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卡拉克厄运堡 > 第三章 发薪日

钢铁厂的使用占地面积很大,外围有新扩建的厂房还有些规划好的停车位,最中心的区域是老旧厂房和办公楼,不过大部分都早已人去楼空。

现在红龙坐在财务办公室看着几个老哥哥,老姐姐啃着西瓜然后和他边吃边聊,其中一个年龄较大,带着钛框眼镜的女性对红龙说“那男的拿着锤子,没给女的来一下子吗?”大家都管她叫三姐。

“没有,没有,我把他拦下来了,还想帮个忙,给点钱,让他回家。但他好像比我有钱多了。”红龙看着三姐然后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又接着说“他还开跑车呢!”

“这我得说说你,你下次看到这种人就得离他远远地,或许是个神经病呢。谁知道车是哪来的,我现在都不还房贷了呢”保安部的张经理啃着西瓜含糊不清的说。

“我不知道,没想那么多。不过,我从没见过那女的,一次也没有,前几个月邻居就都搬走了。”红龙端起放在一旁的茶水缸子喝了一口。

“我说你,你就不开窍,你待会把楼下的车门子焊一下,然后周边找个好点地方呆一呆那不比这里强多了。那树上的知了,成片成片的嗷嗷叫你晚上受得了么?”保安老魏叼着烟卷坐在沙发上一脸的指点江山。

“行了行了,你们都收拾收拾,马上到点,楼下该集合了。把准备的东西拿出来,然后咱俩做个交接,还有这是咱厂子里的一点意思,叔叔大爷们也没啥别的东西拿的出手了,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三姐的手机闹钟滴滴响起,然后把座位后面的几大包黑色塑料袋拎到红龙面前。

红龙把办公桌前一些文件递给三姐,然看着财务飞快的在上面涂涂抹抹,盖了一个又一个印章,然后三姐还不忘用手机来回拍照。

最后和同事寒暄几句后,红龙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有些伤感,就在稍有神伤的时候,背后传来三姐的声音,“心思啥呢,我们都走了,这厂子就交给你了!等真要有人来,你就带他们到园区里转一转就完事了,要没人来就找个地方消停猫着。”

“要不然能怎样呢。”红龙有些感慨的说。

“现在这手机信号太不好了,要不然就让你下午来,不用那么早来的,谁能想到早上还这么热啊。想我们就给我们打电话,钥匙都在箱子里了。”三姐说着指了指墙上的钥匙箱。

“行,放心,没啥事。”红龙对三姐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红龙能够听到楼下大巴车启动的声音,还伴随着司机的喊声“三姐!快上车呀!”

“哎呀,你瞧我这记性,我都忘了。刚才你说哪个动物园,就咱前几年去过最后一次,听说那之后就关门了,不知道是不是倒闭,你自己一人注意点啊。”在告别时三姐特意嘱咐道。

红龙在厂区门口看着大巴车和几辆重型卡车,慢慢的在视野里逐渐形成为一个黑点,但这个黑点也被车轮扬起的烟尘所遮挡,车队就这么消失在了红龙的视野里。他就这么站在原地久久没有挪动脚步,只是呆愣愣的注视着远方,似乎在期盼着什么。

夏日的阳光透过树荫照在红龙身上,身旁在道边栽植的梧桐树上趴着一些蝉,正在卖力地叫着,这像锣钹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额头上的汗水正噼里啪啦的流着。

“没有领导,没有倒班,我应该干些什么呢?”在原地稍稍思考了片刻,红龙感到了一丝前所未有的无拘束感。

“干什么都行!”奔跑,蹦跳、无所不能。在激动地跑到最近阴凉处后,他的内心又感到无尽的空虚和失落,不过很快被一些想法所占据。

那就意味着自己是名义上的厂长了,红龙边向老厂区的方向边走边想,“我可以修一下公车,看看菜地、或者养条狗或者猫、也可以刷一下游泳池?”

由于厂区产能比例下调,很多老厂房已经停止使用,但在几年前的改造之下,云海市准备把厂区改造成旅游景点,修建了许多游乐设施,建筑改造商用,就像是红龙眼前的这个游泳馆,开业一周停业好几年。

或许是考虑到工厂还在投入使用,依然存在火灾隐患没有营业,也可能其他原因,红龙记得最开始的时候领导层一直讨论这个事情,直到最后不了了之。

老厂区改造了许多建筑,建成了像是音乐厅,篮球馆、美术馆、图书馆、甚至还有酒店不过酒店只建造了雏形。

最夸张的是,他们居然在厂区中心位置挖了一个人工池,配合酒店造景用。红龙看着眼前一片覆盖着绿色浮水植物的池面没什么好感,蚊虫肆意的在水面飞舞,岸边周围都是些腐烂树叶。

水里应该有些鲤鱼,红龙这么想。很快他就来到了,他要去的目的地,员工食堂。很大很空旷,也非常安静,碰到桌椅的时候甚至能听到回声在回荡。

室内的温度相比门外要凉快不少,红龙轻轻地把门带上,然后向厨房的位置走去。后厨的保温箱里有几盆食堂厨师预留给自己饭菜,红龙注意到电源灯已经灭掉,再去检查插头虽然有插好但却没有电。

检查电源开关也是一样,或许是总控有问题,再或者是今天全市停电了。红龙有模有样的把装菜盆放到餐桌,然后开始慢慢地进食,这是有些油腻的一餐,红龙找了一张纸巾摸了摸嘴角。。

在吃饱后,红龙端着一个不锈钢铁碗,有些呆呆地坐在位置上,碗里的绿豆汤还有些余温。又掏出手机检查了一下,依旧是没有信号。

偌大的餐厅,只有自己,红龙感到有些奢侈,为什么其他人不愿意留下来呢?是生活物资难搞到手吗,也许他们有个地方可以回去。他记得自己问工友愿意留下来吗,工友却说“我好几年没回家了,准备回家上个坟,就当放个大假,反正还有工资开呢。”