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天道阴阳先生 > 第八章:猎妖局

林沐与秦媚相视一眼朝着村妇那边走去。

村妇焦急的跑到田里,此时村长徐在明也在忙着。

“村长!不好了,老王家的那孩子不见了!”

村妇因为跑动气息凌乱但却顾不得其他。

“什么!马上去老王家!”

村子徐在明脸色一白放下手上的种子就跟着村妇朝着村子里跑去。

林沐和秦媚自然也跟了过去。

两人跟着一户人家院前,一眼就看到一个五六十岁老人坐在地上双眼无神。

“老王!”

徐在明跑进来后立刻来到老王面前把老王扶了起来。

因为村妇之前去找徐在明的动静比较大村里几乎都已经知道了聚集了不少人围在外面,其中还有很多林沐班上的同学学生来看热闹。

林沐和秦媚从一些聪明交谈口中得知这个老人叫王生汉,家里很穷老伴早早的就病逝离开了,而膝下子女则去了大城市里工作就把孩子留给了老王照顾。

但没想到的是今天早上起来时却发现孩子不见了,只在院子里找到了一件带血的衣服!

“村...村长!咱家娃不见了!我可怎么和外面孩子他们交代啊!”地上的王生汉哭喊着。

王生汉的孙子叫王小波,也就是丢失的这个还是。

“老王你昨天晚上家外面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徐在明问到。

“我...我半夜的时候听到屋外有娃的哭闹声和似乎是雷电的声音,但我...我也按照村里规定不敢开门出去,那时候咱娃都还在的,但今天早上起来却找遍了村长都没见了,只有这件衣服!”

说完王生汉颤颤巍巍的把一件带血的衣服递到徐在明面前。

听到这林沐和秦媚大概能猜到一些了,王生汉当时听到的动静很可能就是他们在和姑获鸟缠斗的时候的声响,自于雷电自然就是林沐扔出的那道茅山五雷咒的声音!

但那只姑获鸟不是已经被灭得连渣都不剩了吗?怎么可能会在之后临近天亮了还掳走了王生汉的孙子?

很可能是其他的妖孽出的手!

徐在明看着老王手上的血衣不知如何开口,村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更是导致了很多人都搬离了这里。

只留下了这十几户实在没钱的人,哪也去不了只能留下来。

“老王你先别急,咱先按照以往的惯例发动全村人在去山里找下,说不定就还有希望小波还没事呢。”

徐在明叹了口气,口中虽然说着安慰王生汉但村子里的人都知道这根本就没有一点希望,曾经有人也进山寻找过,但却很少有能找到的,即便是找到了也只是具已经残破不堪的躯体!

王生汉全身颤抖着点头,就算是只有一点希望也要尝试!

很快徐在明就敲锣叫来了村里所有人,现在整个黄梅村村民只有二十多人,之后徐在明又找到了董长青和汤贝贝召集了班上学生集合也帮忙去山里找。

黄梅村四面环山林沐带着秦媚外加个死皮赖脸太跟着来组队当电灯泡的胖子三个人从村子东面的大山里找起。

“昨晚那个黑衣人说的话你还打算管这黄梅村的事情?”

上山路上秦媚对着林沐问到。

“邪祟妖魔为祸害人我们身为道界正道之士怎么能够不管?”

林沐奇怪的看了一眼秦媚。

听到林沐的话秦媚白眼一翻本小姐可不是什么正道人士。

“可你能对付的了吗?”

“这...”

这话林沐噎住了,别说这极可能会有什么很强的妖王邪祟就昨晚一只姑获鸟林沐就大意得差点领盒饭。

“我们不如走之后把这的情况报给国家特殊部门或者让茅山龙虎山他们派人来解决,就凭我们两个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秦媚说到

而林沐却没在说什么似乎是在想着什么或者考虑秦媚说的话

......

说是寻找但却一路下来没有半点踪迹,但林沐却能感觉到这山里不管是到哪里都会有一股淡淡的妖气,但却没有发现一只妖的影子。

林沐每走过一段时间就会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符咒贴在树上。

这些符咒能让林沐感应到周围的妖气变化,如果有妖怪经过林沐就能得知。

按照约定的时间所有人在中午十二点回去。

三人一无所获一路上还遇到了几队同样来寻找的村民。

但等三人回到村里时却看到老王家已经围了不少的人,原来失踪的那个孩子王生汉的孙子还真被一队人给找到了!

但却早已经没了气息。

躯体已经残破不堪到处都有被某种东西啃咬撕扯的痕迹,在就是躯体头上的头发竟然都不见了,连带着头皮整个头顶血肉模糊一片已经能微微看到一些翻出的头骨了!

一些承受能力不足的人看到这幅场面已经跑出去吐了起来,就连林沐身旁的秦媚都脸色苍白。

老人王生汉扑在小孩躯体痛哭着。

而徐在明站在一旁,他已经派人下山去报警和通知老王的儿子儿媳妇了。

因为发生了这个事原定明天早上下山离开的一班学生都只能暂留下来等晚上警察赶到调查清楚后才能走了。

林沐皱眉尽量走得靠近一些仔细的在地上的躯体观察了起来。

是什么头发会不见了呢?

这个是林沐毕竟关注的一个地方,一般的妖就算是害人吃人也都不会吃头发,就像人也不喜欢吃肉吃到毛一个道理。

突然,林沐脑海中闪过一道讯息!

“跟我来!”

不等秦媚反应林沐一把拉住秦媚的手就走出了人群回到了他们住的阁楼。

林沐之间来到二楼房间找到自己的黑色背包从里面掏出一本破旧的书,书面写着什么已经完全烂掉看不出来。

林沐快速的翻动着在终于一页前停了下来,而这一页上描绘的是一个名为食发妖的邪祟!

食发妖是一种生活在原始荒无人烟的森林中的一只妖邪,全身无毛,只有一身皮肉包裹,身形矮小之爪锋利如刃,喜食人发内脏,极以群居!

“你怀疑是食发妖干的?但食发妖应该不会在这种地方出现啊?”

“而且如果是食发妖应该是群体行动的为什么我们没有发现?”

秦媚也看到书上的内容眉头紧锁,食发妖这种妖怪不像姑获鸟很少见反而在道界不少人有碰到过记载信息。

“我也很奇怪,如果是食发妖单个虽然好对付但食发妖却是群居的,很可能有十几只甚至更多。”

“更让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猎妖安全局没有派高手过来。”

林沐说到,猎妖安全局就是附属于华夏国安的特殊灵异事件调查机构,不管是道界内的秩序都市内的灵异事件都是猎妖局在管理。

通常如果国内某地出现警察局调查不了的灵异事件警察局都会把事件档案上传提交给猎妖局的审核部门审查,确定问题因素后就会派人下来接管调查。

曾经林沐跟着老头子的时候就和猎妖局的人打过交道,那都是群桀骜不驯的家伙,但实力却的确不弱。

......

到了晚上终于一队队带着武装的武警到了村子里,而让林沐和秦媚没想到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猎妖局点人也来了!

这次猎妖局一共来了三个人两男一女,其中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身黄色道袍手上拿着个八卦罗盘到了黄梅村后就四处用罗盘搜查着什么。

另外两人其中一个则是穿着一身黑色风衣很年轻的少年,大概也只有二十三四岁左右,双手抱在胸前背后背着一把漆黑的铁剑。

剩下的一人则是个女子,穿着一身青色长衫站在风衣少年身旁。

三人跟着武警队务来到了老王家里,同行的还有老王的儿子王子康和儿媳妇,夫妇二人原本在城市里工作却突然接到联系家里孩子出事了,让两人都悲痛欲绝,王子康的妻子更是哭晕了不知道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