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重启1991 > 第五十四章 换酒

小李暗骂了一声老狐狸,刚刚还火急火燎的,现在人家都把材料送上门来了,却又拿捏起来。

不过小李吐槽归吐槽,还是把话带给了采购科的张科长。

袁福军和张东升顶着大太阳,有一种虚脱的感觉,出了一身汗,粘在身上非常难受。

没一会儿看见从楼口出来一个人,身材有些胖,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张科长!”门卫看到来人不是李前进后,赶紧打了招呼,并给袁福军两人做了介绍,至于厂长说好的自己亲自接待为什么变成了张科长,这不是他所能想透的事情。

一番寒暄后,张科长带袁福军和张东升进了接待室。

几个人刚到接待室,张科长便让人倒上了茶水,并打开了空调,拿出利群后开始散烟:“到了我们卷烟厂,尝一尝我们航州卷烟厂的香烟,味道醇厚,软绵,口感很好的。”

袁福军接过香烟笑道:“谢谢张科长。”

原本袁福军很少抽烟的,但今天厂子里的订单,他无法拒绝张科长的热情。

“两位是从哪里来的?”张科长开口道。

“张科长,我们是从尚海来的,开了一家铝箔材料厂,这次过来是看看能否和我们谈成合作。”

张科长心道,合作当然可以了,我巴不得呢,可是想到厂长的交待,他的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

“我们卷烟厂确实要用到铝箔纸,可我们航州本地也有不少铝箔材料厂,大家合作地好好地,不太好突然更换厂家。”

袁福军听了张科长的话后又联想到之前保安说厂长马上过来,这临时又变成了张科长,心中顿时明白了厂长的算盘。

“张科长,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让你为难了,多谢你们的茶水,以后来尚海可以来我们厂里坐坐。”袁福军说完便朝张东升使了个眼色便起升离开。

“这……”袁福军的话让张科长一时语塞,这完全就不按套路出牌啊。

你从尚海跑来,一言不合你就走,现在谈生意都这么儿戏了吗?

正在张科长进退两难之时,李前进正好从外面走了进来,虽然想通过晾袁福军一下来压低价格,但他还是一旁边的办公室关注接待室的情况,听到袁福军要走立马走了出来。

“这位同志,既然来了,先别急着走啊,生意都是可以变通的嘛。”

“你是?”袁福军知道此人应该就是李厂长了,不过还是装成了不知道的样子。

“哈哈,我是这里的厂长李前进,你们带了样品吗?”李前进爽朗一笑说道。

张东升闻言从包里拿出样品,同时说道:“李厂长,你可以看看我们的样品,我们也会根据你们的需求,在铝箔纸上打上你们产品的标志。”

李前进接过样品仔细地察看了一番后连连点头,显然对产品非常满意。

袁福军看到李前进对产品满意后,立马像张东升使了个眼色。

张东升见状适时开口:“李厂长,我们的铝箔纸一吨卖一万七千元,不知道有没有合作的机会。”

这是袁福军之前和他商量好的价格,由他适时地说出来也能让李前进他们心里有个底。

闻言,李前进很想立即同意下来,这个价格不算高,也不算低,而且他们又急需这个材料,但是做生意这么久,又是袁福军他们主作上门推销,他无论如何都要砍砍价格,在原材料这块把成本压下去

沉吟了几秒后,李前进笑道:“袁老板,一万七的价格高了,一万四的话我可以做主给你们一部分订单。”

袁福军闻言尴尬的笑了一下,铝箔材料一吨的价格在一万六七左右,一万四的价格他们从来没有卖过,而且还要负责把货送上门,这中间的运输成本又增加了不少。

他知道李前进想要压价,但这个价格他是不可能答应的。

“李厂长,您说的这个价格根本没法谈,你在卷烟行业应该比我更加清楚,现在你们每个厂子都在扩大生产,我们的材料根本不愁卖,而且我们报出的价格在行业中并不算高。”

接下来经过一番唇枪舌战,袁福军坚持要一万六千元的价格,李前进也将价格给到了一千五百元。

“袁老板,这到饭点了,先去我们食堂吃点便饭,下午再接着谈。”临近中午,李前进也有些疲惫,他没想到袁福军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左右,谈起生意来却是一套套的,咬死了一万六的价格始终不愿意松口,

李前进已经决定,下午再谈一次如果还不行的话就把合同给签了,毕竟时间不等人。

到了食堂袁福军才见识到李前进口中的便饭,包厢里面一共就四个人,但摆了满满一大桌菜,看得张东升直咽口水。

“张科长,这袁老板老家是赣省人,你把这酒换了,换成四特酒。”李前进指了指桌上两瓶水井坊笑道。

“李厂长,不要麻烦了,这就挺好。”袁福军对酒并没有什么要求,连连摆手。

在李前进的坚持下,张科长还是将水井坊换成了四特,四人都倒满酒之后李前进端起酒杯道:“袁老板,今天我们也谈了一个上午,我觉得再谈下去不一定会有什么结果,不如我们今天来一场以酒会友,今天你们把我俩喝扒下了,就按你的价格来,反之如果我和张科长把你和小张喝扒下了,就按我们的价格来,你敢答应吗?”

待李前进的话说出来,袁福军才知道他让张科长换成四特酒的原因,这摆明就是让着袁福军两人呢。

不过袁福军两世加起来活了一百多岁,前世创业之时更是号称千杯不醉,现在李前进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他自然不会拒绝。

能在酒桌上解决的问题,何必要托到正适的场合去磨嘴皮子呢。

“李厂长,既然划出了道,我接下来就是了。”

张东升年少气盛,加上自身的酒量不小,待到李前进启动之后便开始冲锋在前,一杯一杯地往肚子里面倒,颇有几分大将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