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林有权来到餐厅,长形餐桌摆放在中间,上面各种美食佳肴,黄小斌坐在桌前拼命的往嘴里塞着食物,闭着眼睛忘我的吃着,而旁边的聂小娇则没有动筷,焦急的看着四周。

当聂小娇看到蒋昊时,担心的跑了过去,拉住蒋昊的手臂轻声询问着有没有事。

这一幕让林有权看在眼里,他眼神晃动,随后又面不改色的对蒋昊说道:“来小兄弟,吃饭吧,这一路来肯定受了不少苦吧,看你兄弟饿的。”

蒋昊看向黄小斌,他正捧着整只烧鸡撕咬着,并没有注意到过来的二人,骂了句吃货便带着聂小娇坐了下来。

坐下后发现并没有林雪,只有桌上四人,蒋昊诧异的问着:“林雪不用叫她吗?”

林有权毫不在意的说着:“啊,那孩子呀,不用管她,咱们吃咱们的。”蒋昊应了一声便准备动筷,发现面前的餐具并没有筷子,只有刀叉。

“靠,全是西餐啊。”蒋昊暗骂着。

他看着眼前的各种佳肴,却迟迟没有动筷,看向旁边的聂小娇,发现她也一样,正在尴尬的看着自己,蒋昊笑了笑,伸手轻抚她的脑袋问道:“你怎么还不吃啊。”

聂小娇此时却有些尴尬,显得十分不自然。

“呃,,我不太习惯用刀叉吃饭。”

“没事,要几双筷子不就好了。”蒋昊说的是要几双筷子,却没说要一双。

聂小娇听闻低下头,小声说道:“那会不会给你丢人呀。”

蒋昊将手放在她的腿上说道:“怎么会,那个{踢趁}给我拿两双筷子。”蒋昊对着远处穿着黑白衣服的人喊着,另一边的黄小斌喊道:“那个我也要。”蒋昊没好气的说道:“你TM用手抓吧。”然后旁边的聂小娇显得更加尴尬了,死死握住蒋昊的手说道:“那个,{踢趁}好像是老师的意思。”

听到自己喊错了,蒋昊依旧梗个脖子面不改色的说道:“哈哈,没事反正他能听懂。”他嘴里是这么说着,但是内心却尴尬的一批。

不一会三双筷子递给了蒋昊,蒋昊分完筷子后,开始动筷,林有权看着用着筷子的众人笑着说道:“看来你们不太习惯用刀叉吃饭啊,哈哈哈。”

“生为传统的华夏人,还是习惯用筷子的。”蒋昊比划着手里的筷子对着林有权。

林有权则笑了笑没有说话。

拿着筷子对着桌上的鹅肝一桶,筷子尖端没入鹅肝,夹起便放入嘴中,然后蒋昊嘟囔着:“传说中的鹅肝也不过如此嘛。”

聂小娇对着面前的龙虾,牛排迟迟没有动筷,最后夹起远处的甜点吃了起来。

蒋昊夹起一块牛排,用刀切下一点后送到聂小娇的盘中,她看着碗里的肉,放进嘴里咀嚼了几下,然后问道:“这是什么,感觉好像没熟。”

“呃,牛鞭。”蒋昊随口说着,然后聂小娇听说是牛鞭哇一下吐了出来,拿着纸巾擦拭着嘴唇一脸哀怨看着蒋昊。

“逗你玩呢,那是牛排。”蒋昊凑上前哄着她。

此时鹤市的市中心,一群手持棍棒的青年,正驾驶着面目全非的机车,在马路中呜嗷的穿行,数十机车发出嗡嗡的声音响彻整个街道。

机车飞快的行驶着,擦肩而过的丧尸被瞬间打爆头颅,一个手拿棒球棒上面扎满钉子的青年停下车,对着扑来的丧尸当头就是一棒,一边打砸嘴里还一边骂骂咧咧。

很快飞驰而来的机车纷纷停下,十几人走进一座大型超市。

“大哥,这丧尸也不过如此嘛。”一头黄毛手拿稿靶的青年叫喊着。

被叫做大哥的男人留着一个飞机头,红色的毛发上油光锃亮,穿着一身皮夹克,脸上架着墨镜,他扶了扶脸上的墨镜淡然的说道:“就那样吧,就是没有意识的尸体,哎哎,都进去搜,把吃滴喝滴全部拿走,注意点角落里有没有丧尸。”说完从身体后面凭空拿出一柄长枪,黑漆的枪身隐隐有些反光,上面菱形的枪头显得锋利无比。

红毛来到柜台香烟处,掏出一个麻袋,不断往里填充着,各种红黄的香烟被收入麻袋,红毛垫了垫重量,便继续扫荡。

这时在超市的深处传来一声惨叫。

“啊!!丧尸,卧槽,救我。”

红毛放下麻袋拿起长枪便朝声音方向跑去。

“哪呢,哪呢?”五颜六色的脑袋纷纷朝着声音处赶来。

众人跑到日用品货架处,看到惨叫之人,嘴里不断涌出鲜血。

腥烂恶臭袭来,一只披头散发的丧尸正掏食他的肚子,蹲在地上津津有味的吃着。

红毛抄起长枪,对准丧尸头颅捅去,枪头轻松没入,旋转拔出,一道黑色血液流淌而出,甩干枪头血液,红毛看着地上的同伴一步步走上前。

“大,咕~大哥,咕噜。”

红毛低着头冷眼看着他,调转枪头,没入,拔出,周边的众人没有一人说话,围着持枪的红毛纷纷站好。

红发男子叫梁超,从小流混街头,结识一群狐朋狗友,凭借心狠手辣,在一条街道上混出名堂,靠着收纳保护费看场为生。

末世开始时,梁超正蹲在厕所用功,由于便秘使得他蹲坑许久,在奋力与shi搏斗时,意外觉醒异能,他感觉自己屁股一凉,伸手居然掏出一柄长枪,从此他便走上了,屁,股拔枪的不归之路。

梁超看着周边的众人,虽然丧尸没有思维,很好掠杀,但是着已经是他们失去的第二个同伴了

“进来时候我就强调过,注意角落的丧尸,你们都TM当P听呢?”众人低着五颜六色的脑袋,梁超收起长枪快步走出嘴里说道:“走走走,装完的往出撤,看着就TM心烦。”

城外的别墅内,蒋昊三人用完餐后,被安排在林雪楼层进行休息。

三楼总共有五个房间,走廊的尽头是林雪的房间,隔壁则是安排聂小娇住下,其次的蒋昊,黄小斌。

佣人告诉三人,房间里的水源都是安全得,都是深井水,可以放心使用,三人便来到各种房间开始洗漱。

许久没有洗澡的蒋昊,进屋后便开始宽衣解带,迫不及待的重进淋浴。

长时间包裹在作战服下,浑身汗味已经胶黏的身躯使得蒋昊非常难受,在蒋昊洗的正爽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靠,洗澡呢这谁啊。”蒋昊骂骂咧咧穿上墙壁挂着的浴袍。

打开房门,一个穿着一样浴袍的女人冲进屋里。

“干嘛。”蒋昊不解的看着女人。

“哎呀一块洗嘛,我给你搓搓后背。”聂小娇拉着蒋昊走进卫生间。

褪去浴袍俩人开始鸳鸯戏水,蒋昊看着那曼妙的身躯,身体不自觉的起了反应。

“你蹭我干什么,不行,晚上得,好不?”

在聂小娇再三劝阻下,最后还是没有得逞,洗完后,聂小娇就跑回自己的房间,生怕蒋昊将她吃掉。

蒋昊舒爽的身体躺在床上,期间林有权来过一趟,询问觉醒之事,蒋昊也不再隐瞒,一一告知,得到消息的他高兴离去,时间逐渐来到傍晚。

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惊醒蒋昊,开门后发现是佣人,使得蒋昊白高兴一场。

原来是夜宵时间到了,叫众人下楼用餐,还特别说道这次是中餐,三人高兴的走下楼去,入座后发现林雪也在,蒋昊看着她一头的粉发有些不解,问道:“你这头发怎么还变色啦。”

林雪脸上架着镜片,恶狠狠的眼神透过镜片看着蒋昊,使得蒋昊毛骨悚然。

“人家本来就是粉的好嘛。”她捋着自己秀发说着。

这时黄小斌也发现此事来了兴致。

“那你之前怎么是紫色的?”

林雪像看智力障碍者一样看着黄小斌说道:“当然是喷上去的,你是猪么?”

林有权坐在主位处拍拍手笑着说道:“好啦,好啦,吃饭吧。”

“切,不跟你说了,老子吃饭。”黄小斌夹起排骨送入嘴中。

众人开始纷纷动筷,只有林雪双手环胸,盯着对面的蒋昊,看到他不断给聂小娇夹着各种菜肴,心里想道:“死耗子到底怎么想的,都有聂小娇了还惦记着我,难道真的是喜欢我才送我回来的吗?不可能,他之前根本不认识我,难道跟之前的梦境有关。”

林雪自顾的想着,此时蒋昊注意到她,看她一直盯着自己也没有吃饭,好奇问道:“咋了?我脸上有花?”

被这样一问,林雪从幻象里抽回,撇了撇嘴起身说道:“看见你就饱了,你们吃吧。”说完便走上楼。

林有权此时脸色有些不好看,随后又换成笑脸对着蒋昊说道:“蒋兄弟,不要在意,犬女教育不周,多多见谅。”

蒋昊摆摆手,表示并不在意,可是身边的聂小娇却小声说道:“今天林雪看我的眼神始终怪怪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嗯?我怎么没看见,什么时候。”

“就是今天下午,我想出去找你,却碰见林雪了,她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我跟她打招呼都不理我,她就在走廊上看着我,然后我就回去了,过了一会,我感觉她应该走了,结果出门她还在那里。”

聂小娇放下筷子拉住蒋昊的手说道:“要不,我们走吧,我感觉林雪有点不待见我。”

“不能,之前不还好好的么,到时我问问她。”蒋昊安抚着她。可是聂小娇却说道:“别问啦,这事怎么问啊,我也不知道我哪里得罪她了。”

吃完夜宵后,各自回屋休息,蒋昊躺在空荡的床上,两米半的大床让蒋昊感觉空唠唠的,他蹑手蹑脚起身出去房间,敲响隔壁聂小娇的房门,却发现房门并没有锁。

打开门,透过月光看向屋内,发现屋内并没有人,走进屋关上房门,来到卫生间门口,蒋昊以为聂小娇此时应该在卫生间里,可背后突然传来响声,感觉自己后背一沉。

一个身影挂在蒋昊身后,嘻哈的笑声从背后传出。

“哇,你想吓死我呀,你是不是想守寡。”

“哎呀,人家就跟你开个玩笑嘛,我就知道你会来,为了等你,我可在门后站了半天呢。”

蒋昊将女人抱到床上,随后房里便传出不可描述的声音。

“喂,你小点声,隔壁还有人呢。”

“可是,可是人家忍不住嘛,别,别停呀。”

随后屋内继续传出声音。

住在旁边的林雪,听着隔壁不可描述的声音,将枕头按在头上,在床上不断翻滚着,想让自己不要去听,可是微弱的声响还是传入她的耳中,最后她终于忍无可忍,坐起身子将枕头甩在墙上。

“蒋昊,你个混蛋!!”林雪大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