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妖女未婚妻找上门 > 第四十九章 对决

许青冥轻轻咳两声,想要赶紧跳过这个话题。

他可是还没谈过女朋友呢!

上学的时候有女孩一脸羞涩地给许青冥递过情书,回头就被江凝月当着那个女生的面给撕碎了,一点情面都不留呢。

许青冥至今还记得那个女生哭哭啼啼的样子,似乎狠狠还瞪了江凝月一眼。

江凝月则是很霸气的对着那个女生说道:“我是兄控!我是兄控!我是兄控!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许青冥当时很吃惊的看着插着杨柳小腰的江凝月,你这辈分倒是说变就变呀!

“喂喂喂,你是不是又在想什么瑟瑟的事情啦!”

江凝月见许青冥发呆,戳了戳许青冥的腰间。

许青冥义正严词道:“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吗!”

江凝月淡淡道:“那你电脑D盘打开我看看。”

许青冥:“检查的差不多了,要不出去吧。

江凝月:“你是不是心虚了。”

许青冥:“出去出去。”

苏蒹葭:“什么什么,我也要看!”

许青冥:“出去出去...”

许青冥慌忙的推着几人出了卧室,在这么聊下去可得出乱子了。

暮昀雪看着客厅里木头似的站着的几人,眸子里满是鄙夷,就像是山上的神明看向山下的虫子一般。

“各位,我慕昀雪以九组组长名誉担保,没有其他妖族了,都回去吧。”

声音冷淡,不喜不怒,看不出情绪。

看了眼依偎在许青冥身旁的苏蒹葭,陈威有些不甘。

准备的这么充分,怎么能空手而归呢!让这臭婆娘搅了局。

思索片刻,陈威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佩剑,长剑直指许青冥:“走可以,兄弟们这么多人白跑一趟可不行,这样,你与我打上一场,过上几招,无论输赢,打完就走!”

“不可以!”

身旁的几个女子见状都叫了出来,许青冥一个先天,怎么能和融灵打呢?这不是去送死吗?这家伙绝对没安什么好心!

周诗雨有些鄙夷的看了眼陈威冷声道:“你都融灵了欺负一个先天?还要不要脸?”

陈威看了眼周诗雨淡淡道:“谁说我要用融灵修为了?我只用先天修为。”

尽管只是融灵初期,先天与融灵肉身和对肉身上掌控力是天差地别呀!

江凝月在一旁拉了拉苏蒹葭的手道:“要不待会我们一起出手吧。”

苏蒹葭默默点了点头,又往许青冥的身边靠近了点。

陈威见状激将道:“怎么啦?不敢吗?”

许青冥深深看了眼陈威,目光深邃,思索片刻道:“好,我接受。”

陈威心中大喜,只当许青冥是个愣头愣脑的二世祖,为了不在喜欢的女人面前丢面子肯定会同意的。

这些二世祖都要面子的很,肯定不会拒绝的,也不怕有人敢伤了自己。

只要待会他在出手的时候那么稍微的“失手”一下,那么后面的事情可就好办多了。

那美狐娘到时候也得乖乖就范,到时候绑上锁妖绳,带回据点乖乖配合他的调查。

有这种顶级炉鼎在身旁,岂不是修为一日千里!结丹指日可待!!

还待在这破巡仙部干什么,直接投靠魔道宗门算了!

许青冥有些厌恶的看了陈威一眼,用手轻轻划过储物戒,从中取出墨渊剑,淡淡道:“楼下切磋。”

周诗雨见到制作精良墨渊剑不禁感叹道:“原来你还是个仙二代呀,这么有钱。”

陈威似乎已经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了,嘴角微微上扬道:“好,楼下切磋,小宋,楼下扔个隐匿阵法吗,别让凡人瞧见了。”

身旁的瘦高个闻言默默取出一个小圆盘,径直向楼下走去。

江凝月穿着拖鞋狠狠地踩了一下许青冥的脚面,眸子里带着怒意与不解:“许青冥你疯啦!你找死是不是!”

周诗雨也是拧了一下许青冥的胳膊道:“有事你让老板扛,逞什么能呀你!”

“是啊小许,咱们九组也不是软柿子任人拿捏的呀。”李飞羽在一旁劝诫道,有些不解。

许青冥摸了摸江凝月的小脑袋:“小姨你不相信我吗?没事的,让我试一试,肯定能赢。”

江凝月很是犹豫,担忧之色溢于言表。

“可是...”

苏蒹葭笑盈盈道:“月姐,要不你就信他这一回?有我在,那些家伙伤不了青冥哥的。”

“好...好吧”

江凝月撅着小嘴有些不高兴,温润如玉的小手摸了摸许青冥的大手,十指相扣,似乎是在给他加油打气。

“让他上。”

暮昀雪深深看了眼墨渊剑,在一旁淡淡道。

“好吧...”

见劝不动许青冥,周诗雨有些气馁,但也只好作罢。

楼下。

微风徐徐,卷起阵阵热浪。

许青冥与陈威各持一剑,站在隐匿阵法中对峙。

见识到那一晚许青冥舞剑的风采,苏蒹葭还是很相信许青冥的。

可是尽管相信许青冥的剑道之资,苏蒹葭还是忍不住握住了江凝月的手,手心里不禁有了一丝冷汗。

苏蒹葭有信心,可以在陈威的手下救下许青冥,但要是许青冥受了伤,她也是会非常伤心的,那可是她的未婚夫呀!

暮云镇双手端在有些贫瘠的胸前,看着持剑的许青冥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出手吧!”

陈威看着许青冥狞笑道,在他眼中,许青冥已经是将死之人了。

许青冥淡淡道:“嗯,我不活留手的。”

刹那间,还没等众人反应,两人均是双腿微弓起,如炮弹一般弹射了出去。

“叮!”

剑鸣之声贯彻于耳,响彻天际。

陈威皱了皱眉,眼前的人肉身力量居然可以与他比肩!他可是融灵呀!

又是几招剑招出手,快得看不见残影。

许青冥的剑宛若游龙一般,游刃有余一般,。

反观陈威,明明是个快一米九的壮汉,出剑却是阴险毒辣,如同草丛里的毒舌一般,要人性命。

只有双方知道,刚刚的过招都是险象环生的状况,几乎招招致命,往命门刺了过去。

许青冥微微眯了眯眼,他没有动用仙气,为了测试他的修炼成果,他只是用先天巅峰的修为在与他战斗。

江凝月手心捏了把冷汗,不由地攥紧了苏蒹葭的纤纤玉手。

她们也看得出,他们过招时的凶险之处,几乎招招致命。

那个男人明明是冲着她家许青冥的命去的!

“该死的,你是不是隐藏修为了!”

陈威怒吼一声,他有些乏力了,别看他看起来年轻,修仙之人长寿,他其实已经五十多了。

习剑几十载,居然在于眼前这个毛头小伙的手里渐渐入了下风!

“技不如人,怪我喽?”

许青冥有些嚣张地笑了笑,随即又是一剑出手,击得陈威后退了好几步。

此时的陈威已经是怒急攻心了,步伐都有些乱了,这小子太邪了!

“吃我一剑!”

许青冥淡然接下,随即就要反击。

“去死吧,一路走好!”

陈威狞笑一声,额头浮现出一根钉子,如黑色闪电般直接飞进了许青冥的额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