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陈墨已经尽力去想象未来将要长住的地方,但真正抵达的时候,陈墨才发现,这地方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大些。

而且最重要是,住宅本身的面积并不算大,上下分为两层,整个建面最多也就七八十平方米,将绝大多数空间都留给了庭院本身。

完美符合陈墨的要求。

“墨哥,我是懂你的,我知道以你的性格,肯定是觉得自己住的地方无所谓,但精灵们的活动空间一定要足够大,足够好。”

阿辉满脸得意。

“怎么样,这里不错吧?”

“嗯,我很满意。”

听着陈墨的赞扬声,阿辉的脸上笑容的更加灿烂了,早就拿到房间钥匙的他,直接带着陈墨和皮丘推开大门,一路往客厅内部走进。

“当初买下这间别墅的那人是我朋友的朋友,他给我说他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这套别墅,因为在住进来几天后,总觉得这个住宅面积实在有点太小了,住着没什么劲,体现不出来他的生活,所以便把这间别墅拿出来出租了。”

阿辉看着基本上空空如也的客厅,缓缓解释道。

“由于那家伙厌倦的太快,这里的家具基本都还没有买齐,所以墨哥,你今天住进来是没有什么问题,但后面还需要自己购置一些家具。”

“没事,我之前住的公寓还有一些家具,等会我去搬过来便是,剩下的之后我之后再去买。”

“行,那等参观完了这边,我和墨哥你一起去吧。”

“不用不用,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今天已经都这么晚了…”

“害,墨哥,其实我这边也有套房,咱俩是邻居啊。”

说着,站在二楼露台边的阿辉,随手指向了视野远处一栋比脚下房子还要大的别墅。

陈墨:“……”

不过,有了阿辉的帮忙,搬家的过程倒是变得顺利了许多,再加上阿辉又去那边的家里开出来了一辆车,两人一起,基本一个来回就把陈墨落在单身公寓里的东西处理了个干净。

“就这样了,墨哥,那今天我就先不打扰你了,明天我再来看皮丘它们。”

和待在陈墨肩头的皮丘打了声招呼之后,阿辉便直接开着他的车返回到了远处的那栋别墅。

可以预见。

未来一段时间,家里都会出现阿辉那道时不时过来串门的身影了。

这个家伙,似乎在解除了对巴大蝴的误会,对精灵的喜欢越来越盛了,也不知道等到这个家伙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只精灵时,又会是个什么样子,不会到时候兴奋地直接把精灵给吓跑了吧。

陈墨想到这里,不由得笑了。

“走吧,回去看看我们的新家吧。”

“皮丘!”

后花园里。

皮丘对于这个新家表现的非常满意,本来就从小生活在自然之中的它踩着熟悉的青草地上,满脸写着的都是开心。

而比比鸟则和平常时候一样,表现地非常冷酷,它站在后花园外的一颗高大树木的枝丫上,像个卫士一般,静静观察着别墅四周的环境。

直到陈墨看见了,让它不要那么警惕之后,比比鸟才缓缓闭上眼睛,按照以前在鸿景坡森林中生活的习惯,靠着树干休息了起来。

唯有对住宿环境没有太大要求的鲤鱼王,依旧如之前躺在收纳箱一样,一动不动地安静待在灌满水的泳池里。

站在二楼阳台的陈墨双手交叉撑在栏杆上,极好的视野正好可以让他将三只精灵的动静尽收眼底。

总而言之。

新的开始,一切都很好。

……

作为一个房地产商家长大的孩子,阿辉很早就利用着家里给的钱,在很多地方购置了房产,年纪轻轻就过上了包租公的生活。

而紧邻着陈墨的这栋别墅,其实是阿辉不久前刚买下来的一套别墅。

他对这里的环境很看好,认为这个地方以后还有升值的空间,其本来的打算也是准备在未来某个合适时段抛售出去的。

但现在,因为陈墨的到来,阿辉顿时改变了主意,他要把这个地方留下来,当成了一个定期居住的新家。

理由呢,自然也和陈墨想的一样,为的就是陈墨家的那群小精灵。

“…什么时候,我才能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小精灵啊。”

躺在床上,阿辉翻看着今天用手机拍摄到的照片,里面有**,皮丘,比比鸟,还有无论怎么拍,都没有任何变化的鲤鱼王。

但哪怕是这样,他也依旧很喜欢。

不过,自己是为什么如此喜欢精灵的呢?

明明不久前,还被巴大蝴暴揍了一顿。

“自己这算不算某种意义上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呢…”

阿辉看着照片里,和皮丘同框的陈墨,一人一精灵对视间的眼神,那其中的所蕴含的种种感情,让他心中莫名升起一种名为羡慕的情绪。

“啊啊啊,不管了!下次有墨哥帮助,我一定一定一定收服一只小精灵,让它自愿跟随我生活!”

一边这样想着,阿辉一边打开了手机上的聊天软件,点开了一个叫做‘精灵小屋’只有几十人的小群,然后将手机里这些照片发送了出去。

很快,原本安静的小群就炸开了锅。

【卧槽,辉哥,你真跑去见墨宝了!?】

【人家辉哥就在安平市,去和墨宝面个基不是也很正常。】

【羡慕了,辉哥,你是不是已经抱过皮丘它们了?】

【辉哥,快说,小皮丘是不是摸起来毛绒绒的,很舒服?】

【慕了。】

看着这群连精灵都没抱过的家伙的回复,阿辉的心情终于舒服了。

“呵,一群垃圾。”

正当阿辉准备畅聊一下今天触摸精灵时的那种感受时,一条私聊窗户忽然从上方弹了出来。

看到备注的一瞬间,阿辉的心顿时一沉。

点开一看。

一连串图片不停弹出。

最后一张图片上显示的是一个花园中,在那片花园的地上,墙壁上,布置好的鸟架上,正站立着一只只**和比比鸟。

而在镜头最前端的,漏出半个脑袋和肩上小**的不是别人,正是风兰。

“草!”

阿辉差点没把手机直接摔了。

眼不见心不烦,决定关上手机,准备明明再去找皮丘它们抚慰受伤心里的时候。

又是一条私信发了过来。

不过,这次不是风兰,而是另外一个熟人,也是上次和野外露营时一起遭难的一个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