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东京悠闲教师 > 027 高桥玲奈绝不放弃

虽说池上逸并没有阻止高桥玲奈和松末友香拱火对局,倒也不是真的那么想看女孩子打架,而是更多在考虑让两人搞好关系。

友香虽然性格古怪不好相处,但玲奈对她并没有太深的成见,拌嘴不断正是彼此认可的一种表现。

根据从京子那里了解到的情况,两人虽然一直都不同班,却也从小学开始就相互认识(并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算是一种青梅竹马。

所以说……如果能让玲奈真的喜欢上柔道,吸收进柔道部的队伍里,一方面可以让她和几个死党不再只知道看漫画杂志,从而浪费大好青春年华,也能让松末友香收获一起征战比赛的同伴。

然后也不用再绞尽脑汁去考虑怎么在社团招新里吸引新生加入了!

真是两全其美的妙策,不愧是我!

就在池上逸沾沾自喜之间,高桥玲奈和松末友香一前一后从更衣室出来了。两人头发也都扎了起来避免影响对决,穿着灰白色的柔道服,腰间各自系着一条黑带和一条白带。

柔道的段位分为5级10段,1~5级是初学者级别,之后才正式开始计算段位。

不同于经常听到的跆拳道黑带大师,柔道黑带是初段到五段的泛指,而柔道段位本身更多是对于柔道事业贡献的认可,和年龄关联较大。

因此,常见的柔道奥运冠军其实也差不多只有四段左右,至于友香则是在今年因为刚满16岁而获得了初段的证书,所以才有资格佩戴这样一条黑带。

别看这只是初段黑带,友香为此也是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汗水才得到的。

而显然高桥玲奈并不知道这条黑带的意义,她只是叫嚣般地叉着腰,冲着池上逸嬉皮笑脸道:

“池上老师,你就好好看着吧!看我把这个自大的友香酱打得落花流水。”

“说起来……没有严格意义上的裁判的话,按照最直接的方式取胜应该就可以了。”

松末友香开始手缠绑带,换上柔道服的她目光凛然,自然而然就产生了一种舍我其谁的霸气。

“不介意的话,我倒是可以充当一下裁判。”池上逸举手。

“池上老师您知道柔道的比赛规则吗?”松末友香感到十分惊讶。

“在那之后勉强了解了一些……一本这个概念我还是懂的,‘技有’、‘有效’和‘效果’我不是很好能辨别,计分的时候可能会有点草率。”

“这样就够了,既然池上老师了解规则,我就不担心高桥同学会胡搅蛮缠不认输了。”

池上逸默默看到松末友香对自己的评价值涨了15点,现在已经到达95点,接近百点大关。

他只是借助入门级柔道的开发能力说出自己所知道的情况,但这对松末友香来说显然是一种莫大的鼓励。

“一本”是柔道比赛里最常用到的术语,也是最具代表性的胜利方式,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况触发一本。

1、使用立技(也就是投技)将对方摔成大部分肩背着地,也就是松末友香对池上逸经常使出的过肩摔;

2、使用压技,将对方的背固定在垫子上达25秒钟;

3、逼迫对方的肘关节或勒绞对方颈部产生效果,使之拍垫子或者拍击对方身体2次以上;

4、对方受到取消该场比赛资格的处罚;

以上这些情况都能得到“一本”,一方得到“一本”后,该场比赛即结束,算是获得“一本胜利”。

“规则怎么来都行了……”高桥玲奈抹了抹鼻子,学着松末友香的架势微微弓腿。

“只是友香你可别忘了,咱们今天比的可不是胜负;而是在探讨柔道比赛对异性的吸引力,甚至可以说是我们俩对池上老师的吸引力,光顾着赢的话,可就大错特错了——”

“……”

听了高桥玲奈的洗脑后,松末友香稍显迟疑,目光稍微游离了一阵,高桥玲奈忽然张牙舞爪地扑了上去。

“好机会!”

玲奈不等池上逸正式喊出开始,就猛地扑向松末友香,一把将其抱住。

也太卑鄙了吧!这死丫头……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打得好啊玲奈!你已经深谙孙子兵法了!”

一旁的大道寺堇疯狂给死党玲奈加油呐喊助威,让池上逸很是恼火。

“不准侮辱孙子兵法!”

池上逸一记手刀的工夫,场面却陷入了静止一般——明明占据先机还多出一只手的高桥玲奈虽然抱住了松末友香,却完全不能移动她的脚步分毫。

众人仔细看时,便注意到松末友香只是稍微压低了下盘,裸足紧紧蜷起压住榻榻米,任凭高桥玲奈使出吃奶的力气,并连续发出呐喊,她也只是身形微微晃动。

“看来说用一只手和你打还是我太保守了。”

松末友香稍微一别腿,就将高桥玲奈绊倒,她忙不迭伸手之后支撑住身体,才没有直接脸着地。松末友香也没有趁势追击,而是和高桥玲奈拉开距离,嘴里念叨着说道:

“要打的话就好好打,别在池上老师面前,用这种半吊子的心态敷衍我。”

“不愧是松末大魔王,果然名不虚传……”

一旁的铃木爱菜忍不住发出惊叹之声。

“你第一次看松末同学的柔道比赛吗?”

“倒也不是……”铃木爱菜摇摇头,“她参加县大赛那次实况直播我们都看了,但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看她比赛,真的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玲奈这下可惨了。”

虽然松末友香的柔道技战术水平十分强悍,但池上逸也深知高桥玲奈不是个会轻易屈服的女孩,

“刚才只是一个小小的失误,现在才开始正式对决咧!”

高桥玲奈学着松末友香的脚步忽然伸出右脚去别友香的腿,但结果还是和刚才一样纹丝不动。

气急败坏的高桥玲奈直接抱住松末友香继续别腿,友香在高举双手的同时灵活策动步伐,让高桥玲奈一记猛拐扑了个空,踉跄之间松末友香只是抬手轻轻一拉,就把高桥玲奈拉住了身形。

“别放弃,接着来。”

“真是的……到底是嘲讽我还是在鼓励我嘛。”

一向笑呵呵的高桥玲奈此时此刻嘴唇紧闭,发出了“嗯——”的长音,显得一副自己很委屈的样子,接着便望向身后的池上逸,发出微微抽泣的声音。

“看我干嘛,我又不会给你打同情分。”

“笨蛋!恶魔!涩情狂!”

高桥玲奈骂着池上逸,松末友香则秀眉紧蹙,“快和我好好对决,不要干扰场外的池上老师。”

靠近的松末友香看到高桥玲奈忽然对她露出坏笑的表情,躲闪不及间,玲奈一把扯住友香的衣领,身位也特意拉开。

接着松末友香迅速别腿想要再次绊倒玲奈,被早有预料的她躲过一记,也许是有些愤慨的关系,友香连续出了几招,高桥玲奈却靠着扯住松末友香的衣襟不让她动作太大。

“你自己说不用手了的哦?用了就算你输,谁让你刚才临时改规则。”

“真是……无耻的家伙……”松末友香出其不意向后掰扯,高桥玲奈忽然化拉扯为推进,松末友香收力不急,又恪守着不了能用手的约定,这次真被高桥玲奈直接一把推倒在地,最后关头用双手撑住了地面才不至于倒地。

“哈哈!是我赢了!一本呢!池上老师?怎么不喊!”

“喂……你们两个,先分开啊。”池上逸担心两人受伤,便上前去拉扯玲奈和友香。

在柔道比赛中为了避免缠斗失去观赏性和带来危险,裁判一般是要拉开两人重新比的。

当然高桥玲奈的反应很激烈。

“我不嘛!这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能打败友香的机会……我绝对不能、不能放弃——”

高桥玲奈和池上逸互相拉扯借力,谁也不让谁,友香又不愿直接出手违背先前的承诺,最后只听见撕拉一声,

于是乎,松末友香的柔道服撑开大半,友香酱那马卡龙色的小兔兔可爱内衣立刻出现在池上逸的视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