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谪仙之道 > 第十八章 湖汀小叙

上回说到,陈心瑶为救李安达用身体挡住凤尾鸳鸯兽三味火球,幸而得萧江师兄用九曲金丹及时救助,而无大碍,休息几日即可。

不知心瑶现在身体如何?

这几日,李安达一直寝食难安,他在宿舍案前踱来踱去,因为男女寝室不能私自互串,故不好前往探望。

不管了,我还是得想办法进女生宿舍看下心瑶,不然我真的不放心。

李安达望着窗外的桃林想着。

不过眼下得知道她具体在哪间宿舍,对了,心瑶和彭玲珑师姐正好同脉,她应该知道,彭师姐眼下应该在演武场附近。

说罢李安达离开宿舍直奔演武场,来到演武场,果然看到彭师姐正在练剑。

“彭师姐,我想和您商量个事”李安达在演武场下俯身作揖道

彭玲珑运回宝剑,飘然台下。

“安达师弟,何事?”

李安达一五一十的将心中想法说与彭玲珑师姐。

彭玲珑师姐倒是个爽直之人,她非常欣赏李安达的果敢做派,直接将李安带到了陈心瑶宿舍门前,然后转身离开。

李安达心中暗暗感激彭师姐。

看来彭师姐虽然平日里冷若冰霜,但是个真性情之人。

李安达小心翼翼敲着房门

“谁啊?”房间里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心瑶,莫要害怕,是我,李安达”李安达听到陈心瑶的声音竟有些紧张起来,耳根竟隐隐发烫。

“安达师兄,你直接进来吧,房门没锁”

李安达轻轻推开房门,心瑶披着衣服靠在床榻边,低着头,窗外微风拂面,恰似三月春风芬芳雨,细柳残絮莺莺语。

“心瑶,你身体……身体怎么样了,有……有哪里不舒服”李安达竟有些结巴

看着眼前认真紧张模样的李安达,陈心瑶心中暖暖的,轻声说道

“安达师兄,我好多了,没事了”

“心瑶,你有没有想吃的,我去饭堂给你捎来”

“安达师兄,没事的,刚刚师姐给我送过了,你陪我去下烟柳汀吧,这几日没出去,怪闷的”

“好的,没问题,心瑶”李安达因担心正值深秋季节,心瑶重伤初愈,怕感风凉。

于是他下意识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披在心瑶身上。

当李安达双手触碰到心瑶双肩时,一股电流游走在心瑶身上,不觉微微一震,眼眸里含着泪花。

“心瑶没事吧”李安达以为陈心瑶哪里不舒服,温柔的问道

“没事的,安达师兄,我们走吧”

陈心瑶轻轻应道。

两人一路上默默的走着,并未对话,只是似乎两人心有灵犀,虽为深秋时令,心中却是暖暖的。

大约走了半柱香的功夫,他们来到了烟柳汀。

烟柳汀因其柳树成荫,春日山中雾多,远远望去汀中柳雾缭绕得来。

李安达和陈心瑶来到汀中一处廊亭处坐下。

虽为深秋时节,湖面依是烟雨袅袅,胜似江南水乡,江南正是李安达的出生地,此处景致不禁让李安达想起了家乡,已然数月未回去,不知母亲如何,情不自禁蹉跎起来。

“安达师兄,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陈心瑶看着若有所思的李安达,关切的问道。

“哦,没事,心瑶,只是太久没有回乡,此处风景又与家乡无异,心中不禁感慨万分,让心瑶见笑了”

“安达师兄,没事的,思乡之情乃人之常情,对了,安达师兄你故居何处呢”

“心瑶,我家并不在九州,而是来自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地方,不过用我们那边的方式来说,是江南一带”

“哦,心瑶虽不解,但是希望能有机会去安达师兄故居走一走”

“嗯,对了,心瑶你家在哪里呢,你为何会孤身一人前往玉清门修习呢”

“安达师兄,我是柳州人士,家里世代是剑客,祖上曾做过押镖,到了我这一代,家中只有我一人”

“一日,一个九州很有名的风水先生忽然驾访我家,说愿为我家算一卦,此卦分毫不收”

“家父遂请先生,先生说道,陈家会有三劫,家中独女仙骨赫然,需上玉清门修炼仙道,方可化劫。”

“于是我便来到了玉清门”

“原来如此”

“那安达师兄,你为何会来玉清门修炼呢”

李安达将之前的事娓娓道来

“安达师兄,你是和菲儿师妹一同上山,你是否喜欢她呢”陈心瑶有点紧张的问道

“心瑶,说实话,之前确有一丝男女之情,但近日我思绪万千,觉得我心中真正所属并非菲儿”

“安达师兄,那是何人呢?”

“心瑶,你有婚约否?”

“没有,以前幼时确有一婚约,后因需上玉清门修仙,故婚约解除”

“心瑶,我之所属就是你,我知道我可能配不上你,也不奢望你能芳降于我”李安达注视着心瑶

“没有,安达师兄……我……我也很喜欢和安达师兄在一起”

李安达此时已将手轻轻拉住心瑶的双手,心瑶的心砰砰直跳,从脸颊一直红到了耳根。

深秋的月儿是那么的楚楚,仿若那幽香经久的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