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叶宁重新找了个远离之前座位的位置坐下,在他的想法里,那对男女是坏人要砍他,而小女孩是他们的女儿,约等于小女孩也是坏人,坏人坐过的地方他决不会碰!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送小女孩回家,奖励:体质 10,力量 10,速度 2,精神 10,大药瓶×1。”

一连串的声音让叶宁皱了皱眉头,等脑海中的声音过去他才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日行一善系统满意地观察着宿主的反应,诸天万界,它从被制造起就开始游荡,距今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月,其他的系统都已经找到了宿主,开始了养成宿主的美好生活。

只有它,由于它是一个纯粹的行善系统,于是绑定的门槛便是宿主内心只有助人为乐,其他一丁点的邪恶想法都不能有,可惜世人哪能没有一点私心和贪婪,于是它很久都没有找到宿主。

直到来到蓝星,遇见了他。

从叶宁出生起,日行一善系统就已经注意到了他,因为他的父母很坏,一个人贩子,一个毒贩子,这两人生下的孩子会怎么样?

日行一善系统抱着看热闹的心态一直潜伏在叶宁身旁观察他。

后续叶宁的成长不断刷新着系统对人类的认知。

他三岁时看到墙角的蚂蚁搬运食物都很辛苦,于是经常把自己的饼干捏碎撒在蚂蚁窝旁边。

四岁上幼儿园他是最不需要人操心的一个孩子,他一直安静地坐在教室里,看到周围人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就立马过去帮忙,为了救老师的小猫还爬上树枝,自己摔得很惨还紧紧抱着小猫。

五岁时隔壁王爷爷老伴去世了很孤独,他就每天早晚都过去跟王爷爷打招呼,晚上特意带着自己的小零食去王爷爷家蹭饭,就为了让老人感受到一丝温馨。

六岁时父母被捕入狱,后来双双判决死刑,被送到孤儿院时他还笑着问警察说是不是爸爸妈妈死了就不会有人受到伤害了,得到肯定回复后他表现得异常高兴,让众多警察都以为他是受了刺激,为他争取到了一大笔援助金。

七岁时得知王爷爷也住进了隔壁的养老院,他每夜都偷偷翻墙过去陪王爷爷聊天,即便每次都把自己摔伤。

八岁时他终于进了小学,在学校里继续秉持着助人为乐的好习惯,全校几乎所有人都曾被他帮助过,这下他一举成名,得到校方的许多表彰,甚至当地新闻都报道了他。

后续他的助人为乐行为愈演愈烈,常常为了帮助别人把自己弄得半死不活,终于到了十岁,在他冲进马路中间想扶一个老奶奶过马路被车撞得命悬一线后,终于被周围的人送去进行精神病检测。

检测结果让大家都松了口气——无判定等级重症精神病,特殊表现为对别人见义勇为,对自己不屑一顾。

精神病院方由于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甚至还以叶宁的名字命名了这种新的精神病症状,名字就叫——叶宁伤己利人综合征。

也就是在这一次事故中,系统终于决定绑定他,这也是叶宁能死里逃生的原因,不然以当时的情况,叶宁早就一命呜呼了。

自从系统绑定后,每天都会有固定行善任务,或大或小,叶宁每一次都能完美达成目标,日行一善系统十分高兴,属性点和药瓶大把大把地给,就这样给了十年,现在叶宁的属性值已经到了一个极端恐怖的地步,正常人的各项属性值都在20左右,而叶宁,至少在一万以上。

但可惜,叶宁本人是不会觉得这些属性值有什么作用的,顶多就是让他感觉跳得更高了,跑得更快了,帮助别人更轻松了,除此之外,再无他想。

哧——

就这么行驶了一段时间,公交车突然又停下了。

车门打开,这次上来的东西让司机师傅额头冷汗狂流。

叶宁睁眼看去,只见一个浑身血红的鬼走了进来,它的身上不断淌出鲜血,鲜血顺着他的躯体流了一地,他环顾一周,找了个位置坐下。

公交车又开动起来,叶宁目光落在地上的血迹上,皱了皱眉,接着他起身拿起车里的拖把,开始清理地上的血迹。

“下一个任务,帮助剥皮鬼满足他的愿望,不过他并不会说他的愿望是什么,这一切都要靠你们去猜,猜错或者愿望没有达成的话,他会在一个小时后将你们都杀死,祝游戏愉快。”

灵诡游戏的声音在叶宁和司机师傅的脑海中同时响起,司机师傅握住方向盘的手都颤抖起来,他通过后视镜看着叶宁的身影,心中不断祈祷着这个大佬会有办法的。

这时系统的声音响起。

“叮,检测到需要帮助的对象——帮剥皮鬼找到他被剥下来的皮。”

小地图出现,这次的路线有些复杂,从公路出去后需要再走一段距离才能到达目的地。

叶宁瞥了眼地图,心中一喜,又能帮助到别人了,真高兴!

只希望这次的人不要像上次的人一样不知好歹,否则他就不帮了。

直播间内,看到剥皮鬼上车,众人纷纷感到害怕。

“天呐,这个鬼的模样好变态,浑身的皮都没有了!”

“他身上还有血在流,看起来就像刚刚被剥皮一样,太可怕了!”

“太吓人了,我晕血,我先倒了。”

……

叶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地面的血迹清理得差不多,然后他走到剥皮鬼面前,嘴一咧,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你好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变成这样还能活着,但我会帮你把皮找回来的,到时候你就没事了。”

剥皮鬼转动眼珠看向叶宁,他没有眼皮,整个眼球都暴露在空气中,紫红的经络清晰可见,极其惊悚。

叶宁心里也感觉有点小害怕了,但想到助人为乐,这点恐惧顿时不算什么。

剥皮鬼没有答话,他心中不屑,这些人类他见过太多了,从来没有一个人达成他的愿望。

而就算有人猜中了自己的愿望又能怎么样?下了公交车就是他们鬼的地盘,就算完成了愿望,生杀予夺还不是他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