶的最高处,顺着往下,层层台阶,足有二十米距离。

台阶的最底下,是一处长方形大小的石坛,石坛上还放置着一张方形木桌。木桌上摆了一个香炉,里边插着香枝,香炉的两侧放着几道黄色符纸和一些食物。

这显然是祭祀用的。

“难道这里是一个祭祀坛?”

苏简表示疑惑。

在木桌的后边,好似空中悬挂着一些东西,一个接着一个,飘荡着。

要不是一边的李晓提醒,苏简还以为是放置的木桩呢。

可事实并非如此,那所谓的木桩,却是吊死的人,那些人被悬吊在空中,飘荡在空中,都是身穿着蓝白条纹相间的病服,就这么飘来飘去。

可别说,心里承受不住的,定会以为是招来鬼魂了。

苏简后背也一时起了鸡皮疙瘩,心跳加快了许多。

“老大,这......这......死人......”

李晓也是尽量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苏简回应,

“是人是鬼,我们今天都得趟这浑水了!”

说罢,苏简走下了台阶。

刚走下台阶,

“咯噔——咯噔——”

石门的声音传入而来。

“不好!快躲起来!”

苏简赶紧让几人跑下台阶,迅速找好有遮掩的地方躲藏起来。

这一鼓作气,往下小跑,把李晓给整惨了,他可摔了好几个大跟头,却又不敢大声叫喊,只能忍着疼痛。

苏简躲藏在了右侧的铁笼石墩后边,这是一个死角。

除非他们前来拿笼子,一般情况很难被发现。

远处传来石门关动的声响,紧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

“你们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好像有?”

“应该没有吧!这里一般人可进不来,就算能进来,出去恐怕难了,”

“那是!那是!”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干正事要紧!”

透着石头缝隙,在昏暗的灯光下,那张白皙清纯的美丽面容出现在眼中。

“金院长果然有问题?”

“我倒要看看他这葫芦里究竟是卖的什么药?”

苏简心想。

金院长身穿着很修长的白色裤子,衣服也是白色,留着一缕长发,他的面容这次精心打扮了一番,显得格外美丽。

苏简看得也不禁咽了口水,可一想他是男人,心里不免更寒颤了。

金院长来到了台阶的最底下,走上祭祀坛。

他来到木桌正前方,让几个精壮大汉点了三束香,随后他行了礼,把香插在香炉中。

再是,转身回头,他变了......

苏简也吓得后皮直发麻,神情紧绷,脸色也变得一阵惨白。

金院长原本还是一副清纯可爱的模样,突然间,也不知是不是着了魔。

他脸色煞白,眼睛暗红,如同死人一般。

总之,看得着实瘆人......

金院长转身来到一个悬吊的尸体面前,嘴里嘀咕道,

“拿你的心,来换取别人的痛苦吧!”

说罢,他命令四个精壮大汉,把悬吊的尸体解开。

随后,苏简见金院长和四个精壮大汉,直接跪坐在了尸体的一边。

金院长说了一声,

“主子,请好好享用吧!这是美味的佳肴!”

苏简看得一头雾水。

话音一落,

苏简看见在祭祀坛的左侧位置,爬上了一个东西,它全是用白布覆盖着。

苏简本以为是什么鬼东西,或是吃人的生物。

可当那东西,掀开自己的白布,全部裸露出它的面容。

“如此熟悉,这.....这不是那位被抬走的精神患者吗?218号房间的患者?”

苏简很是吃惊。

“他是金院长的主人?那他是凶手?”

苏简此时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不同的猜测。

那精神患者扭动了下脑袋,一开始有些疯癫,可之后,他的举动让苏简更惊颤。

精神患者站起了身,一脸沧桑的面容,眼眸里都略带着血丝,可是他邪魅笑了,那种笑很是可怕,可怕得让苏简后背感受到一股冰凉的阴风刺入体内,极为的痛苦,心跳跳动更快了。

苏简晃动了下脑袋,也是让自己时刻保持着清醒。

当然,一旁的李晓那就更甭提了,他早就吓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