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声音就是从晓寒的房间里传出来的,已经由开始的惊叫,转变成痛苦的呼救。赤练忙不迭的扬起一脚,踹开房门,直接冲了进去。里面的情境诡异而恐怖,数不清的黑色虫子从地面上、墙壁里不断的钻出来,正前仆后继的爬上晓寒和小昙的身体,更有甚者直接从屋顶上掉落在两女的头发和脸颊上,任凭她们死命的躲避拍打,却怎么也弄不干净。虽然她们的修为都不弱,可是面对这些数不清的小虫子,却毫无办法。

更为恐怖的是,这些虫子一旦接触到肌肤,很快就会化成一股脓水,冒着白烟,毫不留情的腐蚀周围的一切。晓寒和小昙的手臂、脖颈、脸颊上都出现了大块大块的伤口,鲜血混着虫子的脓水在白嫩的肌肤上绘制成了恐怖的画面。晓寒还在勉强站立着,徒劳拍打着身体,妄想摆脱身上的虫子,小昙已经无力的躺倒在了地面上,除了痛苦的抽搐,再也动弹不得了。

闻声赶来的追日见此情景,大惊失色。一柄桃木杖立刻插入地面,双手合十,念起了咒语。霎时间,桃木杖再次发出了七彩的祥光,将屋里的虫子灼烧的一干二净,晓寒这才虚脱般的倒了下来。赤练眼疾手快的一把抱住她,看着那张血肉模糊的脸,不由得一阵心疼。

“柔儿,这里有极地冰虫,我们必须立刻离开。”李慕白扶着沈慕心,还没有走进门口,就大声的喊道。

“你叫她什么?”亲昵的称呼,让随后赶来的陆萧脸色一冷,目光中流露出了一丝难以觉察的愤怒。

但是,屋里的惨况让两人都闭上了嘴。尤其是小昙,原本秀美的脸早已被腐蚀的面目全非,坦露的腰身上,几个硕大的黑洞正汩汩的冒出鲜血,就像脆弱的生命,正慢慢消散在这个冰冷的世界里。

李慕白上前一步,仔细检查着她的伤势,半晌沉默不语。小昙了然的一笑,清秀的眼睛突然间流出了两行热泪,轻声呢喃着:“巨游------巨游------”声音越来越小,最终完全归于平静,只有那双难以瞑目的眼睛,依旧无奈的望着窗外的沉沉夜色,再也无法合上了。

随着灵力的消散,小昙的身体发出了绚烂的光晕,伴着醉人的香气,温暖着众人的眼睛。色彩斑斓的华光像是在展示生命最后的魅力和绚烂,最后竟然化作五彩的蝴蝶,翩然飞向远方。渐渐的,光华散去。千娇百媚的女子最终幻化成了一朵娇艳的昙花,慢慢的凋零在寒风里,不留一丝痕迹。这或许就是世间万物的最终宿命,谁也无法逃脱。

沉默了好一会儿,陆萧突然间抬起头,诧异的打量着人群,突然间开口道:“潇湘呢?”众人这才意识到,自打发现小昙和晓寒出事后,就没有看到潇湘的影子,难道她也遭遇不测了?

正当众人茫然不知所措时,一个古怪的声音突然响起,像是嘴巴被捂住般含糊不清,又像无数个细小的嗓音在一起鼓噪:“你们是在她吗?”随之而来的,是一个长满黑毛的人形怪物,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向前移动着。勉强算是手的东西里,紧紧地握着一根冰柱,挑着一个昏迷的女子,正是失踪了的潇湘。锋利的冰柱刺穿了她瘦弱的肩膀,翠绿色的鲜血早已凝结成冰,洒满了青色的衣裙。

“你给我放开她!”陆萧怒吼着,狠厉的杀气瞬间充斥了整座雪山小筑,即便是修为高深的孟子柔几人,也不由得后退了两步,才堪堪站稳身子。

人形怪物更是不堪重压般,整个身体被强大的气势撕扯成两半,但很快又恢复了原形,发出了喋喋的讥笑声:“你很在乎她吗?那你就杀了孟子柔,交出地灵和锦瑟,我就立刻放了她。凭你的能力,这点小事应该难度不到你吧?”

直到此时,孟子柔才明白,为什么对方的身形和声音都是那么的古怪。因为它并不是一个整体,身上也没有长毛,而是由无数条黑色的冰虫彼此纠缠,叠加在一起形成的。看着“他”娴熟的动作和生动的表情,孟子柔很难相信这些低等的生物居然可以修行到这个程度,依靠灵力将数不清的个体凝聚成一个整体,其威力可想而知。

“放了她,不然我将你们全部化为灰烬!”孟子柔冷冷的看着这个虫怪,紫色的火焰开始不断的跳跃了起来。如果这些冰虫各自为战,孟子柔顾忌到周围的人和东西,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可是现在他们凝聚在了一起,想要烧死他们,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

“是吗?”虫怪继续讪笑着,挑着潇湘的冰柱却侧了过来,完全展现在众人眼前。无数条冰虫已经聚集在潇湘的伤口四周,只要再上前一步,就会溶解在那兀自冒着热气的伤口里,强烈的腐蚀性脓液便会随着血液流遍全身,不消片刻,潇湘就会化为一滩脓血,溃烂而死。就算是追日的祥光,也不敢保证一下子将所有的冰虫全部杀死,想要顺利的救下潇湘,恐怕难于登天。

“你想要地灵,我现在就给你!”孟子柔突然间拿出了一块晶莹的石头,在夜色中泛着清冷的光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的抛向了虫怪。同时身体急速冲出,紫色火焰笼罩的右手紧挨着潇湘的后背,一把抓住布满冰虫的冰柱,瞬间将它熔断,同时另一只手搂住早已不省人事的潇湘,迅速向后退去。

虫怪接过所谓的地灵,仔细一看,却发现那不过是雪山随处可见的冰块,不由得勃然大怒,张开大嘴,无数条黑色的冰虫如同离弦的箭,闪电般的刺向正急速后退的孟子柔和潇湘。

“柔儿!”陆萧大惊失色,刚才小昙惨死的样子历历在目,难道自己心爱的女子也要遭此厄运吗?拼着最后一点力气,陆萧撑起了一个防护结界,却只是减缓了病虫的速度,便瞬间消失了。

可这短短的时间,却给赤练提供了机会。只见他快速的放下晓寒,从侧面猛扑上去,直接将孟子柔和潇湘推到了一边,自己也顺势向一侧翻滚,准备躲开冰虫的袭击。

——“------但是至少我可以用身体做她的盾牌,为她遮风挡雨,在我消散之前决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赤练的话突然在耳边回响,早已气息奄奄的晓寒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得魂不附体。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猛然翻身跃起,径直扑向早已躲到一边的赤练,身体却在中途突然间停顿了下来,直愣愣的目光诧异的打量着孟子柔怀里的潇湘,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脸上的表情却永远的定格在了这一刻。

因为就在这一瞬间,无数只冰虫毫不留情的刺穿了她单薄的身体,淡粉色的衣裙一下子被墨绿色的血液演绎成了一幅凄美的画卷。诡异的是,晓寒的身体并没有因为灵力的涣散而显出原形,反而一直保持着临死前诧异的样子,没有一丝变化------

“晓寒!”赤练的眼睛里突然间喷出了愤怒的火焰,乌黑的麝月神弓突然出现在手里,三枚闪亮的光箭应声而出,呼啸着射向逼近的虫怪,追日和李慕白也纷纷施展法术,很快将凶残的虫怪打的灰飞烟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