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至高法则 > 第一卷 人间 第二十九章 蓝气巨蛇

夜半三更并不是一个准确的时间,承辽也不知张清具体何时动手,只好耐心等待。

等待之余,承辽躺在床榻闭目养神,今夜不知还会有什么变故,得休息好才有精神。

直到听到后院张清开门的声音,承辽才睁开眼睛。

紧接着,承辽察觉到房顶有人,当是其中一人踩到了松动的瓦片,但是这个声音很轻,分辨不出有几人。

承辽接着走出房间,还未踏入张清的院子,就看到张清门前两个蒙面人一闪而过。

张清见到承辽,抱拳请承辽进屋。

“有几成把握?”承辽问道。

“他手下有三个蓝气前期的人,而我方这两人却是蓝气中期,输赢还未可知。”张清说着坐了下来,给承辽倒茶。

承辽见状坐了下来,没有说话,他想告诉张清这样做是否太过惨烈。

但转念一想,承辽并不完全了解张府的事情,张清这样做只怕事出有因。

良久,承辽说道:“你也不必瞒我,张二少爷是否如你所说,是蛇蝎心肠的人”。

张清想都没想,立刻点头,“是的。”

承辽没有再接话,二人在房中静静地喝茶。

没过一会,门外果然下起雨雪来。

风吹得更猛了。

张清虽然在旁静静地喝茶,但是没有言语,可见心底并不轻松。

承辽也不说话,到此外面还没有发生任何动静。

张清住在张府的最北边,而张千印住在张府的中间,两地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

只有击杀张千印失败,才可能有动静。

反之,要么没有动手,要么就是击杀成功了。

以承辽对张千印的观察,他很聪明,如果料到了张清会动手,想必他也会有后招。

至于后招是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风声很影响承辽的听觉,但在风雪扑打窗纸的同时,承辽依旧捕捉到了窗前一闪而过的人影。

“张少爷,有人来了。”承辽小声道。

张清闻言突然站起,只见一戴斗笠的灰衣男子直接穿破窗子,向张清袭击而来。

由于承辽和张清在桌前面对而坐,承辽看得清楚,这个人戴着斗笠,掌中蓝气环绕。

说时迟那时快,承辽拔出天星剑,剑刃携带蓝气直接与灰衣人的手掌相撞。

只听到火焰熄灭的声音,斗笠男子撤掌回旋后退。

十步之外,站稳身形。

经过这一击,承辽心中已对天星剑有所了解,这把剑只能破开白色真气,对蓝色真气是无用的。

张清这时走到了承辽身后,小声提醒道,“这就是张千印那边的逍遥道人,蓝气中期修为,承兄你可要小心啊。”

承辽看向这个人,感到头疼。

他头疼的不是怕对方,而是自己没有武功,只能靠着真气拖延时间保命。

虽然有避水珠这个绝招,可承辽担心司马飞龙会来张府,所以避水珠不到最后关头,不能使用。

对方见承辽拦着,也不着急,出言道,“这兄道友,我见你一手纯净的道门真气,想必也是得宗门秘传的弟子,不知为何要拦我击杀这恶人。”

承辽有心询问,却见张清走了出来,“可笑之极,张千印对我恨之入骨,杀我母亲,加害父亲,就算没有太守之位,我也跟他势不两立。”

那戴斗笠男子闻言嗤笑一声,并不搭理张清,只看着承辽,“你是否要挡我除恶?”

“我可能分不清恶与善,今天站在这里只为信用二字。”承辽没有任何犹豫,既然要保护张清,他就要做到。

“我不管你和他有何交易,今天,挡我者死。”男子说完,双指放在唇边,双唇念念有词。

面对这种情况,承辽是吃亏的,他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

但是承辽心中清晰明了,不管敌人做什么,阻止他就对了。

承辽当即提剑携带蓝气挥斩而去,就在承辽靠近之时,斗笠男子身前陡然出现一只巨蛇。

这只巨蛇是透明的,由蓝气化成,盘起的身形有一人高。

承辽略微迟疑,只见眼前巨蛇摆动蛇尾袭击而来。

承辽想要闪躲,奈何他没有身法,被蛇尾抽中身体立即滚了出去。

巨蛇打飞承辽,不再继续攻击,毫不迟疑冲向张清。

承辽反应过来,即刻催出真气抵挡住巨蛇。

巨蛇感受到阻拦,再次向承辽挥动尾巴。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承辽收起真气,汇集真气输向长剑砍向蛇尾。

只听“咣”的一声,蛇尾撞飞了剑,曾经手臂被震麻的感觉再次席卷而来。

承辽暗道不好,这巨蛇竟是实体的。

就在承辽准备催动真气之际,巨蛇吐着信子张着血盆大口咬了过来。

承辽见状慌忙闪躲,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惊骇的场面,现在只觉得心惊肉跳。

原来之前的危险,根本就算不得危险。

不使用避水珠,对上有武功的蓝气真人,承辽才发觉根本没有胜算。

此时,那斗笠男子站在房间最远处,身形一动不动,想必是在全力控制巨蛇。

承辽距离斗笠男子距离过远,又有巨蛇抵挡,想攻不成,只能逃窜。

房间虽然宽敞,但也经不起巨蛇的攻击。

每次蛇尾扫过,都击起一地的碎片。

很快,房梁倒塌,有半边屋子都已毁坏。

“快走!”承辽自顾不暇,只能提醒张清离开。

只是这一回神,承辽再次被蛇尾击飞,这次他感觉到头晕眼花,四肢剧烈疼痛,口腔涌出一股血液的腥甜味道。

奇怪的是,承辽感觉到有股清凉气息从掌中传来,身体疼痛立刻减缓。

是那滴眼泪的作用?承辽只是一个念头闪过,他根本没有时间去管其他的东西,因为巨蛇又冲了过来。

承辽手中已经没有武器了,只好催出蓝气,反手掷了出去。

他紧紧地看着前方,若是不起作用,只能使用避水珠了。

只是这一次,承辽看得真切,蓝气接触到巨蛇时,又有一道紫气飞了出去。

这道紫气直接将巨蛇击碎,径直打中斗笠男子。

那男子惊呼一声,半跪着口吐鲜血,接着倒了下去。

承辽见状心即刻提了起来,因为,那紫气压根不是自己发出来的。

周围肯定有紫气高手在。

承辽抬眼观察,张清已经远远的躲开了,见到巨蛇消散,正往这边走来。

就在这时,景物亮了起来,承辽看向光源,只见前方火光冲天。

这么大的动静,太守该派兵了吧?

承辽本就不想看到张府自相残杀,如今两方实力大减,司马飞龙得到消息,定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

方才的巨蛇令承辽惊魂未定,也令他暗自庆幸,附近有紫气高手在,幸亏没有把避水珠拿出来夺人眼球。

感受到身体没有异样,承辽缓缓起身,张清也来到近前。

“承兄,你没事吧?”张清关切问道。

“没有大碍。”

二人说着不约而同地看向火光处,很明显,刺杀张千印并不顺利。

“既然事情暴露,就此结束吧。”承辽看向张清。

“不,这个家只能有一个儿子,只能是我。”张清说完冲进了院墙里。

承辽无奈,只能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