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中考,乐遥稍微低调了一些,对什么传教会或者书社圈你的人和事自然少掺和了。

但有人似乎就有点不甘寂寞了,传教会信息群内一直鼓吹着说暑假会有某作家的签售会,届时会邀请青岸市文艺界的谁谁谁共襄盛举什么的,倒是让青岸各中学校学子们饶有兴致。差点没以为是有活跃得很。

乐遥很牙疼,作家签售会消息当初从书社圈放出去,怎么传教会这么起劲?

当然,那就是一个虚假信息,回头可以说是某作家有事耽搁不能到现场,甩个锅就好。

但现在这个锅不好甩了。

而且这也太明显了,这不是拱火是什么,完全就是韩四哥的行事风格。

不过这目的是为了什么呢,在谷粒的身份被曝光出来以后,急匆匆地把书社圈活动扩散到传教会

燕鸿鹄连连追问他作家签售会的事情,说不仅传教会,连书社圈都传疯了这个消息。

有说是某某擅长言情的女作家会来,有说是某某网站男频签约作者的。

乐遥厌得性地白了他一眼,这小子莫不是被谷粒那丫头鼓动起来的吧。

而且这说的作者们都是谁啊,压根就没听说过。

左晓雾指了后面一排青春畅销书架说:“都在这,有兴趣的话可以自己去了解了解。”

胖爷关切着问乐遥如今该怎么整。

燕鸿鹄拿老借口出来说甩锅。

甩锅甩锅,面对商家这锅好甩,面对书社圈的人,这锅还真不那么好甩。

“嘿,作为首编,难不成你还指望着我们来替你做安排?”胖爷嘀咕。

“安排、安排,能安排的不都是人想出来的。你说说你们啊,作为书社圈的核心人物,一个个遇到事情就被牵着鼻子走,就没有一点主动的精神和方法。这样的书社圈,怎么就不是乌合之众?”乐遥稍微表现得有点生气。

这么一说,书社圈的一群人明显面有异色了。

就听见胖爷说:“首编这话我就不高兴听了。书社圈书展会,荐书会活动,我们做的有声有色,有板有眼。活动确实是你提出来的,可活动内容你可是都没有怎么参与,甚至连个指导意见都不充分。哦,你动动嘴,我们跑断腿,然后你又这么直接否定我们,那可有点没劲啊。”胖爷说道。

“哎呦,你还来劲了是吧。来来来,这位爷,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办这些活动。”

“这不是你说要办的么?你动动嘴,我们跑断腿。”胖爷很不高兴。

乐遥迟疑了,胖爷智商真就这么低了?

显然不是,什么动嘴跑腿,他显然更关心谁动嘴谁跑腿啊。

“胖爷这是有话要讲?”

胖爷冷笑一声说:“我当然有话要讲,书社圈从最开始走到现在首编你确实功不可没。但是,这并不是你可以居功自傲的理由吧。我们这群人呢,我们是图什么要甘心自愿地在你后面跑腿流汗?结果就是首编你口中的乌合之众?首编不觉得说话很过分么?我倒是想问问首编究竟有没有点团队精神和合作意识?”

乐遥一时沉思不语,左晓雾在一边一脸玩味地看着他们的热闹。

过分?胖爷如此明白地说出来让乐遥好一阵纠结,这应该不是他想表达的重点吧。

不过也是啊,书社圈大家默契抱团,合作共赢,大家是图了什么就甘心自愿地跑腿流汗呢,他们默默付出的背后有谁曾记得过他们的辛苦呢?

而乐遥自己呢,他的团队精神,合作意识呢?

一个优秀的团队往往需要的不就是大家齐心协力才能共渡难关吗?

“我错了么?我太过分了吗?”乐遥呢喃着。

燕鸿鹄在后面不吱声,骆驼想说什么却也只是叹了一口气。

倒是徐家媛干笑着上前说:“没关系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是吧,其实首编你已经做得很好。我觉得可能是首编年纪还小的原因吧,所以难免偏激过分了。只要知错能改,以后我们书社圈一定会建设得更加和谐。”

听完徐家媛这么苦口婆心的包容的话,乐遥隐隐眼圈都红了。

原来在他们眼里自己这就已经过分了。

……那更过分的怎么办,他们还能接受不?

真是看透这群乌合之众,这就算过分了?

那是乌合之众们接受无能。

就这群目关短浅的穷光蛋,怎么好意思说自己过分。

凭什么要求自己配合整体低级的团队精神,凭什么要自己配合整体浅薄的合作意识。

究竟哪里来的自信,一个个看上去脸都很大么?

做点事情就被事情牵着鼻子走,这群乌合之众难道还想拉了自己的意志跟着他们的经验意识一起堕落下去?

从来都是用常识、用经验去解决一些老问题,怎么就没有人在老问题的基础上得到一点新的启发?居然还妄想要拉着自己一起玩团队,好陪着大家一起降低智商?要不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要不是想帮着左晓雾打开局面,乐遥怎么会陪着这群穷光蛋玩?

气死了,气死了,哎呀,气得想满地打滚。

“你们成心的是吧?”乐遥气得眼球都充血了。

“是啊,大家都诚心想要一起走下去,一起将书社圈发展壮大呢。”燕鸿鹄看着他的红眼圈,不由得也感动热血了。

看看一边憋着笑的左晓雾。

好吧,哪怕就是为了左晓雾,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乐遥忍着恶心说:“行,我接受大家批评,确实是我处事不周到,还麻烦诸位为我操心了。还有胖爷,我要向你道歉,是我只顾着自己的想法去了,大家既然是一个团体,我们就应该相互理解,相互促进。”

胖爷笑了推说两句道:“哪里哪里,首编言重了。我不过就是觉得一人计短,三人计长。也不能什么事情都让首编你这么费心费力,所以我也有一些想法要提出来,大家共同参谋参谋,毕竟我们眼下最需要做的是把书社圈带上正轨。”

一边的骆驼说:“行,胖爷你说吧,听你说的,看我们都该怎么做。”

胖爷看了乐遥两眼,乐遥没有说话。他又瞅瞅左晓雾,左晓雾才懒得关心这些。

胖爷这才继续说下去。

首先就梳理了书社圈的目前状况,包括管理层次、成员分析等等;其次针对书社圈发展中的一些弊端也剖析出来,提点大家该怎么去做,怎么扬长补短;最后畅谈了自己对书社圈未来发展的一些构想。

说得很正式,演得不错,看来是下了不少功夫。

大家对胖爷鼓掌赞叹,尤其是左晓雾还深以为然道:“我总算是觉得这书社圈不再是像小朋友玩的过家家了?”

妹的,你过家家能拉这么多人一起过啊。

胖爷问道:“首编有什么补充的么?”

乐遥正色道:“说的很好,机会都是留给你们这群有准备人的不是么。我没什么具体补充的,只说一点,我们书社圈的发展离不开实体书社,尤其已经被娴读书社打上了烙印,所以书社圈的发展建设都离不开一个中心,就是为书社打开市场局面。”

“好好好,首编这话算是真正的高屋建瓴,我这就安排和其他人碰面会谈,仔细讨论讨论。”胖爷笑得很谦虚。

——

散场以后,徐家媛皱着眉头眯了半天过来问:“我怎么听着有点别的味道。”

“什么味道?你用耳朵听到味道?”燕鸿鹄问。

“不是,就是那种意味,就像我们学院学生会竞选演讲似的。”徐家媛说着看了我一眼。

乐遥宽心道:“徐家媛别想那么多了,眼下我们最需要解决的是签名售书活动的事情,给我联系一个写书的,甭管写的啥,甭管有名没名,只要有作品能给我糊弄过去就好?”

“我?我哪去联系啊,写书的不都文化圈的人么,我又没接触过文化圈。”徐家媛吓得连忙摆手。

乐遥不屑的声音说起来:“那就好好发挥你的团体精神和合作意识,我相信你一定能行的。”

徐家媛楞地一下就站住了,后面燕鸿鹄直接撞上了:“姐姐怎么了,走路发什么楞啊。”

她赶上乐遥笑嘻嘻:“首编,我们不是一个团队的么,我能和你合作么?”

乐遥楞地一下就站住了,后面燕鸿鹄直接撞上了:“你又怎么了,怎么走路都发楞啊。”

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徐家媛怕他没听明白居然又重复了一遍。

“你的团队精神和合作意识就是培养你依赖别人的习惯?这样小聪明的话语以后还是不要讲了”

乐遥完全不屑,丢下一句话,实在没兴趣再和她浪费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