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一品权臣 > 第382章 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谁也没有想到石勇居然会杀了段景住,在场的人全都被震惊了,一点声音都没有,安静的连人的呼息都能够听到。

“这就是出卖梁山的下场。”

石勇像完成了一件伟大的壮举一样,仰天大笑了一通,然后用手中的朴刀指着地上段景柱的尸体,对那些投降的士兵说道:“这就是背叛梁山投降的下场,你们今天如果全都为了梁山战死,梁山自会照料你们的家人,但如果今天你们要是投降了,来日我们梁山兄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就连你们的家人也一样难逃一死。”

那些投降的梁山士兵被他这么一威胁,全都害怕了,谁都不敢再往华榉这边跑。

看到石勇不仅自己的面杀了段景柱,还明目张胆的威胁那些士兵,华榉动怒了,对挡在他前面的士兵喊道:“闪开。”

士兵往两边分开,话剧纵马直奔石勇,石勇见状立刻挺起朴刀朝他劈了过来。

华榉用方天画戟往朴刀上一磕,朴刀从石勇的手中脱手飞走,跟着华榉挥起方天画戟,用月牙朝着他的脖子横着一斩,石勇的人头从脖子上掉了下来,咕噜噜的滚出去,刚好跟段景柱的人头挨在了一起,跟着尸身往前一扑趴在地上,鲜血从脖腔里喷出来,将地面染红。

看到华榉杀了石勇,杨春吓的面如白纸,浑身发颤。

华榉慢慢的把方天画戟收回倒提在右手,看着刚才那些投降的梁山士兵说道:“你们投降以后,我可以把你们的家人全都接到汴京去,你们愿意从军的可以从军,不愿意从军的,我可以给你们找份事情做,让你们能平平安安的跟自己的家人在一起。谁要敢去害你们,我绝不放过他们。”

“我们愿意投降,愿意投降。”得到了华榉的许诺之后,那些梁山士兵纷纷表示愿意投降。

毕竟当初他们也是生活所迫才加入了梁山,如今各地都换上了清廉的官员,百姓的生活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再加上现在又有华榉的承诺,能够到汴京去生活,他们自然不愿意为了梁山把自己的命搭上。

“老秦,把他们带出去安排一下。”华榉说道。

秦东浩冲那些人招了一下手,说道:“你们都过来吧。”

那些人一窝蜂的跑到了秦东浩的身边,秦东浩叫过手下一个营指挥使,让他把这些人带走,找人看起来,等到了东昌府再给他们登记。

华榉看了一下白花蛇杨春,说道:“现在就只剩下你了,你是选择跟石勇一样为梁山而死呢,还是愿意跟那些士兵一样投降。”

杨春把手中的大砍刀扔掉,跪在地上磕头道:“小人愿意投降,小人愿意投降。”

“你说的是真心话?”话剧问道。

杨春连忙说道:“小人对天发誓,绝对是真心话,若有半句虚言,定死于非命。”

话剧微微的点了点头,叫过来八个骑兵,说道:“把他带过去跟刚才投降的那些人一起看起来。”

“是。”

八个骑兵压着杨走了,华榉把秦东浩叫过来吩咐道:“马上清点一下我们的伤员,需要治疗包扎的马上治疗。另外再派人把阵亡的士兵遗体全部收敛

(本章未完,请翻页)

回来,回去的时候好交给他们的家人安葬。”

“是。”

秦东浩应了一声,随后立即去安排人手。

四里地之外的小路上,李逵和冒充宋江的那个人勒住缰绳让马停了下来,李逵回头朝后面看了一下,发现华榉并没有派人追来,心里暗思道:“军师让我们把华榉的人全都引过来,好让他没有机会去追宋哥哥,可现在他并没有来追我们,万一要是去追宋哥哥,那岂不是糟了。不行,我们还得回去把他们引过来才行。”

“走,回去。”李逵对装扮成宋江的那个士兵说道。

那个士兵听到又要回去,急忙说道:“李头领,我们好不容易跑出来了,为什么还要回去?”

李逵粗声大气的说道:“我们的任务是要把他们引来追我们,这样宋哥哥才有机会逃走,现在他们人都没有追来,当然得回去把他们引来了,要不然他们去追宋哥哥怎么办?”

那个士兵说道:“宋头领他们应该已经到了河道那里,就算他们不来追我们,也追不上宋头领他们了。所以咱们还是别回去了,他们的人那么多,万一要是把我们围住,那咱们可就完了。”

李逵说道:“只要宋哥哥能脱险,完了就完了。”

“李头领,还是别……”

李逵把板斧抽出来,威胁道:“你去不去,不去我现在就劈了你。”

士兵吓坏了,说道:“我去,我去。”

“快点。”李逵凶道。

士兵无奈,只的拔转马头跟着李逵一起回去。

过了几分钟,他们在离战场七、八百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李逵看到交战已经结束,就知道梁山军队肯定已经全军覆没,随时可能开拔前往大营那边,所以为了把他们吸引到这边来,他扯开嗓子喊道:“姓华的小子,你黑旋风爷爷在这里呢,有本事来抓我呀。”

华榉正在用自己带的药给一个伤势较重的士兵敷药,突然听到有声音从远处传来,但由于相隔距离太远,一时没有听得太真切。

秦东浩也在华榉身边帮忙,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了一下,说道:“大人,好像是李逵和那个假宋江。”

华榉站起来往那个方向看了一下,虽然因为隔的距离太远看不清楚,但大致的形态和衣服颜色还是能看见,确实是李逵和那个假宋江。

“大人我派人去把他们抓住。”秦东浩说道。

华榉说道:“这个蠢货肯定是怕我们去追宋江,所以想把我们引过去,但只要我们的人一过去,他立刻就会跑,不会让我们抓住的。”

“那就不管他?”秦东浩说道。

“那倒也不是这么说。”

华榉说道:“虽然这个宋江是假的,但那个李逵可是真的,他既是宋江的铁杆小弟,也是梁山对外的活招牌,如果能把他抓住,也是大功一件。不过就这么直接派人过去,肯定抓不住他。这样,你先派人从两翼包抄……”

啊!

华榉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一声大叫出来,华榉一看,只见一个看守投降俘虏的骑兵倒在摔倒在地上,而百花蛇杨春已经骑上他的马,正往宋江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大营那个方向逃走。

原来,李逵在那边一喊,不仅把华榉、秦东浩他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就是看守俘虏那些骑兵的注意力也都被吸引了过去,杨春趁着这个机会,把一个骑兵从马上推了下来,随后翻身上马逃了。

“站住!”周围站着的那些骑兵立刻追了上去。

杨春骑着马往前跑了还不到五百米,突然看到前面来了一彪人马,领头的几员将领中,有一员正是玉麒麟卢俊义。

卢俊义、高展已经与孙安汇合,而且已经去过宋江的大营,但已经人去营空。

随后,他们兵分两路,一路由卢俊义带着人前来跟华榉会合,一路由孙安、高展带着沿宋江他们逃跑的方向追了下去。

杨春看到前路被卢俊义他们挡住了,即刻调转马头横着跑到了李逵他们刚才过去的那条小路上,然后顺着那条小路朝着李逵他们跑了过去,那些骑兵立刻散开追了上去。

李逵看到杨春把人朝他们这边引过来了,急忙跟那个假宋江调转马头跑了。

华榉本来还想让秦东浩派人从两翼过去切断李逵的后路,然后再派人抓他,现在被杨春这么一搅和,计划泡汤了,对秦东浩说道:“你去看看,追得到就追,追不到就算了,不要追得太远,以免节外生枝。”

杨春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头领而已,即使跑掉也没有什么大碍,反正将来要彻底清理梁山这个隐患,到时候再杀他也不迟。

“是。”秦东浩上马追了上去。

过了一会,卢俊义带着人来了,从马上跳下来,抱拳躬身向华榉行礼道:“卑职参见大人。”

华榉轻轻抬了一下手,说道:“卢将军不必多礼。”

“谢大人。”

华榉问道:“西门那边情况怎么样?”

“回禀大人,西门的梁山军队已经全部被歼灭。”

随后卢俊义抱拳跪下,华榉愣住了,问道:“卢将军你这是干什么?”

卢俊义说道:“卑职把两名梁山的头领放掉了,请大人降罪。”

华榉并没有因为听到他把梁山的人放掉,而表现出特别生气的样子,心平气和的说道:“说说你放他们的理由。”

卢俊义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华榉听完之后,说道:“卢将军请起。”

“谢大人。”

卢俊义站起来之后,华榉说道:“大丈夫恩怨分明,你能够冒着自己受罚的危险也要放了黄信跟邓飞,以报宋江的带兵相救的恩情,不愧是一位真豪杰。不过,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大人放心,梁山的恩情卑职已经还完,从今以后卑职跟他们再也没有任何瓜葛,以后不管是梁山的谁再撞在卑职的手中,卑职都不会再放过。苍天厚土为证,卑职若是做不到,必死于乱刃之下。”

“我相信卢将军一定会做到的。”

华榉微笑着往他身边看了一下,发现除了燕青之外,索超、魏定国、单廷珪都没在,问道:“索将军,魏将军,单将军他们呢?”

卢俊义说道:“他们跟随高将军、孙将军走另外一边追宋江他们去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