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斗法 > 第十二章:恩师名讳方便说下么?

“你要是有本事,我大伯能有事?这时候捣什么乱?”

“卢穹师傅没来,谁都不许进去!”

“我爸要是出了什么事,别说是姐夫!妈的!天王老子我也扬了!”

“呵呵,一个穷上门的,急着想我们云家认可?滚开!”

不用老一辈吭声,几个小青年就把我拦在了门外。

“你们要等可以,就怕二叔等不起。”我暗道你们以为我想帮你们云家?今天葡萄糖都灌了好几支,现在眼皮子都打架。

结果话音落下,小年轻立马就怒了,其中云老二的儿子直接推了我一把:“说什么呢?什么等不起!?”

“你意思是我二叔要出事怎么的?”

另外几个小青年顿时对我推挪起来。

“妈的!你们敢动我哥试试!”毛苔喊了一声,撸了袖子就过来了!

武良夜也是阴沉着脸抓起一块砖头。

我没想到救人都能救出祸事来!

眼看马上就要打群架,一直闷不吭声的云青岚站了出来:“我不会说第二遍!你们要打,就去外面打!陈促,你如果还想继续当这上门女婿,就给我消停点!”

我心道鬼才想当你们云家的上门女婿。

不过那群二世祖都给她镇住了,可能是云家没人不知道遗嘱。

为了不激化矛盾,我拉着毛苔和武良夜回走。

“哥,咱们这上门女婿不当算卵了!”毛苔气呼呼地说道。

武良夜就沉稳些:“苔哥,阿婆什么时候给咱们这胆子了?”

“我就说说……”毛苔倒抽寒气。

倒是叔公沉凝说道:“让你来这上门,看来师姐还记着当年的事呀。”

“叔公,你知道背后原因?”我们几个全都给这话吸引住了。

“我想应该是当年镇南关那一战,云家爷爷帮了点忙,师姐应该感念那件事,才让你来报恩吧……”叔公压低声音说道。

“镇南关大捷?那不是一百几十年前的事?”武良夜对历史倒是很了解。

叔公摇了摇头:“呵呵,那是人之间的战争,暗地里的南越鬼可就没那么消停了,当年百万南越阴兵叩关,天下玄门万千,跑得一个不剩!唯独我师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拒南鬼北侵于镇南关下!至此,天下玄门震动!可惜,三十年多过去,隔代后大家对这事不甚了解了!叔公当年虽年轻,却亲历此事,毕生难忘!”

大家听得神往,良久说不出话。

“怪不得……”我想起自己出生后的事情,再次给我提了个醒:“叔公,那会不会是南边开始报复云家,所以才折腾出那么多事来?”

“这不是隔代了么。”叔公看了一眼云青岚,露出疑惑的表情。

“医院里,有南边人施法的痕迹,他们想要找云青岚结冥亲。”我这时候才说道。

叔公惊讶问道:“你没看错?”

我和张念先印证过“基本可以肯定,而且叔公,你刚才路上不是看到那阵势了么?”

“我说嘛,怎么会那么大排场,师姐可真放心你来!那怎么是你一个小孩儿能对付得了的!不行,我得去问问师姐怎么想的!”叔公咋舌说道。

“别,叔公你就不怕给阿婆骂一顿?”我有些担心,阿婆是出了名的凶,骂街这种事都干得出来,叔公去了凶多吉少。

叔公借坡下驴的掐指一算:“好像也是,估摸着她也会算到你解决不了一定会来找我……”

“叔公,你说为什么他们会选云青岚来结冥亲?”

“那就得问你阿婆了,为什么非要你上门,这岂不是和对方对着干?”叔公说完给自己的结论镇住了,包括我也一时愣在了原地。

“难道……”叔公震惊过后开始踱步思考,不一会他张开嘴巴久久没合拢。

“叔公,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赶紧和我说说。”

“不……怎么可能,现在的你根本做不到的……”叔公看着我一脸不相信,可终究拧不过我的逼视:“天呀,那是敢叩镇南关的千军万马!自镇南关大捷,他们就被打怕了,知道只要你阿婆还活着,南大门就不会有失!这些年来,一直明着不敢来,暗地里没少作祟!你小时候被算计命格的事,也是当年被这事牵连,把你拉到他们面前,这不是……”

我倒抽寒气,阿婆的情况我最清楚,初一十五就离开家里,去哪里我不知道,但现在总能猜出点端倪来。

初一十五阴气最重,南鬼叩关我想绝对要选这个时候,她一个守将,当然得去视察一番。

阿婆的官职是什么我不清楚,可能够守着镇南关的,至少也是封疆大吏级别的。

够格当她对手的,可想而知恐怖。

可让我分散阿婆对手的注意力,不等于把我这弱鸡丢老虎面前么!?

那是连我出生都敢算计的,连我父母都被他们间接害死了!

阿婆有没有去复仇我不知道,可他们如今活蹦乱跳,意味着我父母的仇等于没报!

叔公的意思我很清楚,阿婆把我从她的羽翼下送了出来,这意味着我要独自面对惊涛骇浪,所以他觉得阿婆的举动不可思议!

为什么这时候阿婆不保护我了?

叔公的脸色阴晴不定,就连卢穹被人簇拥着从医院前门走到这里,他也还没反应过来。

“卢大师总算来了!”

“卢大师,快看看我们二哥怎么了!”

我心想着叫醒叔公,可他回过神来第一句话,就是要去见阿婆。

“叔公得去找你阿婆问清楚,这事怎么能这么干!?”

我一把拉住他,说道:“我这里还没安全,叔公,你别跑呀!”

“我的傻侄孙,这都火烧眉毛了,放心,叔公的帕拉梅拉一个来回快得很,等亲口问清楚,再说其他!”叔公说完火急火燎就走了,留下我风中凌乱。

在我还要挽留的时候,那边的卢大师身披明黄道袍,大马金刀站定了。

就是这衣服看着有点像是掏宝买的?

“卢大师,小辈张念先,茅山念字辈,据说您师承龙虎山,恩师名讳方便说下么?”张念先早早在那迎接,一脸迷弟的表情很是恭敬。

“原来是同行,好说,尊师张起灵!”卢穹卢大师扫了一眼周围,不但中气十足地回答,还一脸得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