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梦轮回穿书 > 第三十四章 雪夜独孤行 中

无论多么穷凶极恶的人——

在他濒临死亡的时候,都会流下惊恐悔恨的泪水!

另一名蒙族士兵,丢下手中弯刀,跪伏在地,瑟瑟发抖。

凌乱的草地上,淡黄色的尿渍,已染黄了积雪。

恰巧有一阵冷风迎面吹来,那人一个激灵。

嗷嗷大哭道:“呜呜呜……爷爷……祖宗!饶了小的吧……”

丈余大汉,竟如同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头如小鸡啄米,不停地磕头认错:

“爷爷,你行行好?放过小的吧!小的是巴图都督九姨太的私生子……”

“你吖嘟噜嘎!你是巴图鲁的亲儿子,也不好使!”

听见不好使这三个字,那龟儿子已吓得亡魂皆冒~

这个龟孙,他不提巴图鲁还好,他这简直,就是在朝曙光伤口上撒盐啊?

叔可忍,婶不可忍!

但见曙光眸子猩红,手起刀削,刀光森然,连绵不绝~

“嗤、嗤、嗤……”

破风声中。

“啊!~嗷!~啊!~嗷!~”

伴随着,凄厉地惨叫。

顷刻间——

一个人棍骷髅,便呈现在谢曙光面前!

~~

就在此时!

堤坝上火炬摇曳,人影幢幢。

霎时间,夜空中出现——

千万朵火把,火光冲天,

将渭水两岸,照得通明——

恰似~

火把燎退夜色,铁鞑子鸣齿痕,

狼吠声啼不住,拐子马嘶云霄。

狼烟四起中——

蒙族鞑子的喊杀声,震耳欲聋,此起彼伏……

曙光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心中无比骇然,小腿肚子直转筋~

……

就在此刻~~

漫天箭矢,呼吸而来~~

曙光眼瞳骤然一缩,后背冷汗直冒!

他嘴角抽了抽:

“Fuck…以众暴寡,兵革不休…是不是?”

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颤抖的双腿,眸中精光暴射,胸中热血沸腾~

战!

……就战他个天崩地裂!

战!

此时,他脸色惨白,如镀了一层白银一样。

他手中的刀,舞得愈加凌厉无匹!

“锵~锵~锵~锵~~”

顷刻之间——

无数箭矢碎裂一地,甚至射到身上的箭矢,仅仅留下一丢丢,微不可查的印迹。

然而,一些半睡半醒的蒙族鞑子,却在这漫天箭矢之下,死的不明不白?

此时,曙光周身肌肤,已完全变成了银白色……

白银战体!

“卧槽!这……这是……?”

曙光楞了楞,看着两条银色手臂,满眼难以置信。

他这从青铜战体,一举跃到白银战体,

就意味着他的战力会得到很大的提升,也意味着他进入了另一个层面!

此时的曙光,拥有无穷无尽的斗志——

而这斗志,不为那般?

只为帮那些惨死的族人,收取一点点利息!

心中顿时豪情万丈……

别说面前有数千铁骑,就算是有数万铁骑,他亦不会退缩!

战!

谢曙光脚下生烟,速度越来越快~

居然,迎面冲向那数千黑甲铁骑!

而他所过之处,玄气宛如狂风席卷,地面沙尘纷纷飞起~

在他周围,形成了一个丈大的沙尘风暴!

然而——

数千黑甲骑兵的冲锋,那份气势比他的斗志要恐怖无数倍?

但是,谢曙光眼中没有丝毫的畏惧,相反,他脚下速度越来越快~

他身前那股旋风越旋越大,犹如一条巨龙,刮的尘沙飞扬,席卷八荒!

曙光魂海之中,小七就那么看着冲向前方的少年,看着看着,她的目光有些痴迷了……

就在曙光与那些黑甲骑兵还有十多丈距离时——

为首的巴图鲁突然勒马止步,凝目望向,前方好似银甲战士的谢曙光。

他一咬牙,大手一挥,愤然喝道:

“蒙族勇士们?全军听令!给我诛杀此獠……”

数千勇士齐齐应声呐喊:

“杀!~杀!~杀!~杀!~~”

嘶吼之声震颤云霄,两岸狼群,吓得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吼!~吼!~吼!~~”

龙吼之声,突兀地响起~

只见——

谢曙光头顶,数十丈龙魂虚影,张牙舞爪,欲择人而噬~

数千黑甲铁骑,无不骇然!

他们自打娘胎里,也没有见过神龙啊!他如何能不惧?

……顿时!

那些铁浮屠、拐子马,顷刻间——

人仰马翻,溃不成军!

然而,曙光岂会如此绝佳的报仇机会?

“嗤!~嗤!~嗤!~~”

一声连着一声剑鸣声,声声响彻黑夜!

一道接着一道绯色流虹,道道刀光撕裂雪地!

三道耀目的光芒闪过空际,似三颗流星掠过苍穹!

手中的偃月刀都随之嗡嗡颤抖,隐约有支撑不住的趋势!

此时的谢曙光,有一股无坚不摧,势无可挡的气魄!

紧接着——

“嘭!……轰!……轰……”

低沉轰鸣的炸响声,在天地间回荡……

浩荡的刀气,席卷一队又一队人马!

尸首爆成细碎,血水迸溅在气流中,漫天洒落……

猩红的血渍,染红了渭水河畔!

在这三刀下——

无数蒙族鞑子,成为了亡魂!

匪夷所思,血腥至极!

原本蒙族无坚不摧的,铁浮屠战车,竟然在曙光的偃月刀下,寸寸炸裂开来!

这一幕——

深深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灵!

“嘶!~~这……还是……人吗……?”

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这一片茫茫雪夜,仿若变得更加寒冷彻骨!

原本那震耳欲聋的呐喊声,早已荡然无存了。

取而代之的是——

他们怀疑人生的恐惧!

和急骤的心跳声……

他们引以为傲、攻无不克的铁浮屠战车,居然?

连那坚韧的绯色流虹的刀芒,都承受不住,支离破碎?

这一刻——

他们的自信在,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刀光下,土崩瓦解!

如此败记,这在蒙族算史无前例了?

在没有得到任何指令的情况下,依然丢盔弃甲,满山遍野,四散奔逃……

仅仅一盏茶的功夫,这百里渭水堤坝两岸,在无一个活人,只留下满地断臂残骸!

哦……不对!

还有一个面带微笑,倒在雪地上的谢曙光!

这三刀!

抽干了他所有的玄气和力气。

然而,他却笑的很开心很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