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血色吻上月季 > 第九章:我对你的好感

正值正午,烈日当空,空气中弥漫着热浪,让人浑身燥热难耐。

堤卡窝在希瑟的怀中,睡眼惺忪,小肚子饿的咕咕直叫。

推开家门的那一刻,希瑟看见在厨房间忙碌的塞尔,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他的身上,仿佛为他镶嵌上了层层光晕,干净修长的背影让人恍惚间产生了幻觉

塞尔转过身,那柔软的银发和精致的五官和似笑的容颜定格了时光。

希瑟只感觉自己的心跳突然加速了。

塞尔看见希瑟,嘴角勾勒出一抹温暖的微笑,道:“回来了。”

希瑟微微点头,看着塞尔,心中充斥着异样的感觉。

“脖子还疼吗?”塞尔轻声问道。

希瑟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好些了。”

塞尔走到希瑟面前,伸手抚摸着贴有创可贴的颈部,“我下次轻点。”

看着塞尔温润的眼眸,希瑟的心脏扑通扑通剧烈跳动着,一种奇妙的悸动涌上心头,脸颊上不由得爬上了两朵绯红的云霞。

“嗷呜~”

这时,堤卡从希瑟怀中探出头,看着塞尔,口中发出了一声吼叫。

“堤卡?”希瑟急忙问道。

堤卡用力嗅了嗅塞尔,似乎在闻着什么味道,然后一副警惕的表情盯着塞尔,口中发出低沉而威胁的吼叫声。

看见堤卡,塞尔不悦的皱眉,冷冷道:“这东西哪里来的?”

“呃……”希瑟干笑了两声,她怎么给忘了狼人和吸血鬼是死对头这件事情,堤卡还那么小,万一被塞尔弄死了该怎么办。

“它是我路上捡到的,我看它可爱就抱回来了。”

希瑟尴尬的解释道。

“妈妈你撒谎,明明你还想把我送走呢!”

堤卡气鼓鼓地瞪着希瑟,眼睛里流淌着委屈的眼泪。

听到“妈妈”二字,塞尔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一种想马上弄死这小家伙的念头,压低声音质问道:“妈妈?”

希瑟看见塞尔那阴森森的目光,吓得急忙摇头。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和它今天才刚刚见到,它上一来就喊我……”

“干什么,干妈不是妈了嘛?肮脏的丑吸血鬼,理我妈妈远点!”

堤卡打断了希瑟的话,冲着塞尔愤怒的叫嚣着。

“哦,干妈啊,那没事了。”

塞尔淡漠的瞥了堤卡一眼。

“哼!”

看见塞尔的表情,堤卡气呼呼的扭过头,委屈巴巴地望着希瑟:“干妈,我不喜欢他,能不能把他赶出去啊。”

“呃……”希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嘿,小东西,我看你真是欠打啊!”塞尔举起手,作势欲打。

堤卡看见塞尔要打自己,急忙把脑袋缩回希瑟的胸前。

希瑟看见堤卡害怕塞尔的样子,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怜惜感,伸手拦住了塞尔,笑着说道:“好了好了,就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们两个好好相处,好嘛?”

希瑟眨巴着眼睛,楚楚可怜地看着塞尔,一副小女人撒娇卖萌的神态。

塞尔心里咯噔一跳,一颗心莫名其妙地狂跳不止,心底升腾起一股异样的情愫。

“好……”塞尔艰难的从嘴里吐出了一个字。

希瑟看见塞尔答应,脸上顿时露出灿烂的笑容,她拍了拍堤卡的脑袋瓜子,柔声说道:“以后这是你家了,堤卡。”

“嗯呢!”堤卡重重点点头,随后又对着塞尔吐了吐舌头。

塞尔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说道:“吃饭吧。”

餐桌上。

希瑟夹了一筷子红烧肉放入堤卡碗中,道:“来,堤卡多吃点。”

“嗯,谢谢,干妈。”堤卡高兴的点了点头,大口吃了起来。

塞尔看着堤卡,一脸的不满。

等到吃完饭,等到堤卡睡着了,塞尔大步流星地走到希瑟面前,趁希瑟没反应过来,一把抱起她。

希瑟被塞尔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大跳。

“啊喂,喂,你做什么?快放我下来。”

希瑟拼命挣扎着。

塞尔没有理会希瑟的抗议,抱着希瑟向楼上走去,把她丢到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你,你干什么?”希瑟惊恐地问道,看着塞尔的眼神充满了戒备,双手紧张的护在胸前。

“我想好了我应该让你干什么了。”塞尔嘴角微扬,邪邪的笑道。

希瑟心中升起一股不安的预感。

“我好像对你的好感不是一点点,希瑟。”

塞尔说道。

“什么?”

希瑟愣住了。

塞尔的脸慢慢凑近,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希瑟的脸上,一股暧昧的情绪悄然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希瑟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了,脸色也变得有些羞红。

“你这个qs放开我干妈!”

此时,堤卡的声音忽然在外响了起来。

听到堤卡的声音,希瑟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儿,惊慌失措地看着堤卡。

只见堤卡横脚一飞,踢向塞尔的脑袋,塞尔微微侧头避过,堤卡的腿狠狠地踹在墙壁上。

“砰!”的一声闷响,厚实的墙壁瞬间被踹穿了,墙壁裂开,一条深深的痕迹呈现在墙壁上。

看见堤卡竟然一脚把坚硬的墙壁踹出一条缝隙,希瑟惊讶住了。

此刻堤卡不在是小狼的形态,而是一个5岁小孩的模样,灰色的短发、碧绿色的瞳孔、尖尖的耳朵、粉嫩的脸蛋,小手握拳,一副蓄势待发的架势。

塞尔的眉头微微蹙起,目光冰冷。

“放开我干妈,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堤卡怒气冲冲的喝道。

塞尔冷哼了一声,不屑地看着堤卡:“呵,小屁孩,就凭你?”

塞尔话音未落,便掏出一根肉骨头,在堤卡面前晃了晃。

瞬间堤卡的眼睛上了光,目光灼灼地看着那块骨头,喉咙里发出'咕咚'的声音。

但又马上摇晃了一下脑袋,努力保持清醒,一脸警惕的看着塞尔,说道:“我才不是什么小屁孩!”

塞尔没理睬堤卡的话,依旧在晃动着骨头。

堤卡咽了咽口水,一步一步靠近塞尔,目光紧紧盯着骨头,眼神越来越炙热,口水已经不受控制地往外流。

随机塞尔往窗口一扔,堤卡秒变原型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