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段无涯影子里窜出的黑影眨眼间来到谭穆前方,化作一只青面獠牙、森气缭绕的狰狞精怪。

正是四精怪之首,魑!

“吼!”

魑的咆哮声响彻云霄,凶残、狂虐的气息铺天盖地而出。

感受到它的气息后,谭穆大惊失色。

“渡劫巅峰?”

“吼……”

闻到血腥味的魑凶性大发,直接咆哮着扑了过去。

谭穆来不及思考,招手取出长剑,运转浑身灵力,疯狂的向它斩去。

“极剑道斩!”

一道数丈长的剑芒破空而至,方圆十丈内皆被凛冽杀气充斥着,空间扭曲,砂石倒卷。

这是谭穆拼尽全力,斩出的最强一击。

“吼……”

魑又是一声咆哮,没有花里胡哨的招式,直接探出利爪,将那剑芒像废张一样撕碎。

由此可见,它的利爪比灵剑还坚韧。

剑芒破碎之后,魑张开血盆大口如鬼魅一般扑到谭穆身上,两只利爪疯狂撕抓。

“啊,不要……”

谭穆倒在地上,凄厉惨叫。

魑如跗骨之蛆一般,任他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一时间血肉纷飞,画面残忍至极。

慕冰倾被吓得脸色发白,下意识的捂住眼睛。

另一边,从顺天府的方向飞来数道身影。

正是寒知秋、成仁和几个长老,感受到刚才的打斗波动后,赶过来查看,刚好看到了这一幕。

“怎么回事?”

“快看,是谭宗主!”

“那只妖兽的气息……渡劫巅峰?”

“嘶……”

看清情况后,几人纷纷倒吸凉气,满脸惊恐的向后退去。

他们想不通,为何在顺天府附近会有如此恐怖的妖兽。

它又为何会和谭穆厮杀起来?

很快,三长老看到了不远处戴着面具的段无涯和慕冰倾,短暂的疑惑后,她突然想到了什么。

“冰倾。”

“师傅。”

听到三长老的呼唤,慕冰倾犹豫了一下,还是跑了过去。

此刻,魑与谭穆的战斗已经结束。

满身鲜血的魑抬起丑陋的头颅,猩红的眼睛望向他们,还不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巴上的血肉。

凶残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寒知秋等人浑身一凛,身上瞬间起了一层冷汗,如坠冰窟。

“冰倾,这是怎么回事?那妖兽是……是你认识的那位神秘前辈放出来的?”

三长老拉着慕冰倾的手急声问道。

其他几人闻言,也纷纷望了过来。

慕冰倾微微点头。

“是前辈放出的战宠。”她望向段无涯,眼底满是感激。

寒知秋等人再次震惊的张大嘴巴,认知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渡劫境巅峰的战宠?”

“老夫还不如他的战宠修为高。”

“这位前辈……恐怖如斯!”

几人结巴开口,再次看向段无涯的目光充满了敬畏。

光是一只战宠就达到了渡劫巅峰,那他的修为又到了什么地步?

“吼……”

魑却是不管这些,此刻人立而起,一步步向他们逼近,凶残的气息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面对如此凶物,几人甚至连反抗的念头都提不起。

“冰倾,快,快让这位前辈住手啊!”三长老紧抓着慕冰倾的手腕,声音急促。

慕冰倾点点头,费力的抽出手掌,跑到段无涯身前。

“前辈,他们是我的宗主和师尊,请您高抬贵手,不要波及他们。”

“好了,回来吧。”段无涯冲着魑淡淡开口。

“吼……”

魑发不甘的看了顺天府众人一眼,这才回到段无涯身旁,蹲在一侧舔舐身上的鲜血。

再看那谭穆,早已血肉模糊,死的不能再死。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慕冰倾毕恭毕敬的向他施礼。

“要谢就谢你的酒水吧。”段无涯开口,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眼:“你被封了修为?”

“是。”

“我帮你解开。”

段无涯一指点出,指尖一道凌厉的剑意瞬间破开了谭穆留下的封印。不过下一刻,他突然皱起眉头。

“你……”

“前辈,怎么了?”慕冰倾察觉到了他眸子上的变化,顿时紧张起来。

段无涯没有说话,一把抓起她的手腕,以灵力探视她的身体。

片刻之后,他微微扬起嘴角。

“难怪此人要抓你,原来是看出了你的体质。”

“前辈,您在说什么?”

慕冰倾听得云里雾里的,满心疑惑。

段无涯放下她的手,声音重新恢复平静:“我要是没看错的话,你应该是传说中的‘玄阴灵体’。”

“‘玄阴灵体’?”

“没错,一种罕见的灵体,难怪你的修为这么低,这顺天府的功法不适合你。”

慕冰倾的脸上震惊不已。

自己的修行速度确实很慢,明明比别的师兄弟都努力,但修为境界就是迟迟难以突破。

此刻听了段无涯的话,这才幡然醒悟。

她满怀希翼的看向段无涯:“前辈,还请您指点一番,冰倾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你很渴望实力?”

“是。”

慕冰倾点点头,没有否认。

段无涯看出,她的心底一定藏着什么心事,但并没有询问。短暂的思索之后,他带着玩味的道:

“如果让你做我的侍女呢,你可愿意?”

“晚辈愿意。”

慕冰倾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这反倒是让段无涯有些意外,一个妙龄年华的绝美少女,竟然甘愿做自己的侍女。

看来,她真的很渴望变强啊!

他将手中的铁剑递到她面前:“好,那么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洗剑侍女。”

“是!”

慕冰倾重重点头,伸手将铁剑接过。

所谓的‘洗剑’侍女,其实和记名弟子差不多,平日里帮他保管武器,偶尔被指导修行。

段无涯取回铁剑,转身离去。

“明日来宫殿中找我。”

“是!”

慕冰倾望着他的背影,惊喜不已。

魑舔舐完身体,发出一声不满的嘶吼声,随后化作黑芒消失在段无涯的影子里。

待他们彻底消失后,寒知秋等人才敢靠过去。

“冰倾,你和那位前辈说什么了?”寒知秋忍不住开口询问。

慕冰倾重新恢复冰冷的气质,闻言后没有隐瞒。

“前辈答应让我做他的‘洗剑’侍女。”

寒知秋楞了一下,随即面露惊喜。

“竟有这种好事?”

一旁的其他长老也纷纷露出羡慕之色。

“能得到这位前辈的指点,这是你的造化啊。”

“是啊,连他的战宠都是渡劫巅峰,你得到他的指点,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冰倾,他还缺‘洗剑’童子不?扫地仆人,庭院管家也行。”

“……”慕冰倾看了眼有些失态的众长老,满眼无奈。

唯独副宗主成仁还算冷静。

他一脸凝重的看向谭穆的尸体,冷冷的提醒他们:“各位,先别急着高兴,我们马上要有大麻烦了。”

此言一出,众人一个激灵,豁然醒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