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张一牟愣了会儿神:“苏老师,主持人和嘉宾可不一样,没有强大的控场能力,怕是hou不住哇……再说,现在观众们情绪普遍不怎么好,您这冒然出头,他们万一再把怨气撒您头上,那我可就更过意不去了。”

没事儿。

苏铭摆了摆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我跟大家聊会儿天,活跃一下气氛也是好的嘛。”

唉!

张一牟想了想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好叹气道:“那就委屈您了。”

苏铭点点头拿起话筒,对观众道:“各位,不好意思,今天节目的录制可能会稍晚一些,不如大家先录一下掌声吧,谢谢配合了。”

按理说,自然的掌声才是最好的,但一般的节目也很难做到每一刻都能响起恰到好处掌声,所以为了节目的播出效果,一般电视台的栏目组在开场时都会先录一下掌声和欢呼,后期的时候再把它们加进去,增加视听感。

副导演很有眼色的跑过去领掌了:“我说一二三,大家一起鼓掌……”

掌声录好,观众表情录好,这边就又进入了没有准信的漫长等待……

一个青年坐不住了,起身道:“苏铭老师,反正也还没开始,要不,您给我签个名吧。”

说着,就从包里掏出了纸笔,三两步的跑到了苏铭面前。

苏铭倒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快就有了粉丝,愣了一下,才接过纸笔道:“好的,就签这里是吧?”

苏铭给他签完名后,又有一个美女跑了过来:“我也要,我也要!”

片刻后,又有一个小学生模样的孩子怯生生的凑了过来:“大哥哥,我特别喜欢你写的诗歌,尤其是那首《静夜思》,我爸爸说你是诗仙转世呢!”

就签了这三个名,后续便不再有人来找苏铭了,他现在毕竟名气也没有太大,《三国演义》确实是全网爆火,但他开书时用的却是笔名。

整个节目现场,除了周清源师徒知道罗贯中就是苏铭之外,其他人包括张一牟,都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这男的是谁呀?以前好像没见过他主持节目,长得还蛮帅的。”

“应该是央区电视台的新人吧,我也不太清楚。”

“苏铭你们都不认识?他前几天可是通过了第一轮终极测谎,一个人独得了五百万奖金呢!”

“啊!我想起来了,他就是那个写诗特别厉害的年轻人,我老妹现在天天念叨他呢!”

……

就在观众们窃窃私语的当口,几个嘉宾讲师,也终于到了!

后台露出一个身影,最先走出来的正是那个又粗又胖的著名公知郜萧颂,这家伙生的五大三粗,偏偏满是横肉的脸上又坑坑洼洼的长满了麻子,如果不是文声在外,说他是街头贩肉的屠夫都有人信。

紧跟在郜萧颂后面的,则是一名又瘦又小、看上去最多不过一米五左右的低矮青年,别看这青年长相阴柔,但鹰钩般的鼻子却又尖又长,一看就知道刻薄惯了,这人正是知名青年作家,郭井茗。

郭井茗后面还有两人,一个是长相猥琐、瘦骨干柴的著名“打假斗士”匚州子。

与前面这三个奇形怪状的糙汉子不同,跟在最后进来的,则是一位长相甜美、笑起来有两个浅浅酒窝的女孩,苏铭盯着她看了好半天,这才猛然想起,她好像是央区最近特别火的特邀记者,有着国民老婆称号的王晓冰。

张一牟面色平静,一一与几人握手:“郜老师、郭老师、匚老师。”

“张导。”郜萧颂微笑道:“路上我们几个讨论了点事儿,都是关于节目的,所以来晚了。”

张一牟倒也不好说什么:“没关系,那现在开始?”

“好。”郜萧颂看了看身后其他两名讲师,点点头道。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张一牟朝向苏铭,“这位是苏铭,即是今天的临时主持,也是等下最后一个上台讲课的受邀讲师,希望你们好好配合,一起把今天这台节目办好。”

苏铭伸出手:“高老师,您好。”

郜萧颂瞅瞅苏铭,竟仿若完全没有看到他的手一般,点头道:“知道了。”

不握手?

这是几个意思?

张一牟和副导演都是瞬间就黑了脸,你们来晚了,态度还这么嚣张?

那个郭井茗和匚州子也装作没看到苏铭,只是跟郜萧颂攀谈着,仿佛有意在排挤苏铭。

只有那个笑起来很治愈的记者王晓冰,主动冲苏铭伸出了小手:“苏老师,您好。”

“你好。”苏铭和王晓冰握握手,好像并没有把之前的事儿放在心上。

他们此时都没带麦,场上说话观众也听不太清楚,但是看还看不见吗?

一见到苏铭被人无视了,那仨人连手都不握,不少人顿时议论起来,周清源和一众教育部大佬更是气哼哼的就想上去教训这几个狂妄的家伙,还好被刘培君给劝住了。

“什么人啊!”

“现在的年轻人也太狂妄了!”

“还敢跟苏大师甩脸子!他们恐怕不知道,苏大师要是随手把今天这事写进诗里,他们怕不是就要遭万世唾骂了!”

“呵呵,这几个所谓的“意见领袖”,稍微有了点知名度,就敢在各个平台上大放厥词……培君呐,要我说,这些人以后真应该管管了。”

能让一向把修身养性功夫练到炉火纯青的周老,咬着牙哼出这番话,足可见刚才郜萧颂他们那一番的无礼举动,究竟把这帮文化界大佬惹得多么不悦。

他们几人为何要如此针对自己?

苏铭稍微想了片刻,便立刻悟出了其中原因。

别看这几个人现在自诩着什么“公众精英”、“玄国的意见领袖”,但根据上一世的新闻,他们好像或多或少都跟域外国度有所联系。

平日里更是经常在网上带动节奏,发起一些莫名其妙的对立话题,引导陷入舆论混战。

往好了说这些人叫公知,望坏了说,这些人就是实打实的文化走狗!

自从几天前,苏铭在终极测谎中揭开了诗歌复苏的乐章,玄国文化自信力就突然空前高涨。

而这,侧面就导致了郜萧颂等人的“抹黑”工作变得更加难搞。

也正因此。

他们对苏铭是各种厌弃了。

张一牟低声道:“苏老师,您稍微忍忍。”

“呵呵。”

张一牟的面子苏铭还是要给的,毕竟这是人家张导苦心筹备了好久的栏目,身为临时主持,苏铭不想给人家搞砸了,当下呵然冷笑一声,却终究还是没有发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