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煜彦先是一愣,毕竟平常的时候他一过来对方就知道要去找司马,但是今天却没有这个意思。

苏甜甜轻轻的拍了一把楚煜彦,指了指自己的脸。

他才想起来,他今天的确是易容了。

这里的人看不出来也实属正常。

“我找司马,麻烦了。”

这话一说出来,小厮先是一愣,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去找了司马。

这司马是一个削瘦的中年男子,流着山羊胡子,一双眼睛看起来非常的精明。

怎么看都是一个趋利的商人。

“二位是……”

司马显然没有想到眼前的人就是楚煜彦,还一脸好奇的看着这两个人。

他完全不知道苏甜甜和楚煜彦来找他是做什么的。

因为他压根就不认识他们。

小厮这会儿有些担心了,因为这两个人并不认识司马。

如果司马怪罪下来,他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是我,借一步说话。”

这话一说出来,司马立刻就知道对方是谁了。

他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这边。”

楚煜彦点了点头,带着苏甜甜一起去了隔壁的房间,那是司马的房间,一般会在这里会客。

虽说是房间,但是却没有睡的床,只有一些工作的桌子之类的。

“你怎么变成这副样子来了?”

虽然只有几个字,但是司马却已经听出了楚煜彦的声音。

所以才忍不住开口询问。

“得罪了人,等之后解决掉就好了。”

他的话,云淡风轻的,但是苏甜甜却确定,他并不是在开玩笑。

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认真。

“那这位小兄弟是?”

司马还是第一次看到楚煜彦带着人过来,所以他有些好奇,不明白为什么苏甜甜会被带到这里来。

“我姓苏,来这里是想要过来谈一笔生意的。”

苏甜甜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那样子让人忍不住想要知道她到底想要来谈什么生意。

或许这就是自信的好处,因为只有自信的人才能够将自己想做的事情云淡风轻的说出来,才能够这么轻易的吸引别人的目光。

“哦?能够让楚兄带过来的人可不多,看来你和他的关系肯定很不错,就是不知道你有什么生意能吸引到我?”

司马虽然和楚煜彦是好朋友也愿意帮助他,同样也非常喜欢楚煜彦送过来的那些猎物。

但是他不知道眼前这个瘦弱的男子能有什么能值得他感兴趣的。

“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冰粉?”

苏甜甜一句话,顿时就让司马眼前一亮,但是很快他的表情又冷静了下来,不显山不露水的开口:“冰粉?你有配方?”

“嗯,既然说是来谈生意的,当然要给最大的诚意。”

苏甜甜微微一笑,冰粉这个东西,并不是她打算用来赚钱的主要东西,她当然是没必要一直抓在手上的。

“如果你能够把冰粉的方子交给我,我会给你一个你满意的价格的。”

司马以前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吃食,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看见,虽然只卖了几天就发生了一些意外,导致没有继续卖下去。

但是如果能够拿到这冰粉的方子,对于他们凤鸣楼来说可是一件好事。

“今天我来就是打算卖掉这方子的,而且价格也不会太高,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苏甜甜说的非常的认真,楚煜彦虽然不知道她打算怎么做,但是并没有要阻止她的意思,而是默默的在一旁看着。

司马一听就更加有兴趣了:“哦?那你打算怎么做?”

“那就要看看冰粉的方子值多少银子了。”

苏甜甜笑容灿烂,看起来非常的可爱,哪怕是个男子,也依旧不能遮掩这一点。

“我出二百两银子。”

司马其实原本是不想给这么多的,但是这是楚煜彦带过来的人,那对于他来说,肯定是很重要的。所以司马觉得可以多给一些。

“这……”

苏甜甜其实原本觉得一百两就差不多了,毕竟也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东西,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个司马一开口就是二百两银子,反倒是给她弄得有点不会了。

“怎么?难道公子还嫌少?这冰粉,只能在夏日里卖吧?若是冬日了,是定然没有人要的。”

司马想到这里,就觉得二百两银子换个方子有些心疼。

但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更何况,二百两银子,他还是能够拿得出来的。

“倒也不是,就是我想说,冰粉制作的确是不难的,但是知道的人少就是,我想要的,不过就是这原材料由我们来提供,保证可以让你的冰粉更加的好吃。”

苏甜甜说的很是认真。

要知道,空间灵田种出来的东西本来就会更加的好吃一点。

更何况还是用灵泉浇灌的,那味道肯定不是普通的爱玉果可以比的。

最重要的是,苏甜甜现在能够看到空间里面的爱玉果长得非常的强壮,一个顶三个都是小的。

“你是说,这个原材料,我们要从你们这里拿到?”

司马有些犹豫,毕竟不知道对方能不能信。

苏甜甜微微一笑:“你不相信我,还不相信楚大哥吗?而且,我不过就是想用更好的原材料从你这里多赚点银子而已,并没有别的想法。”

她说的很直接,司马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既然是这样,那就成交!”

“行。”

苏甜甜说着,就将早就准备好的制作方法拿了出来,楚煜彦也在这个时候开口:“那我就做个见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吧。”

司马只觉得他这是心都偏了,明显就是在偏向于苏甜甜:“等一下,我可以出钱买这个方子,但是我有个要求,这个只能交给我们凤鸣楼!”

“你放心吧,这个制作的方子,我只交给你们了。”

苏甜甜当然知道,什么东西都是以稀为贵的。

她甚至将这个冰粉的方子交给凤鸣楼之后,自己都不打算卖了!

所以这会儿,她压根儿就不在意这个附加的条件。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司马十分的激动,直接拿起纸笔,写好了契约书,苏甜甜直接签下了苏父的名字,然后和司马做了交易。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钱货两讫。

“你们稍等一下,我去拿银子。”

说完,司马就去拿银子了。

楚煜彦忍不住开口:“为什么不打算再卖冰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