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羽提着两坛酒,身后跟着几名士兵,抬着几具士兵尸体。

“哼!故弄玄虚。”

袁术一脸不屑,其他人则是满脸疑问。

郭嘉对关羽一挑眉,关羽瞬间领会。

只见他将一坛酒砸碎在地……

“嗯……”

不等众人反应,关羽手握青龙刀,往地板上一划……

熊熊大火燃起,惊退在场众人。

“这……这……这……”

“来人,快救火!”皇甫嵩惊道。

“慢!”

卫鹰让关羽脱下战袍,朝火上一盖,火灭了。

至于为什么不用他的?因为他的是蔡文姬亲手缝制的。

这可是酒,用水是扑不灭的。

“嘉生为颍川本地人,熟悉当地地形,早在出发前,就想好了火攻之计。正如诸位所见,这是我河东新酿的酒,点燃之后,水是无法扑灭的。”说到这,众人心中已经彻底相信火是卫鹰部放的了。

郭嘉指着地上的士兵尸体接着说道:“至于公路将军怀疑的,我军为何打完战才出来。因为这把火非同一般,我军多是步兵,为了放火,还被烧死不少士兵。”

“酒?竟有如此神奇之物?”

一番操作,引得众人啧啧称奇,袁术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郭嘉可不管众人,打开关羽带来的另一坛酒,三人自顾自喝了起来。

喝过这个酒之后,再喝之前的酒,索然无味。

闻着酒香,在场众人忍不住狂咽口水,又不好意思去讨要一杯。

反倒是曹操这个小黑胖子脸皮毕竟厚:“仲道兄……能不能给曹某也来一杯?”

“好说!”卫鹰爽快答应,给曹操倒了一小杯。

曹操迫不及待,一口饮下……

“咳咳……咳咳”

“孟德兄慢些,此酒非同一般,需要细品。”

只见曹操的黑脸变成猪肝色,嘴里嘟楠道:“好酒!真是好酒!”

卫鹰嘴角上扬,又给他倒了一点。

这次曹操倒是没有一口闷,但因为倒的实在太少,半口就没了。

半口酒下肚,曹操只觉心中像是有蚂蚁爬一样,心痒难耐,意犹未尽。

砸吧砸吧嘴,用渴望的眼神看着卫鹰,如同嗷嗷待哺的婴儿。

“来来来,见者有份,大家都有!”

卫鹰假装没看见曹操的眼神,先给自己三人一人倒了一大杯,然后又挨个每人倒了一小半杯。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到曹操到时候,刚好没有了。

“呀!不好意思,孟德兄,没有了。”

无视曹操幽怨的小眼神,当着他的面将酒坛轻轻一放……

“啪!”

摔个粉碎。

曹操眼睛,也随着酒坛落下,随着酒坛碎了一地。

“啪!”

曹操一拍大腿,悲呼道:“仲道兄害我啊!”

“哦?孟德兄何出此言?”

卫鹰故作不解。

“喝过这等好酒,再喝之前那些,如同马尿。”

听到曹操的话,众人都纷纷点头,深以为然。

“此酒只因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饮!”

“对酒当歌,人生几合……”

“好啊,好,真是好酒。”

……

“可惜……”卫鹰暗叹。

他本以为曹操要在这,把短歌行给写出来呢,没想到被许褚的大嗓门给打扰了。

诗是听不到了,酒还是要卖的,于是他对操场说道:“孟德兄不必如此,这酒我河东还有一些。若曹兄喜欢,等打完战,我可以送你一坛。”

“不一坛怎么够,我买,仲道兄尽管开价。”曹操一听还有,马上双眼放光。

“我也要!”

“我也要!”

“还有俺!”

【皇甫嵩好感度 20,当前好感度60。】

【朱儁好感度 30,当前好感度90。】

【许褚好感度 50,当前好感度100……】

【夏侯惇……】

收获了一堆好感度,并没有什么用,倒是许褚好感度直接满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杀了曹老板,这位虎痴很有可能直接投了?

这让卫鹰很想试一试,可惜暂时条件不允许。

“这……此酒纯粮酿造,颇废粮食,所以买的话,只接受粮食交易……”

“没问题,我先交定金。”不等卫鹰说完,曹操就一口答应。

只见他对身边夏侯惇说道:“元让,一会把我们的粮草分一半给卫将军。”

“诺!”

突然……

“啊!救命!救命!”

原来是袁术,他不信卫鹰的酒点着之后用水浇不灭。

所以别人都把酒喝了,只有他把火点着。然后用水去一泼,火势瞬间变大,点燃全身。

现在正扯着头发叫救命呢。

“云长,救人!”

“诺!”

关羽一提青龙刀。

“刷!”

手起刀落,袁术成了地中海。

“啊!”

袁术感觉头上一凉,双手捂头,感觉头还在,不由松了口气。

“刷刷刷!”

关羽又是几刀,袁术身上衣服粉碎,总算把火灭了。

不过不知道关羽是有心还是无意,某些不该用力的地方,多用了一丝。

“啊!啊!啊!”

袁术感觉下体一痛,双手捂住,缩在地上打滚。

“大夫!大夫!快叫大夫!”袁绍大惊道。

他可是亲眼看到关羽刀上带血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

【袁绍好感度 60,当前好感度60。】

“嗯?大眼,这是什么情况?”

卫鹰满脸问号,不明白袁绍好感度怎么突然暴增。

【我又不是袁绍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会知道……】

“奇怪,云长,发生什么了?”郭嘉不明所以,奇怪的问道。

关羽放下刀,端起杯中酒一口酒下,开口道:“某不知,可能是烧伤了吧。”

关羽风轻云淡的样子,让众人看向他的眼神,都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额……皇甫将军,关于是谁一把火烧了二十万黄巾的事,答案应该已经很明显了吧?”

此时袁术已经被军医生抬了下去,众人被卫鹰的话拉了回来。

“嗯,如今看来,这把火确定是仲道将军所放,我会如实上报将军的功劳。”

这次,皇甫嵩再没有半点犹豫了。

卫鹰眯着眼问道:“那关于冒领军劳一事,将军是否也会如实上报?”

他可不是什么记仇的人,有仇当场就报了。可不会因为袁术受伤,就手下留情。

若是他无法证明是自己放的火,只怕会数罪并罚,小命不保不说,还可能拖累家人。

“这……”这又让皇甫嵩为难起来了。

就在这时,袁绍开口了:“此事也不能算是冒领军功,公路只是正巧与仲道兄一起放了火,然后误以为是自己烧了反贼而已。我代他向仲道兄赔个不是,另外愿意送上粮草十万石作为赔礼,还望仲道兄能给袁某一个面子。”

“对对对,如此皆大欢喜,再好不过。”皇甫嵩赶紧打起圆场。

曹操也来当起了和事佬

“仲道兄,我等共同讨伐黄巾,这等小误会,就此揭过吧?”

“孟德所言极是,我等同为朝廷效力,应同心协力。”

就连朱儁都来劝了。

“哈哈,诸位把我卫仲道当什么人了?这点小事,我自不会放在心上。都是误会,解开了就没事了。”

卫鹰哈哈一笑,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哈哈哈哈!不愧是陛下亲封将军,仲道将军的气度非我等可比。”

“是我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来来来,大家一起喝一杯!”

众人一番吹捧,一件杀头之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卫鹰心知肚明,他从未指望凭这点事能搬倒袁术,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成了唯一赢家。

只是他不知道,还有另外一个赢家,就是袁绍……

回去路上,听到郭嘉跟关羽在身后窃窃私语,有说有笑。

卫鹰忍不住问道:“你们两在后面嘀咕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