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艳荣一类的人,他们就是觉得自己的每一分力气都是金贵的,能不干活就不要干活,能偷懒一会儿就偷懒一会儿。

等到该下班了,属于自己的工作没有做完,为了赶进度,领导肯定会让其他人帮忙分担一下的。

这样自己多少能省点力气,虽然会被骂,但是被骂又不会少两块肉。

只是心里是这样想的不错,但是不能说出来。

这样影响不太好。

按照朱艳荣的设想,自己当众指出沈月灵的不合群,她为了尽快融入这个小集体,难道不应该是顺着自己的话退一步吗?

不然自己和小姐妹就集体孤立她,打击她,在背后数落死她!

但凡心理素质差点的,就能得抑郁症。

要是沈月灵不想走这一条路,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向自己认错。

听听她这是说的什么话,怎么一股子她高大上无私的奉献精神,而自己就像是一个拖集体后退的小人了?

人在外头混,这面子你可以在行为上不要,但是不能在别人的言语中丢失。

比如说,他们这些人就是不干活的懒人,也不能让别人比自己干活多,大家一起摆烂堕落,谁都不能出头当那个好人。

不然衬托的她们多下作?

所以,这个时候,朱艳荣说的好听。

“我们将厂子视为自己的家,哪有人不希望家里的日子蒸蒸日上呢?”

沈月灵听到之后,忍不住冷笑。

有些人呀,脸皮怎么那么厚呢?

“既然这样,为什么在背后说我上班积极?什么时候上班积极也是一种错了?”

当大众都在堕落的时候,你的积极就是一种罪过了?

这个道理不能明说,全凭你自己的体会。

体会的好了,加入这个“潮流”大家就一起做好姐妹,反之,你就要忍受别人的阴阳怪气。

朱艳荣用自己比较强势的嘴巴和性格,就这样将自己的摆烂队伍发展的越来越大。

本来靠着这个优势,强大的“群众基础”,过更加好的日子,自己铺了这么长时间的路,都被沈月灵给打乱了。

所以这也是她为什么一直针对沈月灵的理由,不将这个人的傲骨踩碎,她就不姓朱。

可惜她的算盘打的再好,碰到沈月灵不吃她那一套,也是没辙。

为了挽回自己的形象,树立自己在厂里的威信,朱艳荣自然不会这样任由沈月灵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的。

她一个新来的,凭什么用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和自己说话,即便是她说的是事实又如何?

“呦,我竟然不知道我们厂里什么时候来了一位无私奉献的人,这话说的可真是漂亮,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这些老员工,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儿来了呢?”

朱艳荣可以加重了“老员工”三个字的读音,好让提醒沈月灵,他们都是有背景的,你个新人想出头,先掂量一下看能不能惹得过。

沈月灵不鸟她。

反正自己没有错。

“这话真是好笑,我这什么话也没有多说,你就开始在这无中生有,难道是做贼心虚?”

沈月灵说到贼的时候,特意凑到朱艳荣的跟前,让她好好感受一下自己自己确实是针对她的。

朱艳荣觉得这沈月灵对自己是**裸的挑衅,她今天要是被沈月灵给压住了,以后还怎么领着这些同事们偷懒耍滑?

她必须要支棱起来。

“谁做贼心虚啦,谁做贼心虚啦!”一边喷着唾沫星子大声说着,一边拿着肩膀去抗沈月灵。

厂里可是禁止打架的,一经发现,可是会被记大过的。

自己还想当优秀员工呢,可不能触这个霉头。

于是沈月灵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这个举动竟然大大鼓舞了朱艳荣。

以她的经验分析,这沈月灵绝对是怕自己的。

原先一些懦弱没主见的小姐妹,还说沈月灵不好惹,让自己离她远着点。

不好惹个屁,就这水平还想和自己扛?

自己一根手指头就能收拾住她。

两个人打架,只要在第一回合决定了胜负,以后谁强谁弱,一般就能板上钉钉。

现在沈月灵不过是退了一小步,在朱艳荣看来,她已经输了。

能和朱艳荣混在一起的,自然也都是一样脾性的人,只不过他们比价低调,不想当这个出头鸟。

反正有朱艳荣顶着,他们只要在后头打打气就行了。

但是沈月灵不是一个站着挨打的人,现在这是一个单独打包产品小车间。

属于半封闭的环境,要是在这里朱艳荣受伤了,不管是不是她自己的原因,以他们这些人的尿性,肯定要把责任推到自己头上的。

于是沈月灵动作灵活的倒着走,很快身子就来到了车间大门外头,很好,大车间对班上夜班的人已经出车间了。

在小车间有人给朱艳荣面子,但是到了大车间,谁鸟谁呀?

于是沈月灵就故意高高举起双手,灵活的闪躲,嘴里当然也不能忘了刺激朱艳荣。

“就是你做贼心虚,自己做的事儿还不让人说了?我今天偏偏要说!”

朱艳荣觉得自己打架也是一把好手,但是现在却一直挨不到沈月灵的身,她早就起急了,现在又听沈月灵挑衅的话,就决定来个突然袭击。

沈月灵退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嘴角一勾,猛地一闪身子,朱艳荣刹不住脚,一下子栽到了车间外边的排水沟里。

于是在大车间全部人员的见证下,朱艳荣自作自受的摔掉了大门牙。

她的那些跟班,这个时候也都愣住了,朱艳荣的能力他们是有目共睹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

不对,不是变弱,而是太倒霉了。

一时大意正好摔到水泥浇筑的排水沟里。

这可是才修好的,平常大家生怕有个闪失,都是绕着走,这艳荣也太不小心了。

虽然觉得有些丢人,但是这些跟班,还是秉着大家是好同事的原则,想要过来扶一把。

但是让他们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沈月灵竟然大声惊呼着,要去拉人。

“哎呦,朱大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这门牙掉了多难看呀!来,我扶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