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小可的口水融穿楼板,他们可以抄捷径,效率提升了不是一星半点。

而且它的存在,似乎本身就有震慑其他变异生物的作用,一路打穿楼板,竟然什么敌人都没有遇到了。

别说其他的丧尸,就连只变异蚊子都没来。

等待小可开新楼板的时候,司陆无聊的凑到江轩身边,随口问道。

“我们现在去的地方,小轩你应该熟悉吧?

你能想到那里会有什么样的危险吗?或者那里曾经有什么?”

大家都竖起了耳朵,向她看来。

江轩垂下目光,司陆连忙摆手,“你要不想说也没关系,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总有办法解决的嘛。”

“没事。”江轩轻笑了起来,“都是过去的事,没什么不能说的。

只是我对那时候的记忆不是很清楚了,所以需要稍微回忆一下。”

江轩紧张的想学人类深呼吸,吸气了一下,才记起来自己并不需要这样。

她扯了扯嘴角,“那里应该还会有别的丧尸。”

其实目前的建筑体内的半封闭环境,并不适合正常的生物生存。

能够随着实验室封闭,留在这里,并且残存至今依旧带有威胁力的,只能是丧尸或者变异的昆虫类。

其中以丧尸的威胁力为最大。

“那里有可能,也有其他的有智丧尸人,就像我们这样的。”

同时拥有丧尸的躯体,以及人类的智慧。

这样一说,大家立即凝重了起来。

“如果有智慧的话,我们应该可以沟通的吧?”尔雅试探的问。

“没准还能发展成同伴?”司陆往更好的方向猜测。

人类之间必须你死我活,是为了争夺资源。

丧尸之间似乎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丧尸的食谱里没有同类,猎杀同类不能获取任何好处,就没必要为敌。

江轩苦笑了一声,“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应该没有你们理想的那么美好。”

她来这里本就是为了弄清楚巢母的真相。

乔景舟拍了拍她的脑袋,“那就到时候再看,实在不行,咱们就打道回府。

等你体内的黑真,再慢慢给你解释。”

就目前收获的好处,他们已经不虚此行了。

这点上暂且达成了共识,又有江轩的提醒,本来有些放松的众人,立即又好好的打起了精神。

终于,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抵达了。

跟楼上更加崭新的楼体不大一样,江轩所在项目的实验室,墙体显得相当老旧。

“这里应该已经到了山体的另一头了。”

土系异能让林久对深处位置,感知更加明确。

实验室遗址的入口,表面上是那临山的楼,实际上大部分的建筑物,都位于山体的内部。

而他们一路走过来,已经穿过了山体,虽然还在室内,但是应该是山体外的某个建筑物的地下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乔景舟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喊停。

“大家暂停警戒,先不进行探索。章磊,你有没有银城的地图?”

“有啊。”章磊立即拿出了一张纸制的地图,“是我之前收集到的。”

乔景舟拿手电照着,这是一张旅游地图,标记的是道路、主要景点。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在地图上只被标注为一片山体。

乔景舟手指在地图上的山体附近滑过,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

“章磊你后来见到银城上空有飞机经过吗?”

章磊立即点头,“有啊,时不时就会有飞机过来,往返过很多次的。”

他在城市外面都能够看得到。

乔景舟顿了一下才追问道,“那些飞机上面有没有标识?”

“什么标识?新城市的?”章磊反问。

乔景舟没有言语。

把司陆急的,“有啥话说完啊,别藏着掖着的。

这又怎么跟新城市扯上关系的?”

罗丽低声给他们解释。

如今是末世第二年了,资源被回收再分配,像是燃料属于第一梯队要被管控的物资。

私人飞机碰碰运气,没准还能获得,但支撑飞行的燃料,却不那么容易得到。

事到如今,还能保证空中运输力量的大基地,屈指可数。

这点章磊稍微一想,也明白过来。

“标识什么的,我没留意。

可如果算来往的密度的话,基本除了新城市的飞机不做他想。”

新城市其实算起来也是群居在一起抱团求生的人类团队,跟外面的弃民团队一样。

只不过这个团队本身就由末世前的行政机构牵线搭桥,起步点比较高,做的比较大,是普通弃民团队无法比拟的。

“据我所知,这里有一个小型的军用飞机场。”

乔景舟手指落下的地方,赫然正是地图上他们所在的位置。

“我们是从另一边进来的,中间隔着一个山体,在银城就得绕路起码十几公里,导致我之前完全都没有想到。”

这是个被彻底忽略掉的细节,还是多亏了林久无意中的一句话,提醒了他。

他们在地下建筑物里走了那么久,横穿了山体也不是不可能。

司陆愣愣的问,“也就是说,你怀疑这个实验室,还跟你们的新城市有联系?”

乔景舟抿嘴,没有回答,相当于默认了。

他只是一位小小的行动队队长,以他所处的层面,没法得知这种机密的情报。

如果不是江轩带他来,他甚至都不知道启明星遗址的具体位置。

直至此时,才把所有线索联系到了一起。

“江轩,那个林澈他还活着,就在第二城市。”乔景舟掏出了林澈那张工卡,放在江轩面前。

“我之前跟你提起了他,你的里人格黑真就出来了,她跟我说:林澈是背叛者。

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江轩心头一跳,显得比乔景舟还惊讶。

“我认识林澈,因为他是我邻居,后来还是我大学的助教。

末世后的……应该也跟他有过接触,可是我不记得了。”

乔景舟捏紧了工卡,看向了老旧的实验室墙体。

“还是得走一趟。”

如今黑真、江轩、巢母,以及那个林澈,种种谜团中间缺了最重要的一块拼图。

面前的实验室,明知道可能会有不妥,依旧得要走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