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把酒天问 >  二十五

“朋友别哭,我依然是你心灵的归宿......”手机响起了新近下载的彩铃,终于把尚上迁从沉沉的回忆中拉了回来,尚上迁合上线装手书,顺手掏出了手机。

“喂,你好!”尚上迁刚按下接听键,客厅门外却响起了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尚上迁一边接电话,一边起身打开了房门,走在前面的是老朋友遇小强,遇小强说:“尚上迁,你看谁找你来了?”尚上迁一看,虽然觉得似曾相识,但却怎么也想不起眼前这位老头是谁。

“尚老弟,你不认得我了吗?你还给我上过一堂算术启蒙课呢。”

“哈哈,原来你是那位‘中学校长’!”

尚上迁道:“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一时间,我怎么也不能把您和当年那个小插曲联想到一起了,年少轻狂,真的很对不起哈。”

跟在“中学校长”后面的女人抢上一步说:“尚上迁,你总记得我吧,我是杨柳岸,婚礼当天落跑的新娘杨柳岸!”

真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当年落跑的新娘子杨柳岸居然兜兜转转跟在了“中学校长”后面。总算回过味来的尚上迁,兴奋地拨打起妻子的电话:“老婆,你在哪里耍?快回来,家里来客了,稀客,贵客!”

“我正在逛超市哩。你今天过生,我得跟你多弄几个菜。”手机扬声器里传来了尚上迁妻子的回答。

杨柳岸问尚上迁:“你爱人是谁?怎么跟我杨柳岸的声音这么相似?”

“不能称爱人,结了婚应该叫老婆。”尚上迁莫名其妙地纠正道。

没过多久,侯金阴也来到尚上迁家,参加尚上迁的生日小聚。当年的老哥们差不多都来了,唯独少了已经升为普州县人大主任的牛根生。原来他到市纪委“作客”去了,据说这可能与“温氏酒楼”有关。牛根生当前而今眼目下,也许要重蹈侯金阴当年被他拿下取代的覆辙。不过侯金阴是被青春撞了一下腰,而他牛根生,则是经济狂飙。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十年前就被迫提前退居二线的侯金阴,再也没有兴趣谈他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了,而是听大家随意聊起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杨柳岸问:“尚上迁,我想问一个迟到的小问题,你的名字是不是有一番来历,能说说吗?”

“我的名字来历很简单,我出生当日,奶奶在庙里求得一支好签,于是取名为‘尚上签’,读初中时我自作主张把抽签的签改为时过境迁的迁了。我倒是很好奇,你的名字为什么叫杨柳岸,这个名字有点不男不女呢。”尚上迁开玩笑道。

杨柳岸完全没了当年的尖锐,而是温和认真地说起了自己名字的来历:“是这样,我这个名字是我自己取的。十四五岁时正是多愁善感的年纪。一天,我读到柳永的词《雨霖铃》,好像量身定做为我写的一样,我特别为‘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美妙的意境深深感动,正好我姓杨,于是就改名叫‘杨柳岸’了。”。

杨柳岸说完,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大家聊起牛根生,回首曾经的青春过往,风雨历程,颇多唏嘘感叹,似有说不完的别后话。

夏夜苦短不觉过半,许愿吹烛之时,一轮残月斜挂半空,浅浅的残月之光,照在室内一圈人沧桑的脸上,也照着茶几上那把“冰心玉壶”和那本厚厚的线装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