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全能小神农 > 第二十七章 天煞孤星

只见得,时不时抽搐着的老人,突然双脚往前一挺,从侧卧姿势到了躺着的姿势,随即一动不动。

他的脸色苍白,出气多进气少,有种随时死掉的感觉。

现场有老人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是挺尸了?”

在一旁围观的林星,不禁为李志坤担忧了起来。

羽毛球馆人要真死了人,老人的家人来闹的话,后果可大可小。

赔钱肯定是要的。

很多人忌讳风水问题,死过人的羽毛球馆,说不定真的要倒闭。

李广生看到这里,重重地哼了一声。

“看吧,人都快要死了,救护车还没到呢!

这人要真死了,我们梧桐村就变**了,谁还敢租我们的房子啊?”

众人也纷纷摇头,有围观的老人现场狂吐口水,说晦气。

李茵薇小脸吓得煞白。

“哥,现在怎么办?”

李志坤咬了咬牙,说道:“以前在省队的时候,听我们队医讲过,如果遇到这种濒死的人,想要救回来有一个办法。

那是队医的老中医老师教他的方法。

用针插一个穴位,可以把人救回来。

当时队医给我们指出了那个穴位,他说,如果我们运动员遇到突发情况的话,可以试着用这个法子救助。”

李茵薇马上就激动了起来。

“哥,那还等什么啊?

赶紧给他扎针,把人给救回来。”

李志坤摸了摸老人鼻子的呼吸,又听了听心跳,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气息很微弱,情况危急。

茵薇,你去找一根针来。”

李茵薇突然愣了一下,哭丧着脸说道:“哥,你还记得前两天我跟你说过吗,家里没有缝纫针了,我买的还在路上没寄到。”

李广生对李茵薇刚才的态度还介怀着,听到这里的时候,阴阳怪气地说道:“我家里倒是有针,但是从这里去我家要五分钟,到时候人都凉了。

扎一针就能把死人救活,鬼才信!

还是想想怎么应付赔钱打官司的事吧!”

李志坤扶着额头,一时之间陷入了困境当中,他心里也害怕,只是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而已。

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的林星,突然站出来。

“志坤哥,我带了针!”

李茵薇看向了林星,大喜。

“你是林星!

对哦,你们家开裁缝铺的,肯定有针!

太好了,针借我们救人一用!”

就在林星准备说话的时候,李广生看向了林星,直摇头。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天煞孤星啊,被父母遗弃,被你的鳏夫爷爷捡回来养大。

最近,还把你爷爷给克死了。

你给的针,谁敢要啊。

这要是把天煞孤星的倒霉气给扎到人身上,那人说不定死的更快。”

林星真想让神针把李广生的嘴给缝起来。

以前在上学的时候,李广生就是这样说林星的。

这么多年以后,他还说林星是天煞孤星。

“闭上你的臭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林星呵斥了李广生一句,就没理他了。

李广生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看着林星的眼神中闪过狠毒的意味。

林星来到李志坤的身边,说道:“志坤哥,你说的穴位在哪里?我来扎针!”

他的确带了针,但那不是普通的缝纫针,而是神针。

“谢谢你,林星。”

李志坤看着林星,眼神感激,但是他有点犹豫。

“这穴位,说实在的,我也不是特别有把握,我只记得在哪里。

能不能救人,我没实践过。

我来扎针吧,这是我的责任,不能把你拖下水。”

林星心中有种直觉,这一次的事情能化险为夷,他的信心来自神针。

神针能按照他的意念来行事,精准性极高。

“我来吧,我是个裁缝,针我最熟悉了。

你是打羽毛球的好手,但是扎针没我专业。”

李广生听到他们的对话,嘲讽了起来。

“哎呦,天煞孤星要给人扎针了!

本来人家命不该绝的,被你这么一扎,说不定马上就死翘翘了。”

周围的人也在劝林星。

“老四孙子,你还是不要乱来的好。”

李茵薇瞪了李广生一眼,气得直骂人。

“李广生,闭嘴吧你!”

李广生这回闭嘴了,但是看着他们的眼神更加戏谑了。

林星懒得理李广生,像这种见到人就乱咬的疯狗,不理他是对他最大的羞辱。

李志坤看着林星,眼神坚定。

“林星,你来干吧,出了任何事,我来负责任。

在场所有人都可以为我作证。”

林星微微颔首。

“志坤哥,在哪里扎,扎多深?”

李志坤指了指老人的头顶一个位置。

“这里,扎一厘米就行,但是要快又大力。”

林星早就将神针捏在了手里,表面上是他在动手,其实他是用意念操控着神针往那个穴位上扎去。

众人还没看到林星是怎么出手的,那针就猛地插进了老人的头顶。

众人屏住呼吸,死死地盯着老人,感觉生死就在这一针了!

一秒、两秒、三秒。

就连林星都很紧张,他也不想扎死人。

李广生嘲讽的话语在安静的空气中响起。

“我都说了,这是没用的,天煞孤星就是……”

他的话被突然打断,跟其他人一样,被吓了一大跳。

“见鬼了!”

原来,老人突然喘了一大口气,眼睛突然瞪大,眼神发直,身体直愣愣地坐了起来。

李茵薇眼睛里闪烁着泪花。

“胡伯没事了!”

李志坤则是惊喜不已。

“好神奇!我之前听队医说,扎这一针,只能替人延长十几分钟的急救时间而已,没想到能马上醒过来!”

他看向了老头,温声问道:“胡伯,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老头深呼吸了几口气,眼神和身体都没那么紧张了,他看着围观的人群,讶异地说道:“我没什么事啊,我刚才怎么了?”

李志坤见胡伯能正常开口说话,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你去捡球的时候,突然倒地,癫痫发作了。

现在没事就好了。”

李茵薇擦了擦眼角高兴的泪花,接过话来说道:“胡伯,你都不知道刚才的情况有多危险。

你倒地之后,我哥马上给你做急救,叫救护车。

但是今天马拉松比赛封路,救护车没那么快到,然后你的情况突然变得危急,我哥怕你有危险,就用针扎你穴位给你急救。”

她顿了顿,看向林星,“哦,不是我哥扎的针,是林星给你扎的针。

总之啊,太吓人了!”

胡伯看着李志坤跟林星两人,眼神里充满着感激之色。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癫痫啊,谢谢你们两个救了我。”

李志坤跟林星对视了一眼,在对方眼中看到了高兴之色。

不过,林星有一点觉得奇怪。

他隐约看到神针扎进去的时候,有一缕白色的烟雾气息,进入了老人的体内。

“人能那么快醒来,不会跟神针有关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