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沈晚绾勾唇一笑,眼神却变得冰冷无比。

“否则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毕竟安小姐也不想,落得个小三的名头吧?”

话落,沈晚绾没给安灵儿反应的机会,反手拉上季谨弦快步往门外走。

“老公我们回家。”

“好。”

两人并肩离开包厢,云卿几人也紧跟其后,几人一走,偌大的包厢内就剩安灵儿一人。

看着面前空荡荡的包厢h,安灵儿面容变得扭曲,她伸手直接扫到了桌上放着的酒瓶。

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安灵儿狠狠的踢了脚旁边的跳舞机,因为她用力过度,跳舞机直接报废了。

包厢监控忠实记录下了一切,季谨弦几人前脚刚走,后脚服务员就来了。

“小姐,我们店有规定,一旦毁坏店内物品或设施当按照原价五倍赔偿,请问您是刷卡还是现金?”

服务员的态度十分好,可这话却把安灵儿惹毛了,她反手就想给服务员来上一巴掌,可手还没碰到服务员就被后者躲开了。

“这位小姐,如果您不配合还要动手打人的话,我们就报警了。”

服务员的态度不卑不亢,一看就接受过良好的培训,这家店老板的后台非常大,根本就不担心得罪客人。

在培训时他们就对服务员说过,一旦有客人莫名其妙对你们动手,你们可以不用顾及工作,躲开或者打回去都行。

不过这样做的前提是客人主动对你动手,而你没有任何过错的情况下。

“你……”

安灵儿被这个服务员给气死了,她恶狠狠的瞪着面前的服务员。

“把你们经理给我喊出来,我一定要让他开除你!”

安灵儿趾高气扬得看着面前的服务生,眼中满是浓浓的不屑与讥笑,按照她以往的经验来看,一旦他说出这话,这些服务员都会屁颠屁颠跑来跟她道歉。

这一次肯定也不例外!

就在安灵儿得意洋洋等着服务员跟她道歉时,面前的服务员冷笑一声,直接拿出手机,快步离开了包厢。

五分钟后,服务员再次返回包厢,非常恭敬的和对方汇报情况。

“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希望这位小姐到时候能配合警方的调查。”

说完服务员没管安灵儿的反应,直接快步离开,她可没空和这种人在这耗时间。

有那个空,还不如早点把活干完下班,赶紧去赚赚外快!

“你这个贱人给我站住!”

听到对方已经报了警,安灵儿瞬间就慌了,她二话不说就想去追刚刚跑走的服务员,想让对方取消报警。

她现在可是公众人物,绝对不能上社会新闻,这要是被粉丝们知道了,她肯定会脱粉无数。

想到这,安灵儿的脸色立马就绿了,可惜她根本就追不到服务员,还没走出包厢,他就被两个壮汉给拦住了。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您暂时还不能走,我们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过来,请您配合调查。”

壮汉不让人离开,既然损坏物品,那就得造价赔偿,不愿意赔偿,那就去蹲橘子吧。

“你们给我滚开……”

安灵儿非常生气,她现在只想趁着警察还没来赶紧走,可惜两个保安也不是吃素的。

既然不能对客人动手,那他们可以直接把这个人关在里面,到时候警察来了,也有个交代.

安灵儿之后会有多悲伤,离开的沈晚绾压根不知道,同时也不想知道。

简单和季谨弦几位兄弟分别后,沈晚绾就坐上了回家的车,她气哼哼的看着开车的男人。

“臭老公,你长这么帅干什么?净给我招了这么多情敌!”

沈晚绾很生气,她气呼呼的瞪着季谨弦,她压根就没想到这么快能碰见原书女主。

不过百闻不如一见,之前他对原女主的印象就是书中描写的那样。

在书中作者的描写中,原女主非常善良,热心,聪慧,大方,还乐于帮助别人,是男主最好的弦内柱。

可如今见到真人,沈晚绾只发现作者的描写有毛病,这如此善妒白莲花,装绿茶的模样和善良,热心,聪慧,大方,压根扯不上半毛钱关系。

也不知道书中的男主是怎么想的?

“我没搭理她。”

就在沈晚绾气呼呼时,认真开车的季谨弦忽然开口,简单的话像是在解释他和安灵儿的关系。

对于主动投怀送爸的女人,季谨弦是极其厌恶的,这安家的确有意和他们家联姻,只是他始终没搭理。

却没想到会让这小丫头吃上醋,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看着丫头气呼呼的模样,季谨弦有些不知所措。

“哼,你没搭理她为什么他还会黏上来?”

撒娇精秒变小作精,沈晚绾开始挑刺。

“我看你刚才挺开心的,你是不是还想把安小姐带回家?要不我把季太太的位置让出来给她?”

沈晚绾明知道自己不应该生气,季谨弦和对方肯定没有什么,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她现在十分郁闷,只想赶紧发泄自己的情绪,等她发泄完了会去和季谨弦道歉的。

“我没有……”

季谨弦如今非常委屈,他也不知道哪个女人会来,要早知道的话他肯定不会过来的。

如今被媳妇误会,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哄人,瞬间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谁能告诉我媳妇生气了要怎么哄?在线等挺急的!】

【早知道媳妇生气这么难哄,我去把林特助的宝典拿过来了。】

【要不问问林特助要怎么哄?】

就在季谨弦想着问问林特助食,副驾驶的沈晚绾又叹了口气,开始演了起来。

“呜呜,我知道我并不是你喜欢的媳妇,你对我也有意见,你肯定巴不得一年后和我结束协议离婚,我命怎么这么苦,嫁了个老公,老公却不爱我,我真是没有人要的小白菜……”

说着说着,沈晚绾开始唱起了“小白菜地里黄”看着沈晚绾如此卖力表演的模样,季谨弦是又好气又好笑,可最终他还是服了软。

“我错了,你想要怎么罚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